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:第24章 请旨赐婚

 

------第24章 请旨赐婚------

姜落月却并不这么看,这碧波谭是皇上亲赐的地方,再加上此时的美影很好,从薛楚寒和薛凌尘随意进入就能看得出来,在这里可以还有别的皇亲国戚,只是隐藏于暗处他们不知道而已。

小丫环所说的话,也许是道听途说,也许只是自己臆测的,可是却也足够让周围的人知道,晋王府并不似表面上看的那么和谐。

而她以后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,比如说拉拢个小丫环,经常的将这些事情说来听听,她心里也有数,不至于被算计的时候,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姜落月走的很快,有两个丫环在一旁扶着,薛凌尘则是站在原地看了许久,直到姜落月的身影消失,脸色这才特别的阴沉下来。

那个在梦里出现过很多次,朝着自己伸出双手,双颊绯红的丫头,此时却是离开了,而方向更是和自己背道而驰,越想越有气,想说的一句没说,不是不想说,而是薛凌尘在这里,他根本就说不出来。

薛楚寒刚要离开,就被薛凌尘给拦下来。

“安陵王碰了我的王妃,就这样的要离开了吗?”

“她还一日没有嫁到你晋王府,她就不是所谓的王妃,更何况现在你的王府里,还有一位王妃吧?”

“这就不劳你薛楚寒费心了,本王是特意留下来提醒你,以后见到婶婶要行礼,而不要再有非份之想,在她身上的男人只有我可以!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你想轼叔?”在靖国,这轼叔一说可堪比轼父之意了,薛楚寒紧紧的握了握自己的拳头,将自己的怒气往下面压了压。

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姜落月,还没有和她解释,所以还不能和薛凌尘闹僵。

“她是我的女人,早早的就刻上了专属于我的烙印,而你永远都是下一个,永远都是。哈哈......哈哈哈!”

一阵的狂笑,召示着薛楚寒的心是多么的愤恨,他早就想过会有N多可能,她的选择,她的要求,甚至是她会求自己将她留下来,报仇将自己刺伤。

可是唯独就没有想到过,她会做出来这样的荒唐之事,姜落月真以为薛凌尘是为了她这个人吗?

只是眼下又能如何,板上订钉的事情,必须尽快的向皇上请一道圣旨,让他们延后完婚,这样自己还能争取一些,让她可以再回到自己身边,砝码才能重一些。

“你不会再有机会的,本王马上就会去皇宫请皇兄的择日完婚旨意,薛楚寒她的男人以前是你吗?以后还是你吗?依本王来看,不见得吧?哼!”

“不见的也是事实,你也知道,皇叔看样子真是年纪大了,记忆力老退了,有必要让那些御医开个药方好好的补补!呵呵,楚寒告退!”

头压根就没有低下来,转身离开,碧波谭这次没有来对,可是他却不得不离开,在四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气息,暗卫也向他打了暗语,再不了离开会有些变化。

薛楚寒自己倒是不担心,他最担心的就是姜落月,聪明如她,慧淑如她,可是不会半点武功在这里就是一个废物,如果没有她头上的那个凤凰如雪的传说,也许现在的姜落月早已经随着伯国而去了。

“薛哥哥,你就这样的走了,那个女人怎么办?你?”

“大哥我去将落姐姐叫回来,让她和我们一起回府,在晋王府怎么能比安陵王府好呢?”

“站住!我伤了她,所以需要送一些补品,九弟就差人送进去,最好是安排一个人贴身照顾!她不会想见到我,先这样吧!”

姜落月不愿意见自己,薛楚寒说的时候是没有表情,可是心却是在滴血,只是让她一个人在晋王府他还真是不放心,本来是打算让纤纤去,可是纤纤却离不开自己的身边。

那就只有让老九派个人去了,老九和姜落月很贴心,也许可以借那个人的口多劝劝她,至少不要傻的自己将自己送入狼嘴。

“那我去呗,大哥你看啊,我和落姐姐最好了,而且在皇叔那里,也不会有人对我怎么样的?”

“你去不合适,你有自己的王府,去那里父皇会起疑心的!”

“不会的,我就说我想落姐姐了,要和她一起玩捉猫猫,玩累了呗!父皇那里我去说,你放心好了!”

薛楚寒沉默了下来,薛暝则是知道这个样子的大哥就是同意了,他们三个在一起的时候,那么开心,可是为什么现在却是变化这么大呢?

他一定要让落姐姐回到大哥的王府里,实在是气大哥,那就让她去自己的府里住着,反正早已经给她备下了单独的院子,这下正好用上了呢?

想想薛暝就有些小高兴,想着能快点的去到晋王府里面,可是薛暝也知道这事情是不能急的,至少要先过了父皇的那一面。

父皇现在还在位子上,只有他可以压得住皇叔薛凌尘,薛暝的小小年纪也早就已经将现下的局势给了解的门清。

“王爷就这样的放他们离开吗?”

“还有下次,现在是白天,不能一下击死他,恐怕会有别的变化,来人,备马,本王要去皇宫请旨赐婚!”

薛凌尘很好心情的大声吩咐着,薛楚寒的步子微微的停了一下,随即接着快步离开了碧波谭。

“是,王爷!”

薛楚寒vs薛凌尘,平,谁也没有捞到多大的好处!

晋王府的后花园亭子里,正坐着三个穿着华丽的女人。

坐在正中间的女子,皮肤不是那么的白,现在听到了刚刚得来的消息,脸色更是有些黑的不能看了,那一身的大红裙袍让其他的人都知道,这就是晋王府的原王妃。

“你说什么?真有此等事,王爷怎么可以如此糊涂,那个公主为何偏偏要选王爷啊?”

一个杯子从手里滑落,马上有丫环清理下去,在晋王妃身边的大丫环赶紧的又递上一杯新茶。

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晋王竟然会要请旨娶姜落月,那可是娶,在王府里只有正妃才能配得上娶的。

当时的她进门的时候,可是经过了很多的头卡,才坐稳了晋王妃的位置,这面前的两个小妾也算是最识相的,这么些年以来没有一个自己生育的。

其余的自然都去到极乐世界了,她不会容忍自己的丈夫有别的女人的孩子,晋王悲哀的直到现在,虽然是已经有了三房妻妾,可是却未曾有一个孩子。

------第25章 既来之则安之------

原因自然就是因为这个晋王妃无法生育,而她也不放心让其他的女人生下晋王的孩子,没有人说明,不过巧合的就是,所有怀孕的人都会死的很离奇,让人根本就查不出来结果。

晋王后来也就不再查了,甚至是绝了再纳侧妃的想法,本来她以为皇上的赐婚圣旨未下之前,王爷会去向皇上请旨不要这门婚事。

毕竟姜落月可是凤凰之星,现在收下她,岂不是给整个晋王府带来灾难,她仍然是不放心,让人悄悄的打听消息。现在消息是打听来了,却是惊的她自己连那么烫的茶水喝下去,烫起了一嘴的泡都无从察觉。

“王妃姐姐这可怎么办啊?听说啊,皇上可是依着公主的身份让她进的宫呢?”

先接话的是一个身着粉色衣裙的女子,她是晋王的小妾茹儿,向来唯晋王妃之命是从。

本来晋王爷每个月到她房里的次数,一个巴掌能数得过来,大部分时间都被晋王妃给占着,这要是再来一个王妃,还是公主,那还有她的日子吗?

为了自己,也不能让王妃点头。

“是啊,臣妾也听说了,王爷本来没有答应的,可是后来......那个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狐媚术将王爷的心给勾起来,竟然将她直接接到府里来!”

另外的一个穿着绿色衣裙的小妾艳儿也出声声讨着,她可是不敢说晋王怎么样,晋王的手段比晋王妃只多不少。

不过那个没有过门,已经被王妃当成心尖刺的女人,就可以说说了,一个亡国的公主有什么可得意的。

两个女人的话,说的晋王妃很受用,她也不希望晋王爷再娶一个进来,自己本来就不能生养,可是姜落月不一样,她的一切没有比她更清楚的。

谁让他们是表姐妹呢?

姜落月的身体很好,从小就非常受伯国皇帝的宠爱,可以说是要星星摘星星,要月亮盘月亮,非常非常的喜欢她。

再加上琴棋歌舞赋样样精通,特别是谈得一手好琴,更是人间少有,天上绝无的,这样的女人进了晋王府,还有她的活路吗?

她的心都是晋王爷的,别的女人可以进来,可以通过她的慧眼,就如眼前的这两个女人一样,知道她们想要的是什么,除了孩子之外,别的都好说,要什么给什么。

姜落月一定会有孩子,而且有可能还很快,这是每个宫廷里的不传之秘,她能很确定,所以就更不能让姜落月进门了。

只要是晋王爷不去请旨,那么就不会有这个事情了。

“你们二人进去好好的打扮打扮,今个儿王爷回府你们要用心的伺候,如果不能出去上朝的话也好,王爷已经很累了!有本妃在,不会难为到你们的!”

“是,王妃姐姐,妹妹马上就回去!”

“谨遵王妃姐姐教诲!”

两个小妾眉开眼笑的离开了亭子,只有一个晋王妃,脸色仍然是黑黑的。

在一旁的嬷嬷走过来,轻轻的替她捏着肩膀,边小声的说道:

“王妃,依老奴来看,为何要将王爷推出去,留在自己的院子里不是更好,看那两个女人乐呵的,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吧?王妃你又这么难过,何苦呢?”

“嬷嬷,我也想,可是不能。我不能让人说出来晋王府的闲话,那样的话,外面的人会怎么说本王妃,他们会说是我善妒,所以才不想让王爷迎娶姜落月的!她何德何能,现在已经是亡国公主了,还这么的受男人爱戴!我的心里只有王爷一个人,不能让她进我晋王府的门!”

“王妃所言甚是,是老妈想的不周到了,王妃回去早早的歇息下吧,王爷回来也能看到王妃的好脸色。”

“也罢,走吧!”

亭子里恢复了安静,留下的则只是一旁仍然随着风在来回摆的花朵和树叶,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。

只不过晋王妃想到了所有的过程,就是没有想到结果并不是随着她所想的去那样的发展,晋王薛凌尘压根就没有回府,直接就去了皇宫。

请旨很顺利,所谓君无戏言,在殿前已经下了旨意赐婚,现在晋王前来讨成婚圣旨,也是在情理之中的。

当晋王妃看到明晃晃的赐婚圣旨时,则是双眼恨恨的看着薛凌尘,终于隐忍的泪终于滴落了下来。

“月儿先行回去院子休息罢,有什么需要的,就让丫环前去置办!”

“是,落月告退!表姐保重身体!”

“哼!”晋王妃的心情可以说是很不好,自己这个在晋王府这么些年的王妃,都必须给王爷施礼,而她竟然大摇大摆的就走了,仅仅只是点一下头就行。

关键就是晋王爷竟然没有要怪罪的意思,还那么好言好语的让她离开,这更是让晋王妃觉着将来有些忧虑,所以也并没有给姜落月一点好脸色,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情。

姜落月也没有等着人家给,在两人很小的时候,就没有真正的玩在一起过。

更不用说现在是来和她抢这个王妃之位了,那就看晋王爷怎么来处理吧,她并没有这样的闲心。去和晋王妃和好,十几年的感情差异不是现在下子就能完全的愈合的。

更何况晋王妃的所想就是自己来抢她的丈夫,怎么可能会和好,让他们自己去处理会更好。晋王妃看到姜落月竟然离开了,不曾像自己想像的,她会和自己聊聊以前的事情。

“王爷您是怎么想的,就这么的让她入府,那臣妾怎么知会其他人啊?”只是说算不得数,晋王的想法在她来看,才是天,是她的一切!

“不需要知会,平妻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?也只是临时的,只要是等到那个位子一坐稳了,到时候皇兄自然就不会管那么多了,姜落月想怎么处理,还不是你这个皇后来说明的吗?”

“真的,王爷不敢哄骗臣妾!”当皇后那两个字从薛凌尘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,晋王妃的眼睛都放光了。

皇后之位,母仪天下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接受皇宫三千的每日请安朝拜,想想都让晋王妃的心头热了几热,可是后来想到了姜落月,不由的又冷下了几分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61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7-01-14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孤君热宠落难妃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3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