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黑妃毒医》:第45章 雪莲的威力

 

------第45章 雪莲的威力------

她冷冷地一看:“真会捡现成的。”

“我是王。”

意红兴奋地叫道:“你是大王?”

“你就是意红是吧?”

她诧异的点点头:“大王认识我?”

“皇弟跟我说过。”

“嘻嘻。”意红不好意思地挠挠头。

“是时候退兵了。”

滕扬看了看情况,然后说道。

“打退战鼓。”

“大王......那个鼓好像被踩坏了。”意红指了指地上的烂鼓。

败兵的现象。

依薰儿一皱眉,看了看黑夜里面的混战,现在滕越等人被包围在里面,根本退无可退!

而敌方,损失也差不多够十万人了,滕军的人剩那两千人。

一时间,哀鸿遍野。

“我要去找他。”

依薰儿消失在树端,她急速行走,直冲包围圈,黑风刮得沿路的人都摔到了一边,直卷包围中心,这个时候已经是尸体遍地。

月亮正照耀着大地,她对着剩余的滕军吼道:“战斗结束!杀出去!”

“我仅此这么一个弟弟。”

滕寓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,他再也受不起刺激,她必须要把滕越带回去!

她带着众人杀出包围圈,可是发现滕越根本就不在这里!

“王爷呢!”

“走散了!”

她的眼一红,浑身冒出滚滚杀气,她盯着周围如同野兽一样进攻的敌军:“都给我去死!”

滕扬感受着地面的震动,她黑发飘动,黑气直劈敌军。

黑气所到之处,人都中毒吐沫而死,一群人终于在包围圈杀出一个小小的缺口,她下令:“你们回皇城!”

她随即转身,看向追过来的敌军。

小小一个女子,站在了千军万马的面前。

滕越,等我。

树顶上的人皱着眉头,她总是和他人为敌。

她不知道滕越在什么地方,滕军的人都已经逃了出去,而他要么死,要么在敌军手里。

果然,在马背上的誓,扔下了一个人来了。

刚才的他被数百人围攻,如今身负重伤。

誓淡然地说道:“你还不走。”

她指了指他:“我要带他回去。”

“他是我手下败将。”

誓的眼神依然沉静,纵然他损伤惨重。

“你明明知道,你会输。”

誓不语,倒是旁边的一个将军吼道:“小妮子,休得放肆!没看到我方大获全胜?”

“哈哈哈哈!你方损失十万,我末离十万还剩两千!你有脸说你胜利?”

此刻的她,很是狂妄。

她收起笑容,冷冷地盯着誓:“我还没算光瀑的毒蛇之战,末离可是不费一兵一卒。”

誓的眼神一黯然:“我想也是你的计谋。”

他看了看她:“你为何要给我兵权,又毁我计划?”

她看了看正虚弱呼吸的滕越,冷声道:“给你兵权那是交易,毁你计划是本分。”

“那这次,你想要什么来交易他?”

他盯着依薰儿,她冷声道:“你还没有资本和我做交易。”

身影一闪,她便把滕越从地上抱了回来。

看着滕越不说话,现在的他如同一个婴儿在她的手里,俊朗的脸都是血,他虚弱地呼吸着。

她心疼地看着他。

誓的马前进了两步:“你知道你是灵族人吧?”

她知道。

娘很早以前告诉她灵族的遭遇,让她不要忘记自己的根,可是也不要让别人知道。

他苦笑一声:“我没有你好福气,有个当名医的娘,可以有本事隐瞒身世,依靠一身本领活下来。”

“可这不代表你可以屠城,这些都是无辜的老百姓!”

“在从你手上得到兵权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是灵族的人。只有灵族的人才有这样清澈的眼睛,和这样聪明的脑袋。”

她一愣,现在誓的语气,就好像是一个哥哥那样夸赞着妹妹。

原来他也知道。

怪不得她闯敌营,他并没有杀她。

他淡淡地看着依薰儿:“你知道我已经无路可走。”

冷府的人一心造反,本就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。

她点点头,冷声道:“我回去了。”

那名将士皱着眉头,刀锋冷冽的指着依薰儿,“誓大人,你就这样放了她?”

“留她也没用。回去休整一下,准备进攻皇城!”

“是!”

她抱着他回到树林的某处,迅速运功给他疗伤,他失血过多,身上被利剑捅了几处,伤筋动骨,一时半刻好不了那么快。

意红和滕扬来到了她的身边,意红捂着嘴巴:“王爷伤得很重。”

她点点头:“你先带他回去,我和大王还有要事办。”

意红赶紧点点头:“是!我一定会办好的。”

依薰儿看了滕扬一眼:“开始吧。”

这个时候,滕扬点点头,随即就飞上了树顶,依薰儿担忧地看了一眼滕越,便跟着滕扬飞至树顶。

而他看都没有看自己的弟弟一眼,他只看到自己的目标?

她盯着他手里面的冰盒,只看到寒气一阵阵地从盒子里面冒了出来。

“等到凌晨三点,才是最好的时机。”

那个时候的寒气是最重的。

他点点头,看了看脚下惨烈的战场,血流成河。

一个个有血有肉的人,都没有了声息。

依薰儿冷冷地道:“你喜欢战争?”
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他挑眉看了她一眼,“我看上去很残暴吗?”

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调侃,她觉得他更无情。

她冷笑一声:“下面的人都是你的子民。”

“牺牲这些,可以保护更多。”

他摸了摸冰盒,这个时候秋夜里面的寒风骤起,她看到誓的军队正在休整。

是的,他已经无路可走。

他背着血海深仇,他得到了兵权后,只有前进。

她低声问道:“你为何要灭灵族之人?”

“历代来的规定,到了我这代,灵族的人所剩无多,我可从来没有动手。”

他看着她一笑:“你不会是灵族的人吧。”

依薰儿愣了愣,冷着脸:“闭嘴。”

“这么凶,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灵族人。”

他漫不经心地说道,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。

“下雪后,空气就会好很多了。”

滕扬蠢蠢欲动,她看了看时间,也是差不多的时候了。

誓的军队在休息,他能够想到她得到了雪莲吗?

此刻的她忽然有点于心不忍,可是一想到誓一路屠城而来,死伤无数。

她咬咬牙,冷声道:“开始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滕扬打开冰盒,把雪莲拿了出来:“它足够让这十万人冻死吗?”

“刚刚够。”

她捧着雪莲,闭着眼睛,将内力源源不断输入雪莲内。

小小的雪莲如同获得养分一般,慢慢地生长,变大。

“天空变黑了!”

誓的军队在狂风中,发现了天变,他的心一沉,只看见树顶隐隐有一处白光。

她还没有走!

他拿起弓箭,向白光处连发了三箭。

此时,气温已经降低了。

“咻咻咻!”

滕扬一挥手,给她做起了一个屏障,箭居然进不来!

“好内力。”

他的眼睛发亮,笑了笑:“过奖。”

等到雪莲长得如同盆子一样大,滕扬一掌将它甩至云中。

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黑云滚滚集中在头顶,雪莲在云中旋转不停。

依薰儿的内力全部倾注在它的身上。

雪花飘飘。

“下雪了!”

“这什么鬼天气!”

誓的军营发生了骚乱,鹅毛般的大雪毫无预兆地飘了下来,每个人就惊讶地看着头顶上的雪,冷风嗖嗖。

雪大得让人睁不开眼睛,气温再次急剧下降,雪莲在乌云中疯狂地流动着,雪花飘飘,依薰儿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。

誓看着头顶,这雪,下得太疯狂了,不过一分钟的时间,雪居然到了膝盖。

到处白茫茫一片,树枝都被雪压得断了不少。

头顶那轰隆隆的声音,让军队的人显得焦躁不安。

“大人!我们先撤退吧!”

“退!”

就在军队有了意识要撤退的时候,气温再次急剧下降,树木都被冰包围住。

依薰儿收回内力,只看见雪莲已经具备自行运行的能力,它有灵性,知道自己要做什么。

此时的她身体直发抖,虽然有内力的屏障,可寒冷还是透了进来。

忽然,一股暖意包围了她。

她一睁开眼睛,是滕扬正紧紧把她拥入了怀里!

她捶打着他:“放开!”

“你内力耗得差不多了,不想死就老实点!”

此时的雪已经到了人的胸口,短短三分钟,这里就成了一个白色的地狱!

士兵们完全不明白何来那么大的雪,他们大吼着:“坚持住!”

“我们走出去就好!”

可是急剧下降的温度,让他们的皮肤和五官受创,而内力在冰雪的包围下也根本运行不了。

誓对着大家吼道:“坚持住!等赢了这场仗,我们就回家!娶个娘子成家去!”

年轻的士兵们一听,冷得发紫的嘴大笑着:“好!”

依薰儿在滕扬的怀里竖耳听着动静,她听到他的话,酸得眼泪就要掉下来了。

“兄弟们!感觉怎么样!”

“凉快!’

此时,雪莲依然在疯狂地造雪,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她看了看黑沉沉的天空,对滕扬说道:“它的威力,超乎我的想象。”

他点点头,并不言语。

他看着脚底下的人,一个个被冰雪覆盖,一个个在没有了声息。

即使他们身处险境,他们依然是傲然地站着。

五分钟过去,气温降到最低点。

树木上面的冰柱越来越大,雪已经漫过了敌军的脖子,誓清澈的眼睛,淡然的笑映在了她的面前。

------第46章 心殇------

还有娘跟她说过灵族的山山水水。

她忽然挣脱滕扬的怀抱,对着天空大吼:“你给我停下!”

藤野拉扯她,吼道:“干什么!”

她在狂风中吼道:“够了!”

她全身的血液沸腾,血液就像是一条滚烫的河流在奔跑,她跃至空中,滚滚黑云让她看不清雪莲的去向。

“危险,你下来!”

滕扬看着天空上的红影喊道,她冲进了云层之中,此刻雪莲已经被消耗了半朵。

残缺不全的雪莲正疯了似的在云里撞击着,风呼啦啦地刮刮向她,雪花密密麻麻地继续下着。

她的眼睛发红,右手的黑气急湍地流动着。

“中!”

她大喊一声,发出内力击中了雪莲。它“哐当”一声,便碎裂成片。

“啊!”

正当她松了一口气的时候,一道道闪电忽然从云层中劈下,她来不及躲闪,被其中一条伤到。

她重重地摔倒了雪地里,冰冷的温度一下子席卷全身。

滕扬急匆匆地跑了过来:“你怎么样?”

依熏儿倒在雪地上摇摇头,还能承受。

她看着他冷冷地说道:“你走。”

作为灵族人,她不需要王者的施舍。

滕扬不解,想要抱她回去,她吼道:“你走!”

“为什么!”

“滚!要不我杀了你!”

她的头发覆盖着片片的雪花,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在哀嚎。

他无言,皱着眉头离开了,依薰儿的左腿已经受伤了,被闪电一劈,现在还麻着。

她在雪地里爬行着,此时白茫茫的一片,根本看不到任何人。

“誓!”

她喊着他的名字。

他没有错,他不过是为家人讨回一个公道,她咬着牙在雪地里面爬行,她很快就来到了他站着的位置。

他整个身子都被埋在了雪里面,沉沉的,动弹不得,此刻天空还飘着很小很小的雪,他的嘴唇发紫。

她跪在地上,抹开他脸上的雪:“你给我醒醒!”

他微微地睁开了眼睛,似笑非笑:“你还不走。”

她的喉咙哽咽:“誓。”

他疲惫地闭了闭眼睛,又把眼睛睁开:“有你就不需要我了,好累。”

她一愣,不解他的意思。

“好累,不过......可以回家了。”他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只剩你了......好好活......”

“誓,清醒点!我和你一起回去!”

她含泪抹去不断落在他脸上的雪花,摇摇头地说道。

“如果有下辈子,我宁......化为尘土,起码有......一片土地接纳。不用......一出生,便注定......死。”

他喃喃自语般地说完最后一个字,紫黑的嘴唇便静止了。

除了飘飘的雪,万物都静止了。

她颤抖着,摸着他的脸:“回家,回家就好了。”

他的嘴角扯了一下便没有表情,像在笑,又像在哭,他如同家人那样看着她喝茶的模样。

他笑着说她真聪明的模样。他本来在军营时就可以杀她,可他没有。

他应该快乐地生活着,读书写字,娶妻生子。可是他没有。

他不坏,一点都不坏。

他故意让她了解阵营。

他故意让她了解千猛的弱点。

小雪飞扬,飞过她怒吼的脸:“不!”

雪林回荡着她哀嚎,惊起一地飞雪,拖着疲惫的身体往回走,全身都是冰冷的。

依薰儿瘸着脚极速地走着,她要远离这里,远离这白得没有一丝温度的世界。

回到秋芳林的时候,一声“哎哟”让她停了下来。

“你怎么还在这里!”

“小姐......我带着王爷,漂移不了啊。”摔了一跤的意红疼得咬着牙说道。

“等你回到皇城他都死了!”

依薰儿一把抱过滕越,有点沉并且有些冷。

“你看见大王了没有?”

“前不久,他急匆匆地走过了。”

君王无情至此。

“给我滚。”

“小姐......”意红委屈地看着她。

她的眼神越来越冰冷,抱着滕越忍住腿的剧痛奔跑着,把意红远远地甩在后面。

滕越,回去喝点药。就会好的了。

朝阳的光线慢慢地照了下来。

这里还是飘雪的区域,特别地冷,他的呼吸越来越弱,越来越不均匀。她带来的药都掉在了战场上,被雪厚厚地覆盖着。

滕越,你不能死。

她的腿神经剧痛,地面那厚厚的寒冰直攻心脏,她呼出的气息都是白的,忽然听闻怀里的他咳嗽了一声。

她皱眉,并没有减慢速度,反而更快地向前走着。

“薰儿......你回去吧。我想......自己是不行的了。”

他的皮肤都被冻坏了,嘴唇发黑。

她咬牙,不吭声,急急地奔跑着。一步,一痛。

依薰儿的内力本已损耗得差不多,现在用着仅存的一点内力奔跑着。

滕越知道这样下去的她,根本撑不了多久。何况这里离皇城还有半个城的距离。

“放开我......”

“闭嘴!”

他疲惫地昏睡了过去。依薰儿自此再也没有说一句话,她在冰冷的树林奔跑,越过繁华的街市。

所有的景物都停止了,她只看到眼前的相府。

依薰儿喘着气,直冲进去:“青梧,备热水!”

她和滕越倒在了相府的大殿,青梧一惊:“来人,备热水,备药!”

青梧和无一扶起了两个人,她着急地说道:“小姐,你怎么了,不要吓青梧啊。”

“白露松花丸,给王爷服八颗。无一,你点他天灵,帮他复原。快......”

“是!”

滕越凌乱的发丝垂到额前,依熏儿虚弱地笑了一下,我们还是回来了。

她的腿钻心地抽疼着,眼前一黑,便什么都看不过了。

而皇殿中。

一群大夫围着滕扬转着:“大王,挺住啊!

原来依薰儿被闪电劈中的时候,他前去想要接住坠落的她,可不幸被下一道闪电劈中了背部,重重跌落在雪地里。

他忍着剧痛要带她走,可她对他吼,要他滚。

滕扬用着最后一丝力气回到皇城的街市,倒在了大路中央,被路人发现才被速速送回皇殿。

他本想回皇城派人来接滕越,可是他想不到自己的体力不够支撑自己回到皇殿,现在的滕扬还剩一点意识,可是他眼里的落寞,映出了那个女子决绝的面孔。

等到依薰儿睁开眼睛的时候,她已经在自己的寝殿当中。

“小姐,你醒了。”

她皱着眉头看着青梧不认识一般,睡了一觉,头脑似乎有点不清醒了。

“小姐是在担心越亲王吗?亲王已经没事,刚刚被人接回王府休息了。”

她点点头,自己的衣衫都被换了一身干净的,她松了一口气,战争真的结束了吧。

誓的脸忽然在她脑海里面碎了。

“小姐,来喝口参汤。”桃娘捧着一只热腾腾的碗进来。

“不用了。”她揉了揉自己的左腿,硬邦邦的,该是受冻伤了。

桃娘劝道:“小姐还是喝一口,要不感冒可就不好了。”

“腿都废了,还要参汤做什么。”

青梧一惊:“小姐,你怎么......怎么没跟我说啊。你的腿哪里不舒服啊!”

青梧着急地掀开被子,只看到依薰儿的左腿都是青紫色的。

她含着眼泪道:“怎么办,怎么办。”

桃娘一惊:“小姐,这......”

“哪里有好的温泉。”依薰儿盯着伤腿,神色没有一丝悲伤。

“在皇宫里面,芸妃娘娘的后院里,有着上好的温泉。”

她眯了眯眼睛,那个在花园对她趾高气扬的宠妃?

“嗯,明天我们去趟皇宫吧。”

“小姐,我们现在就去吧!”

桃娘点点头:“这不能拖,小姐回来都已经睡了三天了。”

她一愣,三天?她以为不过一个下午。

外面秋风瑟瑟,她沉思了一下:“那去吧。”

青梧急忙说道:“我立刻去准备。”

很快,主仆两人就坐在马车赶往皇宫。

此刻大臣们正围着受伤的滕扬,不停地说着国家大事,要他做出主意。

此时的他刚刚从生死边缘上回来,正是力不从心的时候。滕扬疲惫地挥挥手:“你们都给我下去,这些事情迟点再议。”

众位大臣对视了一眼,叹息一声,只好道:“臣等告退。”

“大王,相府大小姐求见。”

他放下手里的茶杯,她来看自己?他的心里有着小小的欣喜。

“快有请。”

她一瘸一瘸地走进来的时候,滕扬苍白的脸看着她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依薰儿看到一身病气的滕扬,皱了皱眉头:“你怎么快要死的样子。”

她一点都不让人。

他坐在椅子上,浅笑着道:“大王是不会死的。”

“难说。”她看了看堆积如小山的折子,“我是来问你借温泉来用用。”

他皱眉看着她的腿:“治腿?”

她点头。

“裘福。”

“微臣在。”

“把通行牌给相府大小姐。”

“是。”近身侍卫裘福递过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小牌子。

她接过,转身便要走。

他咳嗽了一声:“也不说声谢谢。”

她回头冷眉一挑:“我这是因公受伤,理所当然。”

说完,她和青梧就离开了皇殿。

她果然是对他不闻不问的。

滕扬叹息一口气:“裘福,你去通知一下芸妃,这些天依薰儿要用什么便用什么,省得到时候又大闹一场。”

“是。”

他头疼地看了看折子,手都在发抖。在她的眼里,他似乎也不过是一个工具。

青花殿。

“哟,这不是相府大小姐吗?大驾光临啊。”

芸妃摇着扇子,捂着嘴笑道。

依薰儿也不看她一眼,只是往里面走去:“借你温泉一用了。”

“我刚才已经接到大王的旨意了,用就用吧,可别把里面给弄脏了。”

她磕了磕瓜子,心不在焉地说道。

青梧扶着小姐,给了芸妃白眼,然后说道:“小姐,我们进去吧。”

依薰儿用着深深的眼神看了芸妃一眼,这青花殿分外别致,而末离国最好的温泉也在她的殿内。

小白脸对她还是不薄的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黑妃毒医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48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6-11-23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黑妃毒医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4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