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黑妃毒医》:第31章 催花治病

 

------第31章 催花治病------

她拿起一把玉梳子,开始打理自己的头发:“下去休息,安置好客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依薰儿没有看那个姑娘,可是她感觉到,桃娘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,没有内力,没有病气。

夜晚下的相府灯火通明,这是依薰儿的要求,只要是阳光没有照下来,府里的灯火都不许灭。

外人也都以为是她怕黑,其实,只是觉得相府太空,有光总能填满一些空间。

青禾三人退下之后,看着滕越加密的锦盒,那个冰川一样的男人就浮现在她的面前。

他生活在王妃们吵吵闹闹的黑夜里,最可悲的是,滕越对很多事情都不知情,或者说,他不想知道。

他冰冷而麻木,不知生死,不知痛苦。

而滕寓却不一样,他看到自己遇险的时候,总会大吼着冲过来,也不管有没有能力应付。

滕寓有一片心。

摸了摸胸前的木鱼,它不再冰凉。看了看镜子,木鱼哥哥的模样浮现在眼前,他不过是一个瘦弱的少年。

待依薰儿再次睁开眼睛,便看到了青梧清新的笑脸。

很舒服的感觉,依薰儿越来越喜欢青禾和青梧两个姑娘了。

“青梧,等一下你去皇宫一趟。”

依薰儿一边洗漱,一边交代:“请大王来我们这里做客。”

“啊?”青梧的大眼睛不解地看着依薰儿,大小姐不喜欢大王,大家都看得出来的,现在又是哪出?

“有问题?”滕扬要是在这里,冷鹿还会顾忌几分。

“没,没有......”

依薰儿来到大殿,这个时候无一已经在等候了。

她坐下来吃早膳,只看见无一正在坐在昨晚的位置打坐,看来他就在大殿休息了。

“过来用早膳。”

依薰儿冷冷地抛出一句话,而无一睁开眼睛,很是听话地走过来,坐下来便开始吃喝。

两个人默默无语,依薰儿有点喜欢无一这样的人,话不多,行为快。

很快,两个人就可以出发了。

依薰儿看到青禾备好的两匹马,满意地点点头:“青禾,你好好地看着相府。我明天回来。”

青禾依依不舍地看着依薰儿:“小姐小心。”

依薰儿和无一策马飞驰,直奔南华山。

“主子,他们又出去了。”

“嗯,我们也回去吧。”

“主子,我们天天来这里,是为啥呀。”

“看你未来的皇妃。”

如谦看着远去的那抹背影,自信地对着方术说道。

他有感觉,她一定会成为他的女人!

一路无阻,依薰儿和无一快马加鞭来到了南华山,这个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。

秋天的季节,这里满是飘着黄叶的树木,翻天盖地。

依薰儿的白马踩着铺满黄叶的山路,发出树叶干脆的响声。

闻着树叶的香气,依薰儿一下子就觉得精神爽快了起来,想到皇城的乌烟瘴气,她更喜欢这里。

把自己的马放在了一棵树下,便准备上山了,而无一带着干粮和水跟在后面。

“跟上我。”

她用着上乘的漂移术,穿梭在树林之间,无一连她的影子都看不清楚。

幸好他鼻子灵敏跟着依薰儿留下的气息,快速地跟上。

来到了山顶,依薰儿找到了几棵光秃秃的树木。

很好,有树木在便好了。

无一速度虽然比依薰儿慢点,可是他一点气都不喘。

依薰儿冷冷地看着这个深藏不露的无一:“坐着就是了。”

“你要干什么。”

“催花。”

这是大夫必须要学会的一门灵术,大夫平时经常需要新鲜的花粉来做药,如果遇不到相应的季节,病人只好等!而大多数病人是等不起的。

这是失传很久的灵术,可是依薰儿却从生母的身上继承了下来。

“那我要做什么。”

“护我。”

南华山多奇珍野兽,依薰儿一运用内力就不能停止和转移,这样必须有一个人在旁看护。

“你放心。”

“在明天花开之前,别吵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咻!”

这时八面来风,轻轻柔柔地吹动着几棵干枯的梨树。

她闭起了眼睛,她的身体和树枝都散发出淡淡的光华。

无一觉得自己这次,真的是大开眼界了。

这是古老的灵术之一,可是对于旁人来说,让一棵树开花并没有什么实用的地方,所以很容易失传。

夜晚来袭,依薰儿依然一动也不动。

而山间的野兽的叫声,开始此起彼伏,梨树发出淡淡的光芒,必定会引来山兽。

随着夜晚的临近,无一发现自己的任务并没有想象中的简单。

一双双绿幽幽或者是黄亮的眼睛出现在依薰儿和无一的包围。

依薰儿很静,似乎完全不受环境的影响。

“吼!”

一阵吼声,让山体都有点微微的震动。

“魔虎!”

无一的心里面一惊,这是末离国的最珍奇的一种动物。

他看着正闭目盘坐的依薰儿,她身上到底有什么,居然可以吸引到魔虎?

依薰儿专心地调整着内力传递到梨树之身,而就在她的七步之内,无一已经准备好和山兽搏斗了。

吼声,利剑挥动的声音,树叶飞扬的声音,野兽的惨叫声,无一的吆喝声,不绝于耳。

狼的撕咬,虎的怒吼,豹子挥动利爪的声音。

但依薰儿始终专心地运用着内力,偶尔还有温热的液体飞溅到她的脸上。

这个晚上注定是不会平静。

一夜过去。

就在无一在一边不停奋斗的时候,梨树也在神奇地发芽,抽叶,开花......

她一扬手,只看见满树的梨花全部脱落至空中,纷纷扬扬,好一场花雪。

她只挑了数十朵于掌中,双手一合,花便粉碎了。

依薰儿把花粉装进瓶子内,无一疲惫地坐在一边,身上都是数不清的伤口。

看着全身带血的无一,一个人内力再强大,面对那么多野兽还能活下来,还算不错了。

“可以治我脸了么?”

“可以。”

依薰儿冷眼看着无一,他是一个目的极其明确的人,即使伤得快要死了,都不忘记自己的初衷。

无一是条汉子,虽说是疼得撕心裂肺,可是他也只是龇龇牙而已。

依薰儿扔了一瓶药过去:“涂上去。”

“谢谢小姐。”

依薰儿把梨花粉撒到了无一的脸上,只看见莹莹的白粉被迅速地吸收进去。

无一不知道的是,花粉里面混有她的血液。

“要不了多久你的毒也消得差不多了。”

依薰儿看着有点疲惫的他,眼皮忽然跳个不停,“精神点,回去见桃娘了。”

无一的毒素正慢慢地消去,脸色慢慢地恢复正常,依薰儿却开心不起来,她的心里面似乎有点不舒服。

依薰儿和无一向相府里面狂奔,在离皇城越来越近的时候,一股血腥味直卷而来。

这是青禾和桂枝的味道!

依薰儿为她们治过病,她能感受到!

不!

依薰儿和无一策马狂奔,一路上沙尘飞扬。

“吁!”终于到达了相府,依薰儿一眼就看见了青禾,她正倒在了门口,手里面还拿着剑。

“青禾!”

依薰儿一跃下马,直奔门口,不仅仅是青禾,就连相府的下人们都倒了一地。

“青禾!”

依薰儿用内力直逼青禾的心脏,她发狂地吼道:“青禾!醒醒!”

她不允许她有事!

无一冲了进来,他看了看青禾:“没用的!她天灵盖碎了!”

依薰儿摸着青禾的手臂,发现她的全身经脉全部都被震断,五脏也被震碎了!桂枝依然被绑在柱子上,脸色依然发黑。

而身上却插着十几支箭。

“小姐......”

依薰儿轻轻地转过身,是青梧。

她一听这声音,眼中便有了泪水,幸好还有青梧。

“小姐......青禾没了。”满身是血的青梧,含着眼泪看着她。

依薰儿看着青梧旁边眉清目秀的姑娘,是桃娘。

“无一!”

桃娘的小嘴一撇,含着眼泪跑过来抱着无一,他终于回来了。

依薰儿走到青梧的面前,擦去她的眼泪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青梧仿佛回忆着噩梦,声音哽咽地说道:“昨天下午,我刚刚邀请大王回来,便准备和青禾准备晚膳。这个时候,忽然来了很多的黑衣人......”

她的身体在发抖,依薰儿不要青梧如此痛苦,点了她的睡穴,便昏睡过去了。

什么人!到底是什么人!

“薰儿!你回来了。”

这个时候滕寓和如谦从门口走进大殿,两个人听闻她回来之后,都用着最快的速度赶到相府。

依薰儿的大脑轰鸣着,不过是离开一天的时间,一天的时间而已。

她最心痛的,就是青禾和桂枝,她们不应该死的。

她的眼神,如同一只愤怒的野兽,全身都是杀气。

无一检查了死者的伤口,便对着依薰儿说道:“这些都是是冷府的人干的。”

箭是冷府的,剑法也是冷府的,冷府明目张胆地来挑战了。

滕寓温和地说道:“薰儿,我来帮你整理府里吧。”

“滚!”

依薰儿对着滕寓和如谦大吼着,然后消失在这几个人的面前,只留下一股充满杀气的风。

“薰儿!你去哪里啊!”滕寓看着依薰儿消失的方向,焦急地吼着。

“别喊了,现在谁也拦不住她。”

朝廷之上,滕扬正在和百官商议着国家大事。虽然被依薰儿震了一掌,可是他也有内功护体,所以恢复得很快。

昨天他已经听闻相府遭人血洗,幸好是她不在相府之内。

就在滕扬松一口气的时候,只看见冷鹿上奏:“臣听闻依家所剩下的女儿依薰儿,藏着叛贼,请大王派人彻查!”

------第32章 冷府的挑衅------

滕扬轻轻地咳嗽了一声:“不知道你说的叛贼是何人?”

“大王,叛贼无一,本是一个有修为的和尚,谁知他竟凭着高强的武功,抢来无数修武奇书,说是要高价卖给外番人。大王,这些书籍珍贵异常,一旦流落在外,危险可想而知啊!”

他一头白发看上去年事已高,可是声音洪亮,气势强大。

“还望大王秉公执法,将依薰儿以及无一从严处理!”

就在昨天,冷鹿让一群人以查叛贼之名查抄相府,因相府的人反抗,他便光明正大地血洗相府。

冷鹿事后才告知滕扬,先斩后奏。

滕扬表面一副明察秋毫的样子;“放心,我自会查清楚的。”

“冷鹿身系国家安危,最近大王又身体不适,实在不宜操劳。不如大王就将此事交给微臣处理吧。”

“处理什么......”

一把幽幽的女声忽然从天而至,回荡在圣殿之内。

她来了。

冷鹿一听这飘忽不定的内力和声音,就知道这是被天下人称为天下第一名医的依薰儿。

他冷笑一声:“孽障!你倒自己找上门来了!”

“将军,得有证据。”

依薰儿悠然地落至滕扬的身边,滕扬看着这个时候她的头发并没有扎起来,黑亮的头发就这样垂在肩处。

可是就是有着这样温柔体态的人,杀气咄咄逼人。

滕扬悄声地说道:“这还不是治他的时候。”

冷鹿背后集结各路高人,滕扬即使掌握大权,可是却也没有十分的把握将他扳倒。

滕扬不知道依薰儿到底想干什么。

冷鹿看着这个年纪轻轻,却被人称为名医和杀手的小姑娘,所有人都知道,冷鹿根本不把依薰儿放在眼里。

她站在滕扬的身边,大臣们看见她是高高在上的姿态。

圣殿的气氛很是诡异,依薰儿用着冰冷的语气低声问滕扬:“以后,他会死吗?”

滕扬看着满身杀气的依薰儿,然后点点头。

“青禾死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桂枝死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即使我不杀冷云,相府都会被血洗。”

“是的。”

依薰儿冷冷地看着冷鹿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冷将军,我等着你。”

滕扬以为她会在这里大开杀戒,可是她没有......但这样的人才是最让人恐惧的。

她知道什么时候动,什么时候退,如此年轻的女子能做到如此,真是让人觉得心惊。

“冷将军好好查,等大王定我罪了,我必来认领!”

说完,依薰儿一拂袖,走向圣殿的门口。

经过冷鹿身边的时候,她冷冽的眼神扫了他一眼。

怒意如同一团不会熄灭的火,燃烧着她的红唇,她的面孔。

这是冷鹿见过的最有怒意的眼神,即使她看起来很平静。

滕扬看着她淡定离开的背影,他松一口气的同时,也感觉到这个女子的不同寻常。

她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知道自己要什么。

想到这里,滕扬捂着还有点痛的胸口。

依薰儿,你真的没有一点点的歉意吗?

走出圣殿,用着最快的速度回到了相府。

青禾已经不在门口了,滕寓和如谦正指挥着人清理现场。

她心中的怒意却无法消除:“无一!”

在依薰儿的眼里看来,牺牲青禾和桂枝去知道地下城的入口很不值得。

正在帮忙的无一和桃娘,一听到依薰儿的怒吼,赶紧冲了出来。

“你所犯何罪!”

她不相信,这个想着和娘子成亲的人,会成为一个叛贼。

“大小姐,我.......”

“说!”

“大小姐,无一没有做什么叛国之事!我不过是背叛冷府,我想过普通人的日子!可是,我不忍再看冷府作恶多端,便......便把他们的武学秘籍全部都偷出来了。”

“继续。”

“这些武学秘籍,都是冷鹿多年来从各地各派搜刮而来,人家不给,就抢就杀。武学秘籍用来训练各路高手,再用以对抗朝廷。”

“然后。”

“最近冷府得到了一种剧毒的药,准备用来攻城。不过他们先要拿人来做试验,而我被选中,我不堪折磨,才逃了出来。”

“什么毒。”

“我偷听到冷鹿和其他人商议,这毒叫毒芙蓉。”

依薰儿的眼神一冷,毒芙蓉!

冷鹿,已经掌控娘的遗体了......

在无一说完的时候,一把剑抵在了他的身上,依薰儿的眼睛充满了怒火,就因为他,才会让冷云有借口来血洗相府,才会让青禾死于非命!

“大小姐,你放过无一吧!”

桃娘“噗通”地一跪,面色苍白。

依薰儿盯着无一的眼睛,本来冷鹿可以杀了无一和桃娘,可是他却让依薰儿主动接受了无一,然后冷鹿再光明正大地杀回来。

如谦皱眉说道:“你偷来武学秘籍,也许已经被拿回去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被冷鹿利用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冷鹿想看依薰儿的实力。”

滕寓一听,便对着依薰儿说道:“天啊!那薰儿以后就很危险了。你快跑吧!”

跑从来都不是她的风格。

依薰儿想不到的是,他在自己之前控制了生母的尸体,这是他最大的筹码,有了毒芙蓉,足以一夜屠城。

所以,滕扬不敢动,而她也不敢!

“如谦,你去我房间拿我梳妆台上的镜盒来。”

“好!”

如谦看到依薰儿第一次主动和自己说话,便乐呵呵地去了。

在出来,他把玩着手上的盒子笑道:“顶级秘盒。”

“如何打开?”

他微微一笑,“这个我有经验,我经常偷机密。”

说完,如谦一巴掌盖下,依薰儿竟然感觉到地面有点震动。

他的内力,到底是何等浑厚?

只看见锦盒碎成粉末,这是被一个写好的字,用内力固定成一个锦盒的模样。

“冷”。

依薰儿的眼睛一眯,滕越早就知道,那滕扬肯定也是知道!他不仅仅是利用自己,也是不断地试探着自己的实力,估计洛儿,不过也是他试探依薰儿的工具。

好可笑......

滕扬和冷鹿一样,想收依薰儿为己用,所以无论依薰儿做了什么事情,他都会保住她。

如谦看着这个字,然后对着依薰儿说道:“我看你还是先去避一避。我想不到事情那么复杂。”

“你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?”

如谦知道瞒不过了,只好说道:“大家都知道今年是毒芙蓉生成之年,我是来碰运气,来看看有没有热闹看的。”

这就是滕扬形容如谦所说的“玩”?

滕寓用着扇子指着他:“哇,如谦,你也知道,我怎么都不知道啊?”

“这些机密,每个国家都会拼死去得到,我知道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依薰儿看了一眼如谦,是的,他是未来的君王。

无一还在发愣,他的智商是走一条线的,对于刚才大家说的话,他还在消化中。

“无一。”

依薰儿用着低沉的声音喊了一声,桃娘却抖了一下,她害怕依薰儿会对无一下手,死死地站在无一的前面。

他轻声安慰,“没事的。”随即看向依薰儿,“小姐,何事。”

“从今,你就是我手下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除掉冷府,你再回去成亲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无一知道,只要自己和桃娘再踏出相府一步,必死无疑。

依薰儿冷眼看着滕寓:“借几个人,护我相府。”

“行。”

“看热闹的,回家去。”她扫了眼身边的如谦。

哪知他一口回绝,“不行!哪有我不管你们的道理!”

滕寓笑眯眯地看着如谦,打了一拳:“够兄弟。”

“那是!”如谦拿过滕寓手里的扇子,得意地扇了扇。

依薰儿看到相府都被收拾得差不多了,看起来和原来一样的干净利落,可是......又空了。

“小姐。”

“青梧,你醒了?感觉怎么样?”桃娘上前扶着青梧,昨天如果不是青梧拼死护她,估计她也死于非命了。

“我没事了。”她刚起身便看到站在门口的依薰儿,“小姐......”

“好好休息。”

她看了看天色,此时夕阳已经落山,只剩一点点的余晖在天空中,很快就是月黑风高夜了。

依薰儿看着滕扬和如谦:“你们回去准备过几天的中秋宴会,到时候我会去的。”

“不行,我要住在相府,这样你会安全点。”滕寓不放心的说道。

“你派几个人护相府就是了。”

依薰儿冷声道:“我自有办法。青梧,送客。”

“是。”

如谦摇头道:“不行!”

“算了,走吧。”滕寓推了推他。

依薰儿听到滕寓这句看似平淡的话,实际上,他真的是最得她心。

如谦临走前还不停各地交代依薰儿睡觉要关好门窗。

“知道什么是变脸吗?”

依薰儿冷冷地看着无一和桃娘问道,两个人摇了摇头。

“随我来。”

三人消失在相府的某一个角落。

依薰儿带着两个人来到密室,折腾了一番之后,两个人的面貌完全就变成了另外的两个人。

“好神奇。”

无一摸着桃娘那个陌生的脸,桃娘看了看无一类似大爷的脸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黑妃毒医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48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6-11-23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黑妃毒医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4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