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:第6章 为我束发

 

------第6章 为我束发------

只是当眼睛睁开时,却又恢复了冷清的样子,现在的她只是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父母国葬的条件而己。

要求国葬父皇母后,这就是她答应他一切条件的原因。

丝带扯开,那完美的身子覆在她柔软的上面,当疼痛来临,姜落月狠狠的咬住了伏在她身上的薛楚寒。

薛楚寒却是很轻很轻的动着,不时的吻着她,让她可以暂时忘掉那之前的不愉快,果然在薛楚寒的带动下,姜落月的身体很配合。

粗重的喘息声,偶尔的娇吟声,将整个夜色都弥漫成了粉红色的爱幕泡泡......

当夜中慢慢的出现了一轮弯月,大帐中的温度则是早已经升高,升高,甚至是将那弯月也羞的不敢再睁开眼睛。

“过来!”不知道被第几次给做过去的姜落月,刚刚清醒过来,就看到自己正被薛楚寒环在怀里。

她只是失神了一会儿,就马上离开了那让她喜欢的怀抱,因为这是一场交易,纵使对象是她曾经最有爱的人,可是她却仍然感觉到这是耻辱。

很晚才睡的薛楚寒,感觉到怀里一空,顿时就已经清醒过来,那向旁边蜗牛移的人儿,正一脸伤感的看着他。

所以他才说了出来,姜落月的身体僵硬了一会儿,才又挪了过来,薛楚寒长臂一勾就将她勾在怀里。

“怎么不喜欢吗?那又为什么要同意呢?”

如果她不喜欢的话,他是不会勉强的,纵使现在的情形有些让人窒息。

“你是说失身与你吗?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吧?不是你安陵王薛楚寒,也会是别人,有什么区别呢?”

“非要这么说吗?”薛楚寒的心很疼,疼的他想要发火,可是怀里的人,在他一生气的时候,就是一僵,不得不又放弃了心中的怒火。

“这是事实啊,留着一个女人就是要让她感觉到难堪的不是吗?”

薛楚寒猛然坐起来,姜落月还在他的怀里,造成的后果就是盖在两人身上的薄被一下子掉到了地上。

姜落月身上的一块块紫色的青莓,让薛楚寒的眼眸不由的又再一次的火热起来,没有让她再离开一点,翻身又将那美妙完全的覆在身下,再一次的攻击一直持续到天亮。

连续几天的亲密接触,让薛楚寒甚至是形成了一种习惯,只要是事务一处理的差不多了,就会直接闪身到大帐中,因为姜落月在那里等着他。

不管他什么时候想要,姜落月都不会拒绝,只不过,那身子却是越来越僵硬,这点他自动选择了无视。

“你很不想看到我,那为什么不拒绝?”这是薛楚寒一起想要知道的,只要她反抗,她才是有活着的样子。

“我反抗会有效果吗?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己!”

“你......”薛楚寒很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,特别是从姜落月的嘴里说出来的,这说明他是很在意。

“王爷,晋王和二皇子到了!”外面有侍卫的禀报声,此时的他很担心肩膀上的脑袋下一刻就消失了。

安陵王每天都在大帐中做什么,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很清楚的,所以没有一个人愿意在这个时候过来禀报,可是他就悲催的不来也不行。

因为谁让他么的剪刀石头布,输给那几只了呢?

硬着头皮报完了,就跪在大帐前,等待着被王爷给摘了脑袋,这等待死的滋味可真是煎熬啊。

“嗯,让他们先在前帐稍等,本王一会儿到!”

“啊......是!”天啊,摸摸自己的脖子,还是安全的在的,看样子王爷的心情是不错的,呵呵呵,活着真好啊。

侍卫乐呵呵的走了,姜落月却是将被子使劲的往上拉了拉,薛楚寒在听到侍卫报事之后,就已经从床上下去了。

那完美的身材,让纵使已经被他完全纳在身下的姜落月也不由的红了脸,连衣服也不拿过去遮挡一下,所有的都在面前。

仇恨也蒙弊不了全部,姜落月的脸红了红,恨不得将自己全部都蒙在被子里,就在小脑袋全部都缩在被子里的时候,薛楚寒的唇角却是勾了勾。

“过来,替本王束发!”

“不要!”束发那是只有爱妻才做的事情,曾经的他们在那片属于他们的乐园也是这样的说起过。

“月儿以后你的柔发只有我可以触碰!”

“想的美,那你的呢?”

“替我束发,一生一世,不绵不休!”

那样的誓言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可笑,没有八抬大轿,就成了他的暖榻之人,没有那一身的红妆,两人最近却是夜夜生歌,她又何来的束发之情。

“过来!束发!除非你不想让那两人国葬了?”

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,姜落月在被子里只是僵了一下,人才慢腾腾的从被子里露出头来。

看着她好像是一个蜗牛般的动作,薛楚寒差点就破功了,要不是现在的情形不对,他也不会故意的难为她了。

姜落月看着自己地上那些被撕碎了的衣服,嘴角不由一抽,可是也不能就光着过去替他束发吧。

将床边的床单掀起来,围在身上,赤着胳膊来到薛楚寒的面前,拿起在他手里的木梳,然后开始慢慢的梳理。

薛楚寒则是看着镜中的人儿,在他的身后梳理着,很小心很小心的样子。

“王爷,晋王他们......”

“滚!”外面的侍卫被这一嗓子给吼趴下了,赶忙有其余的几个侍卫过来拖走了,这一下子就成了重伤,看样子这来剪刀石头布果然是必须要进行下去的。

晋王和二皇子已经在前厅等了半个时辰,因为王爷立了大功,才封为了安陵王,而二皇子到现在并没有那么大的职位,所以充其量也只是一个二皇子而己。

终于姜落月将薛楚寒的发完全的束了起来,此时的她则是累出了一身的香汗,以前也是学过束发,可是却从来都没有替别人束过。

薛楚寒的头发在她手里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几次,终于成型了,好不容易。

“以后多练练!”薛楚寒说完就大步出了大帐,在门口却是听到了他的吩咐。

“来人,侍候公主更衣,然后到大帐中来!”

“是!”从外面进来两个丫环,侍候着姜落月开始更衣,这次的衣装不是简单的衣妆,而是盛华的宫装。

看着镜中的自己,姜落月没有一点的感动,那里面的美她早就知晓,曾经的美只以为有他足够,而现在似乎有一些不同了,那些都变化了吗?

她很想要扑上去,使劲的问清楚:“为什么不是别人,偏偏是薛楚寒!如果要是别人的话,她还可以恨,可以直接在刚刚整改的时候就杀了你的,可是为什么偏偏是你呢?”

姜落月跌坐在镜前,手心里却是慢慢的滴落下来一些血渍,在她的手里有一个剪刀,是刚刚替薛楚寒束发的时候握在手里的。

------第7章 谁的意思------

她当时想的好好的,想要将他一剪刀刺死,可是当她听到那句关于国葬的事情。就只好不再下手了,父皇母后的国葬才是大事,既然连身体都送出去了,还有什么是不能忍受的呢?

手心里的剪刀一点一点的向里面刺着,可是姜落月却是连一个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看着那手心不断往下滴着的血,丫环都吓了一跳,可是谁也不敢多说一个字。

能对自己这么狠的人,对别人一定也不会心软的了。更何况刚刚安陵王才刚刚的吼伤了一个侍卫,她们可不会往上凑着了。

“带路去前帐。”

将手里的剪刀扔到一旁,站起来风姿万千的往外面走去,两个丫环不敢怠慢,在前面带着路,向着前面的中军大帐走去。

此时的前面大帐中,晋王已经坐在一旁,而二皇子萧城则是站在一旁,他是想要出去看看那个女人,可是奈何薛楚寒就是不发话,他在这里连出去也不可能。

“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,那个女人就是一个亡国公主而己,我带走你不正好去了一桩心事了吗?而且父皇也说过,姜落月的身份是不能杀的,难道你是有别的心思?”

“和你无关,不知道皇叔这次来是路过还是不小心走来的呢?要是让父皇知道的话,想必说不过去吧?”

这个父皇最小的弟弟,可不是面上看的这么的温和,否则其它的兄弟都死了,只剩下他一个人呢?

“楚寒不要介意,我等二人也是无意路过此地,一会就要离开了,只是那位落月公主真的不便让萧城见见吗?你也知道这个家伙的,他的心啊,就是定不下来。你父皇也不知道说过几次了?”

“是吗?不知道皇叔是不是也想要见见呢?”

“见不见的都无所谓,你也知道,我的年龄大了,怎么可能和一般的小年轻人一样呢?”

“是的,皇叔和一般人确实是不一样的!”萧城在一旁也听出来不一样的地方了,自己是一般人,怎么可能这样说?

而且皇叔对那个位子没有想法,他才想方设法的拉拢他的,可是现在听来,好像也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如果真的没有别的想法,那么也不会在自己说来这里的时候,直接就不跟着一起来了吧?

“行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了,既然......”

“落月公主到!”

“让她进来!”

薛凌尘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外面的侍卫彻底打断,薛楚寒则是看了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的表情,淡声道。

相比萧城的急切,一直坐在那里说着要离开,可是却一直坐在那里不动丝毫的晋王薛凌尘则就有些让人寻味了,

话音落,中军大帐的帐门被侍卫挑开,从外面进来一个女子,但见她身穿澹澹金枝线叶纹长变色长袍,逶迤拖地澹澹色刻丝金枝绿叶百花凤仙裙,身披啡色乌云豹碧霞罗。乌黑浓密的头发,头绾风流别致盘桓髻,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银杏花钗,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金掐丝的手镯,腰系绛紫撒花缎面绦,上面挂着一个石榴红银丝线绣莲花香袋,脚上穿的是宫黄色色乳烟缎攒珠鞋子,整个人一貌倾城,再见倾天下。

“落月见过大将军!”

“嗯,还不向晋王和二皇子请安!”

“见过晋王,见过二皇子!”不卑不亢的见过礼之后,就站在一旁,任凭着另外两人的打量。

特别是萧城,在看到姜落月的时候,两只眼睛就不够用了,想他萧城也不是没有玩过女人,可是这样的女人却是很少见的。

这个样子的女人,如果此时不是因为有着皇叔和薛楚寒在场,他早就已经扑上去吃干抹净了。

“皇叔我要带她走,现在就带走!”身体里的躁热怎么也压不下来,就连说话的时候,口水直咽,甚至是想要过来将姜落月的手握在手心里。

这是一种男人的占有欲在作怪,可是薛凌尘没有说话,因为此时的他不会将任何的自己这一面暴露在外面的。

薛楚寒则是淡淡的开了口:“落月公主如果想要跟着二皇子走,也未尝不可!”

没有一点的留下余地,似乎就是一个物品一样的,让她自行选择跟着哪个主人离开,这是一种明晃晃的侮辱。

姜落月咬咬银牙,不慌不忙的向着薛楚寒行了一礼才微微道:“落月乃一亡国公主,哪里有资格向大将军讨得此项殊荣!”

连国家都没有了的女人,再向别人讨得跟着谁离开,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了,更何况她还有事情没有完成,不能离开薛楚寒。

只是这样的薛楚寒似乎是想要将她赶紧的扔掉,让她的心情很难过,很心疼。

尽力的压抑着内心的痛苦,薛凌尘则是在这个时候,直接起了身。

“不耽误楚寒的事情了,我们先走了!”

“安陵王爷,这个女人给我了,其它的我什么也不和你争,怎么样?”

“二皇子好想法,不过这一切要听从父皇的旨意,除非你现在就有,否则请恕本王也无法同意你的请求!”

萧城还要上前和薛楚寒好好的说道说道,就被薛凌尘给拦下来了,他清楚,姜落月有着凤凰传说的预言,不要说是薛楚寒了。

就算是现在的靖国皇上也不会同意,让姜落月嫁给萧城,那未来可是一国国母,那么给了萧城,那岂不就是同意了萧城将来继承大统了。

这一点萧城也能想像的明白,可是被这样明着拒绝,让他的脸色很难看,伸手就要拉姜落月,姜落月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。

二皇子也是一介男子,只是在争执的时候,袖子被撕掉一处,那手上的雪白肌肤一块一块的青紫,却是将在场的两个人都震惊住了。

“原来楚寒已经先下手为强了,果然是好手段!”

“一个亡国公主而己,难道晋王有什么别的想法,他还不配得于本王暖床吗?”

一个问话将晋王给直接问住了,说不行,笑话亡国公主替安陵王此时的大将军暖床,那是何等的荣光。

说行,那么他刚刚的反问,只是为了要拿捏住薛楚寒的罪名,岂不是自己搬起石头砸中了自己的脚吗?

薛凌尘直接就向外面走去,萧城还有不甘心,也无奈,没有了皇叔薛凌尘的帮忙,他什么事也做不成。

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他们出来的时候,就是想着将要这一切都给看在眼里,可是却没有办法。

薛楚寒现在是大将军,一切行动都得听从他的,更何况他们两人也只是路过而己,难道要让靖国皇上知道他们是特意来的吗?

“落月公主后会有期!”

“恭送晋王,二皇子!”轻轻一礼,姜落月做的滴水不漏,在这三人的相争面前,她只是一个微小的人物,可是也不会以此来降低自己的身份。

就算是亡国公主那又如何,身份让她不容的向人低下任何头颅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61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7-01-14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孤君热宠落难妃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3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