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黑妃毒医》:第29章 治病救人(下)

 

------第29章 治病救人(下)------

老夫人愣了愣,依薰儿看着眼前的老人,她虽然衰老虚弱,却不代表以前也是如此。

说不定,也是一个毒辣的人......

依薰儿把老夫人手上的镯子褪了下来:“老夫人,我看看。”

“问题何在?”

“镯子看似很圆润光滑,其实它已被磨成粉,用内力塑成镯子的模样。戴在手上,老夫人一动,粉末便会掉一点落在她皮肤,然后被吸收。”

滕越皱眉,如此细致的手法,像二娘。

老夫人一听:“这......镯子是当年顺和妹妹送我的,你说她......”

她看了看滕越,滕越并没有打算把刚才的事情告诉老夫人的意思。

“老夫人,你的病从此好了。”

老夫人焦急地问道:“越儿,你二娘,是不是出事了?”

依薰儿一听,老夫人是一个聪明人,感觉很敏锐。

他不语。

房间里面出现了沉默的气氛,依薰儿不关心过去的是非,她对着老夫人说道:“我走了。”

滕越点点头,家事不可外扬,他眼神复杂地看了看依薰儿,便说道:“多谢。”

“不用。”她带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,随即离去。

依薰儿走在王府中,耳朵接收着府中七嘴八舌的讨论。

“原来老二夫人死在井里啊。”

“就是就是,太恐怖了,你说我们喝的水......”

“啊!别说行不行!恶心死了。”

“听说当初顺和王妃还被说偷人呢!”

“那个男人是谁?”

“老大王啊!”

“胡说什么!小心被砍头。谁不知道顺和王妃是一个死心眼的人。”

“我也偷听老夫人训斥二夫人才知道。虽然是一面之词,可老王爷不是信了嘛。”

“也是,可怜啊,本来她要被处死的,可是就在处死前一晚失踪了,原来是在......”

原来再凄惨的故事,也不过是别人口中的笑谈。老大王和老王爷,不就是滕扬和滕越各自的爹么,好复杂的事情。

依薰儿想,顺和王妃的确是一个死心眼的人,倘若不是这样的话,她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死法。

她没有告诉滕越的是,在顺和老王妃的身上,有着两个半月的身孕。

她是含着屈辱而死,依薰儿相信顺和,哪怕她已经死了!所以依薰儿没有去掉老夫人身上的恶疾。她的病早已经是积重难返,神仙也救不了,只能重新投胎。

依薰儿回到了相府,青禾迎上来道:“小姐,你的脸色不是很好,怎么了?”

刚才顺和给她还是有点冲击的,身为女人,这种下场太过凄凉。

依薰儿摇摇头,青梧走过来,对着她说道:“小姐,刚才滕寓亲王托人来说,过两天就是中秋佳宴,这两天会比较忙,就不过来了。”

“不过来还好,让小姐清净清净。”

依薰儿犹豫一会儿:“青禾,今天朝廷那里有何动静。”

“没有,听说大王病了,都没有早朝呢。”

依薰儿点点头,心里忽然感觉有点堵。

青梧在桌子摆着糕点,忽然点到了一问题:“小姐,你不是说桂枝是去越王府了吗,有没有看到她?”

对,这个姑娘说是去越王府的,可是依薰儿走了两次,都没有发现她。

依薰儿喝了一口茶,看到荡着茶叶的水,想到顺和就再也喝不下了。

她把杯子放了下来,皱着眉头说道:“青禾,你去打听桂枝的消息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她就在方圆三里内。”

依薰儿感受到了桂枝的气息,经过她治疗的人,都能感应到。

青梧看着青禾离开的影子,便对着依薰儿说道:“小姐,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吗?”

“今晚,夜探冷府。”

青梧一听,便兴奋了起来:“好!”

估计是这个丫头每天都在厨房转悠都腻了。

依薰儿看了看忙忙碌碌的下人,少了滕寓在身边,整个府里似乎冷清了不少。

“青梧,说说冷府的情况。”

“不清楚。”

“嗯?”

“冷府是最神秘的将军府。除了知道有一个冷鹿将军和冷云大小姐,其他我们一无所知。”

依薰儿的柳眉一挑,看来滕扬对冷府是有忌讳是有原因的,冷府把自己藏得很好。

“今天越王爷给我的锦盒呢?”

“放在小姐的书房里了。”

本来很想知道生母的葬身之地,可是得到答案的时候她却有点迟疑。

“保护好那个锦盒。”

“是。”

夜色撩人。

主仆两人潜入了黑夜之中,如同两只灵巧的猫跳跃在皇城之上。

“主子,她们两个出去了。”

“那就回去咯,想找她们玩一下都不行了。”

“主子,听闻前几天末离四公主凰舞回来了。”

“不是嫁去外番了么,回来干嘛。”

“哎呀,听说三任丈夫都死了,外番送回来守孝。我们要去看看么。”

“都死了?那也特倒霉了。以后有的是机会见她,现在我就想看薰儿。”

在相府外的两个影子一边唠叨着一边离去,是如谦和方术。

他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?依薰儿微微皱眉,依旧不动声色的隐藏在黑夜中,现在可不是理会这两个人的时候!

依薰儿对着青梧示意了一番,随即两道黑影刷的不见了踪影。

冷府的门前空无一人,清冷的有些渗人。处于闹世之中,可是冷府的门口却没有人经过。

“小姐,为什么我们要来冷府?”

“因为他们想我死。”想到那支逼人的箭,依薰儿语气很是冰冷。

看着冷府门口的两个红彤彤的灯笼,好一个繁华的假象。

她竖起耳朵听了听,便对着青梧说:“我们进去吧。”

青梧正蹑手蹑脚地准备飞进去,却听到一声“嘭!”依薰儿一掌把门打开。

青梧惊讶地看着她,“小......小姐?”

“放心,我们可以大摇大摆的走进去。”

刚踏进去,只看到里面空空如也。

一座规模宏大而处于闹市的将军府,居然是空的。

“小姐,怎么都没人啊?”

青梧一边警惕地环顾一周,一边拔剑随时待命。

“他们......在脚下。”她踩了踩坚硬的石块,不禁勾唇一笑。

“地下城?”

她点点头,青梧捂着嘴巴,居然有人在皇城下面建造地下城,简直是太胆大包天了!

“我们先回去。”依薰儿冷眼环顾四周,一个人想要争夺王位,就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。

青梧点点头,眼前空荡荡的将军府,让人觉得深不可测。

------第30章 诡异的冷府(上)------

依薰儿知道,冷府做得如此地明显,不过都是为了向小白脸证明,他是有实力的。

的确,滕扬明知冷府有不妥的地方,可是却很顾忌,没有将他铲除。

冷鹿明目张胆,嚣张至王,他又怎么会轻易放过整垮了自己女儿的依薰儿。

她冷笑一声,看来前面两次刺客都是冷鹿派来的了。

她相信,冷鹿手下高手如云,比木良将军强大许多了。

退出冷府的时候,她回头看了一眼,有个身影一直站在房顶上。她以感受到,那个人的眼神一直在看着自己。

依薰儿对着那个身影扯了扯嘴角,便和青梧迅速移动回府了。

青梧喝了一口茶,然后对着她说道:“小姐,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的确,冷鹿很大胆。可是滕扬一定也知道这件事情,他为何不动手?

这个时候,青梧指了指门口:“小姐,青禾回来了。”

只看见青禾风尘仆仆的样子,她走过来对依薰儿说道:“桂枝姑娘有下落了。”

“如何。”

“她......”

青禾看着依薰儿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“说。”

“桂枝姑娘被人毁容了。”

“何人所为。”

“不清楚。”

“毁成什么样子?”

“脸部都是黑的,没有一点伤痕。不是烧伤,也不是烫伤。”

依薰儿捏着茶杯,看来有人故意而为之。

“小姐,你看应该怎么办?”

“带她来见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她坐在大殿之上,稍过上片刻,青禾就带着桂枝回来了,只看桂枝一脸的黑气,她皱眉,这不是一般地毒。

桂枝这个时候神智不是很清晰,看见任何人只会傻笑。

“把她绑在大殿的柱子上。”

青禾愣了愣,但很快就照做了,桂枝没有挣扎,只是笑嘻嘻地看着青禾。

桂枝中的毒,很快就会加深,到时候她就会变成一个疯子,不停地虐待自己。

前天还是一个美人,今天却变成一个臭皮囊。

青禾绑好了桂枝,她问道:“小姐,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

“等,很快有人来了。”

依薰儿的眼睛里面的寒光越来越深,有人来挑战她了。有人想让她解毒,可她偏偏不解。

青禾和青梧没有问什么,只是分别站立在依薰儿的左右两边。

主仆三人在空荡荡的大殿严肃地站着,没过多久只听到一声“噗!”

一阵风被喷了过来。

“小姐,小心!”

青梧拔剑一挡,可是劲风却让青梧整个人都摔到了地上。

一股病气隐隐约约地漂浮在空气中。

只看见一个黑衣人站着了大殿。

“来者何人!”青禾拔剑冷喝道。

“无一。”

男人浑厚的声音回响在了大殿中。

依薰儿懒洋洋地坐在了大殿之上,她眼神的冰冷直逼来人:“何事?”

“治病。”

依薰儿看着倒在地上的青梧,然后扫了一眼那个男人:“道歉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男人的爽快出乎依薰儿的意料,她观察着无一,整个大殿的气氛都沉入了沉默之中。

青梧从地上站了起来,气呼呼地道:“你为何把桂枝弄成这样!”

“不过是想知道,相府小姐有无能力治好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依薰儿冷冷地扔出了这样一句话,黑衣人明显愣了一下。

不过男人很快恢复了冷静:“你是天下第一名医。”

“我不是每个人的第一。”

无一听懂了,她不愿意治疗。

无一把盖着脸的黑纱放了下来,一股病气席卷而来。

青禾疑惑地看着来人:“你是和尚?”

无一光秃秃的头,和几个圆圆的疤痕,显示了无一的身份。

“是的。”

无一的脸和桂枝的一样,都是黑黑的,就连五官也要被黑色遮盖了。

“你来自哪里。”

“冷府。”

青梧一听,便惊讶地看着依薰儿。

刚才那个站立在屋顶上的人,果然就是他。

“你能给我什么。”

“我可以带你去地下城的入口。”

很显然这是冷府的叛徒。

“好。”

这个交易算是成立了。

“可是......”

无一的话还没有说完,依薰儿的眉头了起来。

“我想要你保护一个人。”

“何人?”

“我未过门的娘子。”他的脸上有着不易察觉的悲伤。

青禾和青梧一听都傻眼了,和尚的未婚妻。

“地址。”

“皇城外十公里出的一个茅屋,娘子唤作桃娘。”

“青禾青梧,前去接人。”

依薰儿一声令下,两个姑娘很是爽利:“是!”

无一想不到依薰儿身为一个姑娘家,会如此爽快,他本来都打算打一场再说。

“谢谢。”

“只是交易。”

无一有着内力护体,所以不至于像桂枝那样傻兮兮,神志不清的。

看着桂枝披头散发的样子,哪里有天下第一美人的光华。

“大小姐,能在娘子来之前,替我治好吗?”

“不能。”

依薰儿的视线没有离开桂枝,这毒要南华山的梨花才可以解。

可现在已经快要到中秋了,梨花早就凋谢,并且果子都被摘落了。

依薰儿看着无一:“你先在我这里休息,明天和我去趟南华山。”

“去那里干什么。”

依薰儿转身离开,只留下淡淡一句:“采梨花。”

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今天滕越送来的锦盒就在梳妆台上,刚想要打开锦盒,却发现锦盒用手打不开。

竟是个密盒!

滕越用内力加上了一层保护膜,就如同是上了密码一样,要找到切入口才可以打开。

左看右看,都找不到切入口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身影闪过了窗外。

“什么人!”

她冷喝一声,转过头去看,外面一片安静。

相府真的是越来越不安全了。

“小姐,我们回来了。”

此时,青禾和青梧站在门口说道,她们的身边还带着一个姑娘。

依薰儿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,冷声问道:“此次去接人,是否顺利?”

“回小姐,很顺利。”

听到青梧的回答,她皱了皱眉头。

这是不正常的情况,按道理说,冷府应该知道叛徒无一的软肋在哪里。

他们又怎么会轻易放过桃娘,还等自己去接走?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黑妃毒医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48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6-11-23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黑妃毒医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4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