古代言情小说《黑妃毒医》:第7章 医者仁心

 

------第7章 医者仁心------

看到她不爽的表情,滕寓说道:“我三皇弟就这样的脾性,来来来,我们吃了再说。”

这个时候,平婉夫人和平倾夫人早已在等着了,只看见平倾夫人一看到依薰儿就傻愣愣的,笑嘻嘻地笑个不停。

平婉夫人看到自己的好姐妹这样,便叹气对着女儿说:“这平倾夫人本名芙蓉,是木将军的夫人。当年我被大王赐名平婉,她被赐名为平倾,之后分别许配给木良和依权,本以为找到一个好归宿,谁料到会这样一个结局。”

依权不就是那个冷眼看自己受苦受难的爹么。她低头吃着菜,听着五娘说着陈年旧事,也不吭声,倒是滕寓活跃极了。

“平婉夫人,吃吃吃,这么多好东西,不要浪费了。哎呀,平倾夫人,你也吃。来来来。”

看到滕寓一副自家人的样子,想到刚才的巧儿,真不知道巧儿为何对这样一个人死心塌地的。

就当依薰儿准备放筷子的时候,只听到有人通报:“大王驾到!”

滕寓和平婉夫人一听,便毕恭毕敬地站了起来,只看见平倾夫人倒是傻兮兮地端详着依薰儿。

“滕寓,平婉见过大王。”

滕扬带着笑,看了看那个背对自己的影子,笑道:“皇弟,夫人请起。”

依薰儿一听这句,便站了起来,转过身来对着滕扬说:“来得正好,有事给你做。”

滕扬愣了愣,开口:“你若有事,开口就是。”

“随我来。”

他点点头,便跟着依薰儿的脚步去了。

滕寓看到依薰儿不仅不行礼,而且对大王说话也是毫不客气的样子,最重要的是大王没有生气,滕寓就知道,这个女子现在不平常,日后更不平常。

滕寓心里面郁着一口气,无精打采地吃起饭来。

依薰儿领着滕扬来到书房,只闻到书房里面阵阵药香。

“这些草药是治疗洛妃的药,你给磨碎了。”

依薰儿指了指桌子上的那一小盒的草药,只看见里面都是上等罕见的紫参和白姜。

“就只需这两味药?”

滕扬看了看眼里平常的药物,惊讶地看着依薰儿。

“小石磨在那里。”

依薰儿并没有回到滕扬,指了指石磨,便坐下来拿起一本书就看。

依薰儿一看就傻眼了,这些都是什么字,咋就看不懂的,歪歪扭扭就像虫子似的。

滕扬见依薰儿不搭理自己,便按照吩咐去磨药粉了。

一个大王居然给小丫头当下手,说出去得让人笑话了!可是滕扬却真的卖力地磨起药粉来。

“磨好了。”

“拿过来。”

滕扬小心的拿着装着药粉的碗送到了依薰儿的面前,这个男人,很爱洛妃吧。

依薰儿拿起手边的一把短刀,猛地从自己的手掌深深划下去,血一下子就冒了出来。

“你干什么!”

滕扬惊讶地看着这个对别人无情,对自己同样无情的人。

依薰儿面无表情地让手里面不断流出来的血滴在药碗里面,只看见药粉遇血即化,很快和血融化在一起。

看着鲜红的血像小水注一样地流了下去,这血至毒的同时也是至烈,配上具有火性的紫参和白姜,必能冲掉洛妃身体里面至寒的毒性。

不消上一会,碗便满了。

“拿去给她喝,血冷之前喝才有效,我只配一碗,过时了,就不要再问我。”

她用着坚决的眼神看着滕扬,里面有着倔强,有着坚定,同时还有很多滕扬看不明白的东西,这个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。

“还不去?”

依薰儿冷喝道,滕扬一下子惊醒,便小心翼翼地捧着碗急匆匆地出门去了。在离开书房门口的时候,滕扬回头望了一下,只看见依薰儿疲惫地把头仰在了椅子上。

失血之人,当是最弱之人了。

滕扬的心里面一紧,想到那边洛妃也在等着,捧着这温热的碗飞快的走了出去。

“薰儿!你怎么了!”滕寓看到脸色苍白的依薰儿,突然从门外冲了进来,看到依薰儿手里面的血,他立马就点住了她的穴位用以止血。

大惊小怪!

依薰儿冷冷地看着一脸紧张的滕寓,只看见猛地一把抱住了依薰儿:“薰儿!你怎么了,你到底怎么了!别吓我啊!”

依薰儿脸一黑,冷喝道:“干什么!放开!”

依薰儿虽然虚弱了点,不过也是无大碍的,看到滕寓把自己抱得紧紧的,她用指甲狠狠地掐了下去:“放开!”

“我不!你身子这样冷!你怎么这样想不开!我皇兄呢?”

她被一个身躯强大的男人抱着,就像是一个小兔子进入了大灰狼的怀抱了,挣脱不是,坚持也不是!

滕寓身体的温暖就在这个时候紧紧地包围着依薰儿,来得很快很彻底,而且,很舒服......

原来,这就是人的温度......

依薰儿从来都没有遇过这样的温暖,这样的暖是彻底地包围自己的,而不是那报纸燃烧起来的火焰,只能看不能够接近。

这个时候她有点恍然,这就是幸福?

滕寓着急地念叨着:“怎么办,怎么办。”

正当依薰儿想告诉滕寓自己没事的时候,滕寓一把抱起她,对她说:“挺住!我们去找大夫!”

一路疾走,依薰儿的挣脱只是让他抱得越紧。

如若是其他男人,依薰儿肯定是把他的手都给砍下来,可是她发现自己对着这个白痴的滕寓根本下不了手。

因为有了滕寓的体温,依薰儿的身体很快就暖了起来,脸色也红润了。

皇医殿门前,滕寓一脚踹开了门,大声喊道:“来人!来人!”

他的脸因为剧烈的疾走而脸色发白,倒是怀抱里面的病人红如桃花。

滕寓把依薰儿放在病床处,气喘吁吁地抹了抹汗。

一群皇医看见王爷急匆匆而来,便冲了过来:“王爷你怎么了!”

“她.....她不行了。”滕寓一说完,郎眼一翻就倒了下去。

到底是谁不行了?

皇医愣了愣,猛摇滕寓:“王爷醒醒!这是中邪了?”

他脸色乌青,呼吸不均,只一眼依薰儿便看出这是心脏病!

这白痴!

她一下子就跳起来,把围在滕寓身边的皇医几脚就踹开了。趴在他胸口听了听,心脏在剧烈地跳动着。

死白痴!你敢死给我看看!

------第8章 第一名医------

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着急了起来,兴许是因为他和木鱼哥哥的面容有几分相似。

依薰儿迅速用内力逼出寒气直供这个沸腾着血液的身体,寒气如若游丝游走身体,依薰儿把手放在滕寓的胸前感应着心跳的频率,终于是慢下来了。

随后捏着滕寓的掌心,引血气缓慢流动,终于他的脸青色渐退,恢复到了如玉的白皙。

旁边的皇医看得四目相对,这是什么疗法,也从未见过。

滕寓睁开了眼睛,开口便问:“薰儿!你好了?”

依薰儿看着这个开口只问自己安危的人,在心里面叹了一口气,然后没好气地对着滕寓说:“比你好多了。”

滕寓摸了摸微微疼的胸口:“薰儿?你救了我?他们都说是不治之症!”

明知自己有病还到处跑!

依薰儿冷眼看了看站在旁边不敢吭声的皇医:“走,回去吧。”

他用着崇拜的眼神看着依薰儿,果然是医术高明,这样的宝怎么以前就没有看到呢。

就在两人刚刚踏出皇医殿的时候,忽然听到了三声钟鸣,浑厚的钟声回荡在王宫上空。

滕寓侧耳听了听,便对着依薰儿说:“呀,有喜事。”

依薰儿冷冷地点点头,估算了一下时间,估计是洛妃醒过来了。

此刻,一个绿色的影子急急地赶来,原来是青禾:“小姐,总算是找到你了,大王差人接王爷和你去大殿呢!”

滕寓笑着说:“不用接了,我们从这里直接去。”

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大殿,整个大殿张灯结彩,看起来是那么地喜气洋洋,滕寓摇摇头:“浪费浪费,你看这些灯笼啊,挂一次就扔了。”

这惋惜的语气,就好像割他肉一样。

文武百官早已经在大殿候着,滕寓和依薰儿两个人慢腾腾走进大殿,滕寓不时地对着旁边的人挥手笑,她鄙视了一眼滕寓,这又不是T台。

滕扬和一个女子高高在上地坐在大殿上,只看见两个人衣着非一般隆重华贵,这样猛一看去就好像了两只镶满金子的猴子一样。

依薰儿忍不住笑了一下,自己的这个比喻真是好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只听得一把威严却苍老的声音颤抖地从右边传来:“你......你......”

依薰儿依然目光炯炯地看着滕扬,滕寓轻轻推了推她:“你爹叫你呢。”

这个依权不是从来看不到自己的么。

她冷哼一下,只顾看高高在上的洛妃,果然是红润得喜人,她能得一个男人如此待他,也算是十辈子的幸运了。

滕寓拉着依薰儿在一个位置站好,文武百官在心里面纷纷猜测这个女子到底是何人,居然可以和寓王站一起。

滕越站在了依薰儿的对面,依薰儿看着面无表情的他,正如拂袖而去的冷然一样,如此不近人。

滕扬的声音在这个大殿显得分外威严:“今日召你们入宫,是有喜事要分享,本王的洛妃娘娘已经在一名神医的治疗下神奇般地痊愈了!”

一时,文武百官齐齐跪下:“恭喜大王,恭喜洛妃娘娘!”

依薰儿并没有下跪,冷眼扫了一眼父亲,依薰儿此生不跪任何人!管他是天王老子!

滕扬看着依然傲然站立的依薰儿,便轻微地咳嗽一下:“大臣们平身!依薰儿听旨!因你治愈洛妃娘娘有功,特赐你天下第一名医称号,黄金千两,锦帛百匹。”

名号倒是挺响的,但是怎么都不如钱来的划算!

可是她哪里知道,这个名号足以让她锦衣玉食一辈子!

滕扬看到依薰儿没有谢恩的意思,深知这女子性格本就是如此。

他转移话题对着右丞相依权装做没事地地说:“宰相,你有这样的女儿,真是有福气啊!”

依权想到家里的一败涂地,哑巴吃黄连点点头:“谢大王夸奖。”

现在每个人都把眼光集中在她的身上,而偏偏是滕越,视她如空气一般。

她眉头微微皱起,这人不会在怪罪摔晕他手下的事情吧?

殿下的大臣纷纷低声议论这依薰儿年少有为,不少人跑来恭喜依权,说是有这样的女儿,当是家门生辉了。

滕扬令:“大赦天下,皇宫连庆十天!”

“谢大王!”

这所谓的喜事,着实没有什么好欣喜的,依薰儿看了看隐隐作痛的右手,心想还是回去罢了。

正准备走,滕寓一把扯住她:“莫走,喜宴还没开始呢。”

依薰儿用力甩开滕寓的手,一下子就从大殿消失了。

随意地走动让她无意间走到了御花园中。

“站住,什么人!”

忽然听到一声冷喝,是把娇嫩的女声。

她一转头,便发现一个衣着华丽,头戴金钗银簪的女子,站在不远处。

那女子摇着扇子在一群宫女的簇拥下走来,用着挑剔的眼光把依薰儿全身上下都看了一个遍。

“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不行礼,来人,抓了!”

几个宫女拦住了依薰儿的去路,她这下饶有兴致地转过身来:“你哪位?”

女子旁边的一个宫女一听这话,气打不过一处来:“好大的胆子,见到芸妃娘娘也不下跪!还敢多嘴!”

芸妃一哼:“春画,给我抽她几巴掌!看她还得意!”

“是,主子。”

正当依薰儿准备一出掌,只听见一把声音响起:“住手!”

芸妃听到这声音,一激灵,立马下跪:“芸儿见过大王!”

她也不看后面的滕扬,径直就走了,滕扬不顾芸妃跪着,追着依薰儿就离开了。

“且慢!”

依薰儿站住,转过身冷脸对着滕扬:“不知道大王有啥要说的。”

滕扬心一紧,这个女子对自己真的是一点都不客气。

“不知你的手可好些了,我给你带了些药。”

依薰儿看了看他手中紫色的瓶子,便问:“你的话可还当真?”

“什么话。”

“护我一世。”

“当真。”

“我杀了洛妃你也护我?”

滕扬脸一白,他凌然地看着依薰儿,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女子的脑袋想的是什么东西,完全没有办法琢磨。

看到滕扬如此紧张的模样,她扯了扯嘴角。

“说笑而已。”依薰儿冷冷地放了一句话,没有任何的感情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黑妃毒医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48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6-11-23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黑妃毒医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4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