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:第12章 穴位被封

 

------第12章 穴位被封------

“何太医到!”

“刘太医到!”

“快让他们滚进来,快治!治不好,你们全部都给本王赔葬!”已经过去三天了,姜落月仍然在昏迷当中,就连皇上将太医院的太医都派来了,也没有任何的用处。

这些人此时全部都跪在门口,一个也不敢离开,皇上可是说了,一切全部都由安陵王做主。

而何太医和刘太医则是已经退出了太医院,由于年纪大了,两人都过了八十,可是现在也被皇上直接给请来了。

说是请,还不如说是让御林军去硬派来的,谁让安陵王疯了似的,将全城的大夫全部都关进了安陵王府,这三天一过,城里的人都敢怒不敢言的。

他做皇上也不容易好不好,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姜落月一直昏迷不醒,这两位才被皇上给拾掇来了。

两人正要行礼,被薛楚寒给直接制止了,指着床上的人儿,何太医和刘太医也不再坚持,他们本身年龄就大了,两人向着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姜落月。

一袭的白色睡衣,显的整个人都如同是出水芙蓉一般,可是那脸色却是非常的不好看。

因为那有着层层的黑气,这也就是说明,这个人也就没有多大的活头了。不是因为别的,这层黑气一般人不会有,只有一种人容易有,那就是没有了活头的人。

两人相视一眼,然后小声的说了几句。其中胆大一点的刘太医则是站了起来,来到旁边的薛楚寒的身边,何太医则是拿出了银针,暂时堵住了姜落月的太阳以及中枢两处大穴。

直接呼吸结束,惊的在场的纤纤也是一凛,这是直接给治死了吗?

那两处大穴一封,时间一久,哪个人还能活着啊?

“安陵王爷,小老儿有几句话想单独和您说说,不知道可......”

“其它人都退下!”

“是!”包括纤纤在内的所有人都退了下去,只有何太医和刘太医在屋子里。

“王爷这位姑娘是没有了生机!”

“说明白点!如何治?”

生机是何意,薛楚寒当然是明白,姜落月竟然不想活了,所以才没有生机的吗?

刘太医点头,也不再继续的绕弯子,想来安陵王爷也确实是想要救活这个姑娘吧。

真是年轻人啊,就不能有事好说好商量的。

“让这个姑娘能够得到自己最想要的,如此也许她还能醒过来,此时再过十二个时辰,如果再醒不过来的话,就只有准备好事了!小老儿也是无奈!”

“王爷,两处大穴封住了,就是封住了里面的意识神经,找到姑娘的喜好之处,就可以将针取出,然后开始说一些她感兴趣的事情来刺激她,以便让她及早的清醒过来!”

“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

“小老儿两人只想出这一个办法!”还不知道管不管用呢!

薛楚寒点头,他知道姜落月最在乎的是什么,也知道什么可以让他能清醒过来,可是却不愿意说出来,因为那样的话,也许现在是可以清醒了,而在此之后呢?

她会永远的离开他,甚至是连见也不愿意再相见了。这就是他不想说出来的原因,不过现在为了能留得住她的性命,也只好就这样的作了。

何太医将穴位上的银针取出来,两人则是一前一后的退出了房间,薛楚寒差人去九王府请来了九王爷薛暝,两兄弟呆在卧室里,一呆就是一天,除了出来简单的吃两口饭菜,去方便之外,两人就没有出来过。

一连到了第二天的早上,薛楚寒和薛暝仍然对着床上的人继续的说着,他们将从认识姜落月开始一直到现在的事情全部都说了一遍。

特别是关于三人最开心的那一段时间的,只是姜落月仍然是没有一点的清醒的样子。

“大哥怎么办啊?时辰马上就要到了呢?呼吸也越来越弱了,这一到下午的话?”

所谓阳极午时,即为午时的太阳是最毒的,而到了午夜之时,阴气就是最重的,人在那个时候也极易离开人世。

“月儿,那圣旨你只看了一半吧?后面是皇上已经同意,要将伯国的皇上和皇后以国化合葬之,至于其余的几个国家也是一样的处理!真不知道还是只装作没有看到,难道你就是想要看着你的父皇和母后仍然是担心不己吗?”

“落姐姐,流泪了!”

果然这就是她心底最深处的心事,薛楚寒有些心痛的握着她的手,那手早就已经冰凉一片,不过现在能流泪,想必也听到了吧?

兄弟俩继续说着话,都是围绕着,他们彼此的那些过往,而在床榻上的姜落月则是始终都安静的听着,泪,却再也没有断过。

在外面候着的太医们,则是赶紧的过来看看,在细细的诊脉下,得出的结论就是,落月公主已经清醒了意识,只需要静养即可,切不可再受任何的刺激。

刘太医和何太医两人毕竟是年纪太大了,所以开好方子,就让府里的府医拿着,如果有什么别的事情,就再去府里叫他们。

府医则是一直在门外候着,又是五天过去了,床上的姜落月终于睁开了眼睛,脸上的泪水则是早就被薛楚寒给轻拭了个干净。

他不会让姜落月脏乎乎的,哪怕是她不清醒的时候,薛暝则是红着眼睛盯着刚刚睁开眼睛,有些不适应光线的姜落月。

“落姐姐,我是小九啊?你怎么都不理我!?”

“你怎么来了?我这仍然是在做梦吧,在梦里就看到你了,一定是的,呵呵,怎么可能还会遇到薛暝呢?”

说着,姜落月又一次的闭上了眼睛,泪仍然不止。

薛暝无奈的撇了撇嘴,这都和自己开始说话了,还说是自己做梦,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。

姜落月又昏迷了将近两个时辰,而这两个时辰里,可怜的薛暝也被薛楚寒给赶回了九王爷府,原因就是:大夫说了不能再受什么刺激,刚刚一看到你就直接昏迷了,所以你还是回去吧。

薛暝就算是再抗议也无效,他也看得清楚,刚刚确实是因为自己,姜落月一清醒就又睡了过去。

薛暝一步三回头的依依不舍的离开的安陵王府,直说到第二天再过来看姜落月。

在当天的府里,薛楚寒看着奏折,不时的拭着姜落月的额头,偶尔叹息一声,两人能闹到这样的地步,就连他也没有想到呢?

“月儿乖,起来喝药了,一点也不苦哦!”

姜落月迷糊间,又被扶起来一点点的喝着药,舌尖被温柔的触碰,然后药汁缓缓的进了自己的唇里。可是仍然是好苦啊,好像又回到了很小的时候,那个时候的她身体就不怎么好,只要是吃药,保证会哭。

后来认识了身为质子的薛楚寒,他手里拿着一包蜜糖,待她喝完药之后,就会给她吃一颗。

以至于到后来的姜落月最喜欢的就是喝药了,因为可以见到薛楚寒,还可以吃到他亲手喂给自己的蜜糖。

药喝完了,可是蜜糖却始终没有到唇边,姜落月不乐意了,嘟起了唇,小声的嘟囔了一句:“我要蜜糖!”

刚要将她放下来的薛楚寒一听,无声的摇摇头,唇里含了一个蜜糖,慢慢贴上那柔软的唇,果然姜落月很心满意足的含住了,然后一个加长版的吻慢慢的形成!

“你......放开我,唔!”怎么可能放下来她,连续半个月的昏迷,薛楚寒更是一个好觉也没有睡的踏实,当时他真的在害怕,担心她不会再清醒过来。

姜落月的闪避也没有任何的用处,在迷迷糊糊之间,身上的衣服已经被一双狼爪给慢慢的剥光,当身上有着小小的重量时,下面也完全的被喂饱!

第二天的清晨,一道灿烂的阳光,从窗子躺进来,照在两个紧拥着的人身上,姜落月一睁开眼睛,看到的就是那放大版的俊脸,不由的脸一红,想要离开,被搂在她双腰上的大手一抱,搂的更紧了。

“你放开我,人家还有病呢!”小声的抗议着,可是薛楚寒却是好心情的笑了一下,却并没有放开。只是闭着眼睛道:

“不放,人家可是已经好多天没有睡一个觉了,这才刚要睡,又被你缠着一晚上,现在搂着睡一下就不行了?乖,再睡一会儿,好累哦!”

------第13章 抢夫君------

“我们是仇人你放开我,我不喜欢和你......唔!放开!”薛楚寒却就是抱的紧紧的,而且还又一次的睡着了,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,姜落月也不再继续的挣扎,也许这是他们在一起最后的睡眠了吧?

想来小手轻轻的抚上那俊逸的脸庞,这张脸早就已经深深的映到了心底,只是却从来都没有这一刻让她心情不平的。

那么久的意识飘荡,甚至是让她有一种感觉,或者自己已经死掉了,也正因为这样的感觉,所以在清醒过来的时候,才没有马上的发飙,而是任由自己的心底作崇。

和他在一起,总是会将自己想要做的完全的忘掉,哪怕是有着杀父杀母的深仇大恨,也是一样的。

“薛暝让我转交给你一封信,你看看!呜,好累哦!好软哦!”

接着又抱着姜落月继续的睡了过去,姜落月过了好一会儿,才睁开眼睛,将那手里的信展开来。

“落姐姐我好想你,过几天我就去安陵王府陪你哦,大哥欺负你的话,我会替你欺负过来。还有就是最好的惩罚办法就是嫁给大哥,然后我们就可以每天都欺负他了,他也是有着苦衷的,到时候我再偷偷的告诉你哈!薛暝!”

看完了薛暝的信,姜落月则是抬起了唇角,薛暝总是那么的纯净,不管在什么时候,都是一样的,对薛楚寒和自己也是一样的喜欢。

那是一种来自心底的亲近,可是姜落月却在心底小声的说了一句:对不起!

她有着自己需要做的事情,也许现在还不能回复,以后更不用说了,将信塞到一旁的被子下面,再次的进入了梦乡,这一次就让自己彻底的融入一次吧。

在姜落月没有看到的地方,薛楚寒则是看着那淡然的脸色,有些担心,这样的她太过的安静,甚至是没有一个表情,让薛楚寒有些不安的预感,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。

姜落月的心在慢慢的思考,然后似乎也是一样的睡着了,已经均匀呼吸了的薛楚寒在这个时候,却是睁开了眼睛,而后又继续的进入了好眠。

却没有想到,姜落月的意识却并没有进入睡眠,而是想着以后要怎么办?

薛暝的话,薛楚寒的话,以前的一切一切,她都听的清清楚楚的,可是国仇家恨,却是不能丢弃,注定着她和薛楚寒在一起的日子不会太过的开心。

那就换一种活法,为了报仇而活着,薛楚寒早晚我们都是仇人,不杀你,只是因为我要更好的报仇。

两个有着不同想法的人,相拥着再一次进入了梦乡,在梦里他们很幸福,同样的是那片熟悉的桃花之地,两人相视而笑,不需要任何的言语,就可以将彼此全部都相映而出。

第二天又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。

姜落月想来的时候,只感觉身子有些沉,想来是昨天晚上薛楚寒一次又一次的激烈得来的。摸摸身边的地方,已经冰凉,显示着那个人离开了有好久了吧?

有丫环服侍着起来洗刷之后,简单的吃了一点。

“圣旨到!”一个尖锐的公鸭嗓子的太监高声的喊出,安陵王府上下的仆人全部都跪倒在地,而姜落月是病好后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“......召伯国公主姜落月晋见,落月公主请吧!”

“待本公主换一套衣裳,还请公公稍候!”

“得嘞,公主请!”

对着一个已经失势的公主,可是皇宫里的公公也是人精,能在安陵王府住这么久,两人的关系从以前的青梅竹马到现在的日日共枕,是个人都能猜得出来结果了。

没有必要因为一点小面子,就得罪安陵王吧?

待到姜落月再次出来的时候,已经完全的换好了宫装,而这个时候的她也是全身的华装,公主出行,盛世隆重。

“只要你想,我无怨无悔,随着自己的心说吧!这次父皇是想要为你赐婚,对象你自己选择!走吧!”

“起驾!”

说话的是随后回来的薛楚寒,他今天并未前去上殿,而是赶着去买了一些桂花糕,这些都是姜落月最喜欢吃的。

姜落月坐在轿子里,手里握着刚刚递进来的糕点,伸手粘了一点,很甜很香很涩。

泪水慢慢的渗出,姜落月将那糕点又放了回去,现在已经是选择了以后的路,这糕点的味道也不再如以往了,苦笑了一下,将眼角的泪直接拭去,而刚刚嘴角的糕点则是一点点的吞咽下去,似乎是毒药一般。

“到,请下轿!”

“伯国公主姜落月到!”

“伯国公主姜落月到!”

一遍一遍的附和传达,让金殿上的众位大臣两眼都盯着殿角处。那个一来到靖国之内就开始病着的公主,不知道此时来这里会提出来什么样的要求。

因为在此之前,靖国皇上可是已经下了圣旨,伯国皇上和皇后已经按照国葬的规定已经下葬,而且还给了姜落月一个方便。

原因,那当然就是靖国皇帝,杀了人家全家,还要给自己京城中的人们一种假象,对待亡国公主都能这么的大度,那么更何况是他们自己了。

和着简单的仪仗队终于进了宫门,金殿上的靖国皇帝正在听着众臣的禀报,而由薛楚寒和太监一起迎接而来的姜落月,则是眼观鼻鼻心的一起到了金殿之上。

“姜落月拜见靖国皇帝!”公主之礼高贵而又不失气质,看到这一幕的众位大臣,全部都是出了一口浊气,难怪是有着凤凰之说的预言之人啊?

“免礼!来人,赐座!”

“落月谢座,落月来到靖国京城已经有月余,身体一直都不好,对皇帝陛下着各位太医前来医治,落月是感激不尽!”

脸上说的是感激,可是事实上脸上却是一丝的感动也没有,与其说是感谢,倒不如说是她水土不服来的直接。

靖国皇帝也是被说的脸色一黑一白的,不过他很快就直接反应了过来。

“落月公主可是有什么想法,可以直接和朕提,毕竟咱们曾经也是盟国,无需客气!”

“是吗?那落月就先感谢皇帝陛下了,落月的愿望就是希望找到自己最能依附的人,然后了此一生,还请皇帝陛下能恩准!”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61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7-01-14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孤君热宠落难妃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3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