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黑妃毒医》:第17章 锋芒毕露

 

------第17章 锋芒毕露------

木府中,灯火辉煌,一个中年的男人拍案而起:“岂有此理!”

“爹爹,你要替女儿做主啊!”只看见木槿的脸被纱巾裹着,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愤怒和惊恐。

她嘤嘤地哭着,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变成这般摸样,木良的心是又怒又痛。

他一个堂堂的大将军纵横战场几十年,立下无数功劳,哪个人看见自己不是毕恭毕敬。

现在居然有一个小丫头挑战自己的权威,还做出了如此胆大妄为的事情!

木良的手捏起了青筋,太不把这个将军放在眼里了!

“你们,速去拿人!”

他冷喝道,整个将军殿荡漾着威严的气息。

“将军,我在了。”一个淡淡的声音刺透了这沉重的威严,却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。

木良一震,有外人来到这里,他居然毫不察觉。

木槿听到这声音,拼命地抖了起来:“爹爹......是她,就是她。”

看着空荡荡的将军殿,木良的火一下子就冒了上来:“你给我出来!”

依薰儿站在殿上的屋顶,俯瞰着将军的愤怒,而站在依薰儿旁边的,不是别人,正是滕扬。

木良位高权重,甚至一度危及滕扬的地位。今天是除掉木府的时候,滕扬怎么能错过这个好戏。

他百无聊赖地坐在一边,看着冷然待发的依薰儿,她就像一支箭,随时准备呼啸而出。

月色映照她的脸庞,让依薰儿眼睛里面的冷光更冰凉。

木良在将军殿大吼:“你给我出来!”

他的怒吼像块石头沉没在死水中,木槿开始瑟瑟发抖。

将军殿里面集结了大批的侍卫,整个空间都充满了让人窒息的紧张感。

依薰儿如同妖魅一笑,手指一动,便把夜色捣乱。

这丝丝的内力透过瓦片渗透到将军殿。这从四面八方来的内力,让木良有点颤抖,行军数十年,他还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!

寒冷的内力气息吹过所有人的皮肤,侍卫们开始觉得毛孔开始尖叫了。

木槿已经被这样发毛的气氛弄得几近崩溃,她嗫嚅着对着同样紧张的爹说:“杀了她......杀了她......”

木槿永远都不会忘记,那个红唇明眸的女子微笑着,在自己的面前一扯,她还轻轻地说了一句:“这是你欠的。”

你欠的......

她木槿永远都不会欠别人,只有别人欠她的!

“杀了她!杀了她!”对于这种阴测测的环境,木槿已经失控。

依薰儿傲然站立在屋顶之上,长发飘舞,嘴角泛着冰冷的笑意。

“嘭!”

只看见依薰儿眼色一发狠,反手狠狠地拍在了瓦面上。

瓦片“哗啦”一声碎掉,屋顶一下子了一个大窟窿。

而这个时候,滕扬早已没影了,大王这个时候不适合出现。

依薰儿从天而降,鬼魅一样闪动的身影左移右换,侍卫们还来不及看清楚,她便站在大殿中央,傲气凌然看着这个木大将军。

是这个木家,合伙整死了七娘,他的女儿还害死了五娘!这个仇岂能不报!

“来人!”木良一声冷喝,猛见三个高大威猛的大汉气势汹汹站在木良的身后待命:“将军!”

这三人是木良手下最得意的手下,征战沙场千百次,艺高胆大,心狠手辣令敌人闻风丧胆。有“末离三虎”之称。

这下不好处理了,滕扬微微皱眉,在暗处看着,谁不知道这三条汉子从不留情。

“将军!让我来收拾这个小丫头!”老三鼻孔一哼,蠢蠢欲动。

“去吧!”木良稳稳地坐在将军椅上,他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有什么能耐!

“啊!”老三大吼一声,一股冷风凌冽而来。依薰儿红衣飞起。只见老三两个狼锤如同黑风闪电一样冲了过来,她柳腰一弯,“呼”一阵风掠过脸,狼锤扑了个空。

老三眼一傻,这狼锤带有高强的内力,即使不被打中,那刚强的风劲也足以让人内伤!

可这个小丫头站得稳稳地,还勾了勾手指:“来,还有什么能耐?”

老三恼羞成怒,一个飞身扑过来,狼锤如同流星般离手,直直砸向那抹红影。依薰儿眼一冷,连连退后三步,内力一发,只听见“嘭!”,迎面而来的狼锤碎成了带腥臭味的铁末!

滕扬暗喜一番,依薰儿的战斗力比将领强多了,真是一个好帮手。

“岂有此理!”木良从座位上一拍而起,真是耻辱!连武器都被废掉!

“你们两个人给我一起上!”

老大和老二寒剑出鞘,威风凛凛地指向她。老三灰溜溜地从两个人的身后闪过,他颜面尽失,百斤重的狼锤居然碎成渣渣,这不科学啊!

老大和老二是亲兄弟,自小练的都是剑法,那把剑可谓使得是出神入化。

剑一出,这凌冽的剑气便让依薰儿后退了一步。她的眼越发冰冷,这两个人一拔剑,便只觉杀气比冷风还要尖锐几分。

“受死!”老二怒眼一横,剑影如同碎开的亮光闪了过来,依薰儿顿觉眼花缭乱。他的攻击,快得让人看不见剑!

一丝血腥味掠过她的鼻子,脸被刺伤了!

“哈哈哈!很好!”处于弱势的依薰儿,让木良心是大快!

剑影飞舞,那抹红色的影子和白色剑影追逐着,整个大殿都弥漫着杀气。

忽然大殿沉寂,一抹血红色如同花朵无声滩在地面,老大的剑深深刺进了依薰儿的手臂。

是那红色的液体蜿蜒而下,再抬头,是那怒火燃烧的眼,这熊熊的怒火把老大撼得头皮发麻,他的手僵硬着,一丝冷气从依薰儿嘴里游了出来:“好样的......”

“啊!”只看见老大忽然猛喷一口血,依薰儿的玉掌如同鬼魅一般对他胸口猛拍!

他竟然完全没有看见她的出击!

她强忍手臂上的剧痛,又是娇身一跃,腿狠狠砸向老大的头,只听见“嘎啦”一声,脖骨断裂,老大软软倒在地上。

一阵冷风从后袭来,依薰儿未来得及转身,只看见外来一个人影一闪,把老二那股冷风扫之十米之外。

------第18章 血洗木府------

依薰儿捂着手臂,是滕扬蒙着脸,给老二一个内力强大的横扫腿。

“只能帮你到这里了。”滕扬低声,向她眨了眨眼睛,然后就闪开了。只见老二已经倒地吐血身亡,这个将领,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
可见滕扬同样也是快准狠,如果没有他的帮忙,依薰儿估计会被刺穿喉咙。

“放肆!”木良七窍生烟,盯着那个突然出现又消失的身影:“给我追!”

刚才看傻眼的侍卫回过神来,一吆喝:“追!”

“将军,到你了。”依薰儿给伤口洒了洒药粉,媚眼如丝,她的红衣被划开几个口子,几丝血液渗透出来,令依薰儿更显诡异。

“咻!”

一把剑抵在了木良的脖子上。

速度之快,他瞪大眼睛,看着眼前的女子。

她今晚穿着一袭红衣,淡雅的妆容,美好的形态,可是却冷眼似灰。

木良看在抵在脖子上的剑,冷声道:“你只是相府的大小姐了。你休得放肆!”

他不相信自己堂堂一个将军,会败在一个小丫头身上!

依薰儿的内力不在木良之下,只看见她压在木良脖子上的剑,让他动也不能动。

她让他感到惊骇,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,竟在无形之中感到了一阵压力。

她一笑,妩媚如春风:“将军,我娘叫锻娘。”

木良点点头,依然强装冷静:“我知道。”

怒气通过剑源源不断地指向木良,依薰儿吼道:“你木家害死了她!”

“你烧伤我的外甥还有毒疯我妹妹!”木良怒瞪着她,胸口一股气息不断的翻腾。

“她们活该!”

依薰儿淡淡一笑,随即一掌飞出,一团白色的粉末如同瘟疫布满整个空间。

“槿儿!”

看着正在石化的木槿和侍卫,木良吼道:“你做了什么!”

“石化掌。”依薰儿一咬牙,掌心发内力向地上一拍!

只听“嘭!”一声,一个个石化的侍卫化作石头四处飞散,呛眼的粉末,让人睁不开眼睛。

依薰儿一扬眉,看着满地的石头,就好像看一个风景一样。

所谓,死无葬身之地便是如此。

“我不会放过你!”木良看着眼前如此狂妄的依薰儿,此时木槿早已经完全石化。

“你没机会了。”

她扬手一挥,一道白光直逼木槿。

“不要!”木良惊恐地睁大眼睛,“嘭!”又是一声巨响,木槿的石像爆成几块碎落的石块!

木良怒气冲天,“我杀了你这个魔鬼!”

发怒的木良内力翻滚,依薰儿的头发被气浪吹得头发飞扬。

她再加了一层功力,血从她的伤口淙淙流了下来。杀气瞬间,两边势均力敌。

依薰儿盯着发狂的木良,咬牙切齿地道:“下去给我娘请罪吧!”

是木家人设计陷害锻娘的!每个人都逃不掉!

她再次加大一层功力,木良听到自己肩膀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
“你......怎么会有如此深的内力!”

木良死死地顶着那来自剑雄厚的内力,在末离国,他内力公认的第一,可是居然想不到还有一个小丫头内力远远在自己之上!

依薰儿哈哈大笑起来,头发飞扬:“看看这是谁的剑?”

木良一听,忍住剧痛,看向那泛着冰凉的剑面,一个“滕”字隐隐约约地泛着清冷的光。

“不可能!”

他堂堂一个护国大将军!功劳显赫!

依薰儿的内力依旧源源不断地压向木良,她看着木良越来越痛苦,越来越扭曲的脸,便笑了起来:“对了,顺便下去见见你女儿吧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女儿洛妃死了你还不知道吧,真是可怜,被大王一掌打死的。”

木良睁大眼睛,前几天他还看见女儿好好的!他要万千疑问,可是疼痛哽住了喉咙!

木良的骨头开始噼里啪啦地在全身响着,他被压得跪在了地上,死死地看着依薰儿。

依薰儿带着一丝邪魅的微笑:“你知道你为什么死吗?”

木良一向刚毅,剧痛让他已经无法开口。他只能死死地看着依薰儿,用着最后的眼神询问着眼前这个尖锐的女子。

依薰儿靠近木良的脸,只看见他的瞳孔映出依薰儿火红的绸衣,以及如蝴蝶一样翻飞的头发。

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!”

只看见依薰儿用尽力气抄起剑一削,木良大吼一声:“啊!”

他手臂断下来的同时,身体也迅速地石化着。

石化由下而上,他的眼睛死死地看着依薰儿,在最后,他眼里的那团火熄灭了,整个头和身体都变成了一块石头。

她如同一只逆风的蝴蝶飞起来,狠狠一拍,“嘭!嘭!嘭!”依薰儿内力连发,这样极致的仇恨石化木良顿时化成白色粉末,一时间,大殿尘舞飞扬。

“啊!”木良发出最后的吼叫,僵硬的手脚连挣扎也无法做到。

在屋顶的滕扬猛地睁开眼睛,她的无情远远超乎他的意料。

依薰儿的残忍在于,她只是将木良外表石化,而内里的神经却是清醒的。

滕扬从屋顶上跳下来看了看周围的石头:“啧啧啧,真是得罪谁,都不能得罪咱们的名医啊。”

而依薰儿此时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团灰尘。

依薰儿冷哼一声,忽闻外面有人要冲进来:“来人!出事了!”

“走吧,薰儿大小姐,不然就被逮到咯,到时我也救不了你。”

依薰儿看着满面笑容的滕扬,这个人,哪里像一个大王了?

偌大的将军府开始热闹起来,这个时候,两个敏捷的身影消失在混乱中消失在夜色中。

第二日醒来,青禾容貌清爽地来到依薰儿的身边道:“大小姐,是时候用早膳了。”

“嗯,今天有什么大消息吗?”

“有,昨晚木将军和木槿小姐以及一大群侍卫死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都说遭不明人士的毒手,大王已经下令彻查,并且厚葬木家人,并且追封木将军。”

依薰儿捏住一朵黄花,露出不易察觉的一笑,滕扬果然做好处理这件事情的准备了。滕扬捡了一个大便宜,表面看起来他很厚待这个护国大将军,可谁想到这个大王是凶手之一呢。

昨晚她压着木良力量之所可以如此之大,也是因为滕扬偷偷从外面传递进来的内力。木良内力再深厚,也不能承受两个人的内力。

谁说大王不奸诈?对于昨晚滕越给那老二的一个横腿,依薰儿可一点都不感激,这不过是两个人相互利用罢了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黑妃毒医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48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6-11-23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黑妃毒医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4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