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:第8章 我不疼

 

------第8章 我不疼------

薛凌尘深沉的看了一眼姜落月,这个亡国公主的脑子并非是世人所说的那等胸大无脑,倒是有一些气势,只不过,人已经被薛楚寒先行用过了,再想要去找纰漏也得再继续了。

两人离开,只留下另外两人的安静站立,冷冷的看着姜落月,薛楚寒的眼神如果要是能杀死人的话,此时的姜落月已经死过千万次了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回大将军,本公主不知道您的意思?”

“回帐!”

“不要碰我!”

“你再反抗,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!”

果然这句话非常管用,姜落月再也不动弹一下了,不是她不愿意,而是那自尊心在作崇,在后帐两人的鱼水之欢让她有些被辱,却也不会成为笑柄,毕竟那些人都是薛楚寒的人。

可是在这里就不一样了,那么些的士兵看着,薛楚寒抱着姜落月走出了中军大帐,此时的姜落月只有将自己的头使劲的埋在薛楚寒的怀里,就当成是一个驼鸟了,谁让她这么没有力气和气势呢?

本来还以为回到卧帐会接受薛楚寒的又一次轮番激情,可是薛楚寒却并未如她所想的那样,而是将她放在卧榻上,取来药,将她的手拿起来,一点点的沾着药汁,慢慢的擦拭着那流出来的血,直到周围全部都擦干净,这才又重新上了点药,慢慢的包好。

从始至终姜落月都没有一点的哼声出来,尽管那药力让她的手心很疼很痛,可是这比失去父皇母后相比轻的微不足道。

明明已经疼到心头,可是姜落月却并未哼出一下,薛楚寒的眉头一直都在皱着,姜落月手里握着剪刀他一直都清楚。

作为一个大将军,势如破竹的战胜,没有点脑子怎么可能做得到,对姜落月的所有小动作,他都看在眼里,可是却没有指出来。

包到最后,将她的小手握在大手里,任凭她再如何的收,也收不回去,最终只好无奈的放弃掉了。

“其实你在之前束发的时候,就可以将我杀死,动手的话就会直接解气也可以报仇,何苦还要伤害自己呢?”

难道你不知道伤害你自己,我宁愿你将那剪刀扎在我的身上吗?只是薛楚寒后面话并未说出口来,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早已经超过了许久,所以不需要说,也许彼此会明白。

只是现在的一切早就不再是和以前一样的存在,所以姜落月注定不会明白薛楚寒的良苦用心。

听到他说这样的话反而是冷冷一笑,顺势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,将上面的布一层一层的揭开,刚刚上好的药,全部都掉落在地上,那伤口又一次的浸出了血。

“现在杀了你,那我的大仇如何得报,我要让你看着,我是如何报仇的,又是如何将你的一切都去掉,然后再杀死你的!”

“好,本王等着!今天好好养伤,明日出发,放心本王不会再碰你的!身子脏了就要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!”

“谢王爷提醒,落月自然记得!”

没有张牙舞爪的让他滚,而是压抑着心中怒火的应了下来,薛楚寒的眉头皱了皱,然后恢复如常的离开了卧帐,他就是要让她清楚,她现在已经是自己的人。

那些有着别的想法的人,想要走这一条路,已经不可能了。

只是看样子姜落月并没有了解他的良苦用心啊,如果要是以前的话,她早就害羞的跑远了,可是现在......

两次回到中军大帐,所有的谋士和侍卫长都在那里等着议事了,晋王和二皇子来到这里,他们也知道,目的自然也清楚了。

向薛楚寒行完礼,分做两旁落坐,徐清赫然在第一位置处,纤纤则是站在离着薛楚寒很近的地方,当然这和姜落月的同眠共枕没法比。

纤纤的眼眸里都是伤痛,因为她也清楚姜落月已经成了安陵王的人,而她则是只能远远的看着,甚至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爹爹曾经救过他的话,这样近的距离也不会让自己站着。

“明日起程回京,都有些什么事就说说吧!”

“王爷,那位落月公主不知道要如何处理,毕竟他是伯国公主?”

“她自然要随本王一起先回安陵王府,一切听众父皇的旨意再做决定!”

“不可,王爷在下认为,那个落月公主虽然身为亡国公主身份,可是却不适合住进安陵王府。现在王爷已经是立了大功,被册封为王爷,九皇子也是一样的,在这时候万万不可被皇上认为有别的想法。”

“张侍卫的意思好像有些不妥吧,毕竟现在王爷已经认同了她,不住到王府似乎说不过去啊!”

说的比较委婉了,什么该死的认同,不就是王爷吃掉了吗?不过他们也都知道安陵王并非一个色男,更不是一个见到女人就往上扑的玩意。

纤纤姑娘跟着王爷几年了,可是从未有过任何的逾越之事,正因为王爷这样的心,才会让皇上另眼高看。

“不管亡国公主是否和王爷有任何的关系,不过就她凤凰之说这一点,就不可在安陵王府常住!这是大忌,王爷?”

“臣下认为......”

众人我一言我一语的说着,他们也知道凤凰之说的预言在天下可是全部都知道的,否则也不会第一个被灭掉的就是伯国了。

只是因为伯国出了这么一个公主,当然这也是一个出兵的由头,更何况现在这一切已经成了事实。

皇上还没有到达年老昏花的年纪,怎么可能容许他人现在就将那凤凰之女带到身边呢?

特别是安陵王爷就更不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出现了。

“够了,先带回去,请事父皇之后再说吧,还有其它事宜?”

一句话将这件事情就定了下来,因为以前的一切说出来都是无用之功,毕竟父皇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否则二皇子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过来,更不会那么容易的就离开。

“王爷落月公主是不是她过来和大家见见,毕竟大家只是在战场上见过一次,马上要进京了!”

纤纤的声音适时的传来,徐清的眸光闪了闪,并没有制止,薛楚寒也知道纤纤的想法,不过却仍然是点点头。

------第9章 乖我喂你------

这些都是跟着他征战的人,以后时间有的是,不过却也不会再给他们有任何的时间相处。

“让姜落月过来!”

“传姜落月到大帐!”

姜落月垂着一只手很快就来到大帐,她在卧帐里并未休息,身上的宫装也没有换下来。不是她不想换,而是她的手不方便,反正薛楚寒晚上也不会再折腾自己,所以就懒得换了。

没有想到的是薛楚寒让她第二次又进了中军大帐,进来一年有不少的将军谋士都在两旁坐着,至于闲置着的座位并没有看到。

“落月见过大将军!”

“嗯起吧!”薛楚寒在上面淡淡的说了一声,让人看不出来他此时的想法,姜落月站在一旁,未曾开口,甚至是其它的人连看也没有看一下。

“臣徐清拜见公主殿下!”

“不必多礼,请起!”姜落月对这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子淡淡的开口,仿佛那个跪她之人并非是她一般。

她不解这个谋士为什么要跪自己,不过也不会多么的为难,她来到这里,没有位子坐,而其它的人都是眼睁睁的看着,这不就是最好的为难了吗?

“谢公主,公主的救命之恩,臣不敢忘怀!”

“嗯?哦原来是你,过去的事情无所谓,国亦不国!”国都没有了,还有什么救命之恩呢?

徐清却并不在意姜落月的话头,他仍然是一礼深深的施下。

“徐清不才,两国之事不多做评断,不过公主也是一个聪明之人,所以还请公主放宽心,王爷不会将公主弃之于不顾的!”

“嗯!”只是应了一声,这些话她还有什么可说的吗?已经是这个样子了,以前的一切都让她再也不能去想像,可是在这一切既然成为过去的时候再次有人提起,任她再如何的想要掩饰也是不可能的。

“一个亡国公主而己,有什么可骄傲的,我们徐将军可是安陵王驾前最得力的干将,你竟然看不起,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

另外一个坐的稍微往下的谋士在这个时候看不惯了,徐清竟然对一个亡国公主下拜,就已经很扬这个公主的气势,人家还放在眼里。

简直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。

“确实没有什么可骄傲的,戏也演完了,不知道大将军是否可以让本公主回去了呢?”

“嗯,回吧!”姜落月如同来时一样的向薛楚寒施了一礼,然后走出中军大帐,只是在路上却是滴下来些许的血渍。

众人闻到血腥味,看过去,滴滴嗒嗒的一直从门口到门内,那位置正是刚刚姜落月所站的地方。

他们就算是长年在战场上的人,也不由的心头一紧,这位公主可是向来双手不沾阳春水的,怎么竟然流了血还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,直到离开也没有一声的怨言。

“现在看到了?”

“是!”众人都应道,只是还是有人不解,出来向薛楚寒施礼说:“王爷徐将军乃我等大将,为何要对一个外族的亡国公主施以大礼,这有损于我军的样子啊!”

“有损,王爷请听在下一言!”

“讲!”

“是,谢王爷!徐清自认为有恩必报,就算是仇敌也不能忘恩负义才是。而对公主的大礼,则是建立在她还是一个公主,而且是一个有着凤凰之说的公主!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嗯,就这样吧,后所有的人都要一样的行礼,不可造次!”

“是,属下告退!”

下面的将领们一起离开,只留下了徐清和纤纤仍然站在两旁,薛楚寒闭了闭眼睛,这才说:

“纤纤此事本王不想再多说一个字,以后自己注意!你们也回去休息吧,明日回京!”

“是,纤纤知道了!”

“是!”徐清也应道,只是他未随着薛楚寒离开,而是站在了原地,纤纤的脸上很失望,表情一览无余,王爷总是不会在意到她。

就算是说出来,也只会被无言的训一声,她很希望能够注意一下自己,哪怕就是生气了,向她发火也是可以的,可是总归是要失望了,因为现在的王爷甚至是连一个眼神也不会投过来。

“其实王爷的心没有人能猜得出来,包括你在内!”

“和你有干什么关系,管好你自己就行了,还有,不要再跟着我!哼!看以你就烦!”

是看到我烦吗?还是因为王爷的心思不在你的身上,所以才会如此之烦呢?

纤纤明知道这样说会伤了徐清,可是她就是不能管得了自己,和徐清也认识了好多年,他是王爷的左膀右臂,而自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而己。

这次如果不是因为徐清自己也来不了这里,因为伯国所有的人从上到下都处死,甚至是连一个丫环也没有留下来。

当时她想尽了办法想要跟在王爷身边,安陵王却始终没有点头,直到徐清道出来,在一路上,公主也是需要一个女人的帮忙才会让她跟着来的。

纤纤说这话的时候,只是一时的话赶话,刚说出口就有些后悔。

走到门口的脚又停了下来。

“那话不是对你的,不过我的事情你不要再多管了,在王爷的身边,哪怕就是死我也心甘情愿!这样的心情你不懂的!”

是不懂,还是不想让自己懂呢?

徐清很想告诉她,王爷和公主之间是十多年的感情,就算是现在的他们是两国的对战,或者是有一天,两人有了天大的仇恨,他们之间也不会让别人有一点的资格进入到里面去。

这就是他们的感情,否则王爷也不会那样的对待公主,就算是公主嫉恨他,他也一样的要了公主的身子。

并不是不爱,而是因为爱的太深,只有让公主成了他的人,以后不管是皇上,还是别的人,再想要利用姜落月的时候,都要先想想他薛楚寒。

这样虽然是会让一些有心人利用,就好像刚刚离开的那两位,晋王其实并非看起来的那般温和,而二皇子更不用说了。

这么多年以来,一直都是在小心的对付着这些人,正因为有着这些人,所以王爷才会一直都将事情做的比较的到位。

纤纤离开了大帐,徐清则是转身来到了自己的侧帐,里面只有他一个人,只是现在却多出来一个人。

“王爷,属下去别的帐篷休息!”

“不必,本王只是找你聊聊天而己,坐吧,不必拘礼,明天回去之后,你就不要在府里呆着了!不管公主去哪里,你都跟着去,其它的事情本王会安排好的,一定要保她无漾!”

“谨遵王爷吩咐!”

“嗯,早点休息吧,纤纤还没有开窍,你早点下手,免得被别人得了去,失去了再怎么努力也都是无用功,就好像是现在换的我一样!”薛楚寒话里话外太多的无奈,可是这也是他自己选择的路,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现在的姜落月也许已经不在他的身边了。

至此,对于自己的选择,他无悔!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仍然会做如此的做法,伯国早晚都会覆灭,与其落在别人的手里,倒不如是自己亲手去做。就算是恨,也让恨他吧?至少心里会有他这个人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61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7-01-14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孤君热宠落难妃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3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