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:第34章 前王妃找茬

 

------第34章 前王妃找茬------

那些被薛凌尘免跪的下人们,特别是向她这个前王妃请安的喜婆和丫环,此时也是一脸的兴灾乐祸。

前王妃在王爷面前是不错,可是对他们这些下人,却从来都不会当人的,否则也不会将因为新进门王妃的怨,撒在她们身上了,请安都不让起,活该在地上那么久,王爷也不看你一眼。

除了姜落月所说的话,这些人的脸上,哪一个都是一种想要让她马上离开这里的表情,小妾们想要上位,而踏着她是最好的。

少一个主子比多一个要好的多,而且她今天的所做所为,如果要是让皇上知道了,不说是诛九族,最轻也是杀无赦。

故意损坏皇上所赐之物,那就是不将皇上放在眼里,这*的罪就算是晋王也不会担下来,谁来担?

姜落月是不可能,那几个小妾也早早的躲了起来,只有自己,怎么就不能压抑自己的怒意,刚刚的得意忘形,让她很是后悔。

面无表情的让两个丫环扶了下去,薛凌尘则是挥手让其他人也退了下去,两个小妾高高兴兴的离开了,姜落霞被处罚,她们怎么看都是一个好事。

待到众人都下去了,姜落月的手被人握住,她想也不想的就抽了回来,可是却没有抽得回来,抬头看过去,是薛凌尘。

“本王知道你心里难过,可是这些都是身外物,王府的并不比皇上的差,不要难过了。过来坐!”

“谢王爷!”

“王妃,快起来,地上多凉啊,本王......”

“九王爷驾到!”

“九王爷还请驾稍等,容小的回报一声,哎呀!”

“回报个*,这么多人围着我落姐姐的院子是想*什么,小心尔等的*头!”

薛凌尘的话被外面一闹,然后紧跟着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,随后薛暝就从外面走近来,扫视了一圈,将视线确定在姜落月的身上。

那眼睛里的心疼是满满的,一点也没有任何的隐藏,快步来到姜落月的身边,伸手就要扶起她来,可是而何他人太小了。

尽管姜落月是个女子,可是也不能小看了*人的身量,更何况姜落月根本就不可能让薛暝将她扶起来。

晋王还在面前,尽管薛暝还是个小孩子,可是这说出去也不太好听,今天可是自己的*喜之*,就和当朝的九王爷有染,晋王的面子上不好看,以后的事情也就更不好办了。

朝着薛暝苍白着小脸,摇摇头:

“无碍,九王爷莫急,来人,扶本妃起来!”

“王妃,小心!”

晋王的心由刚刚的不*,现在感觉好多了,姜落月并没有让他的面子上不好过,毕竟她没有顺势起来,薛暝仍然是黑着一张脸。

自己如果不是在这院子中安了人,到现在还不知道落姐姐出了事情,这要是不来,那岂不是要在地上坐好久了,那可是不行的。

姜落月站直了身子,朝着一侧深施一礼,只不过这是向有些疏离的晋王施的礼,然后走到一侧的单椅子上坐下来,本想要和她坐在一起的薛凌尘,则是双眸一暗。

扶着她的胳膊也落了下来,背于身后,慢慢的握紧了起来,她的心里仍然是没有自己的,他的本意是要和姜落月一起来到中间的座位上。

以此来正她的王妃之位,要是姜落月看他的眼神里,有着疏离,还有着埋怨,难道是因为对前王妃的处罚太轻了。

薛凌尘不解,不过也可以一试,女人总是会有的,指了指旁边的位子,看向薛暝。

“九王爷是要一起坐下来看看本王的家事,还是先回客院休息?”

“皇叔本小王可是不敢回去了,这才拜完堂多久啊?落姐姐就背人*在地上,不知道的还以为落姐姐家没有人了。我就坐在这里看着,还有谁敢欺负我家姐姐。真要犯到本小王的头上,小心别怪本小王无情!”

说完,还不忘记丢给姜落霞一个狠辣的眼神,可是这么狠的*子,在转眼却就成了*眼睛圆瞪,一看还像是真的生气了,只是怎么看怎么萌。

姜落月则是对这*的薛暝有些无语,这个小家伙也越来越会装了,在皇家里有几个是以真正的面目示人的呢?

就如那个曾经在最心底的他,曾几何时不是这*想的,而如今不也外如是吗?

想到此处,姜落月的心情变的更差了,脸色也更加的苍白,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因为心痛而出来一点的声音,这是她作为伯国公主的最后一点尊严。

薛凌尘倒也不介意薛暝坐在旁边,只是当姜落月因为薛暝的一句话,而满脸的轻松,随即看向这边时,又变成那苍白无力的*子。

让他的心顿时就清醒了,原来是真的嫌弃自己吗?或者是因为处罚姜落霞太轻了,想想心就平和了。

“姜落霞竟然自恃身份,恃*而骄,殴打王妃,此罪不可免,立即逐其王妃之位,贬为小妾,独居寒梅院,无其他因由皆不得外出。本王会亲启皇上,来人,将小妾姜落霞带下去好生看管!”

“不,不,不!王爷,你不能,一*夫妻百*恩,您不能,不能......”

“既然事情已经处理完,那本王就先去前厅待客,王妃早点休息,今天晚上本王要去皇宫请旨,晚了就不过来了。”

“送王爷!九王爷天气忽热忽冷的,还请小心*,也早点回去休息吧!”

“落姐姐我,好吧,你要小心点。有人欺负你,就来告诉我!”

姜落月只好点点头,其实她最担心的就是薛暝,在这里可谓步步心机,薛暝却是一个心思非常纯洁的孩子。

就算是知道薛凌尘的心思,他也一*的不会多想些什么别的,有什么就说什么,与其是看着他多说多错,就不如早早的让他回去休息了。

自己现在也已经真正的嫁给了晋王,那明天就让他回去自己的九王府吧。

姜落霞现在则是已经痛不欲声了,早知此时何必当初啊,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。

果然姜落月的脸上表情也淡下来很多,还有一丝的红晕展现而出,让看到此景的薛凌尘的*就是一热。

只是她不冷不热的*子,比较刚才要强多了,至少晋王薛凌尘自己的感觉要好,姜落月也确实是有点感激薛凌尘,就将自己的结发之妻这*的直接贬为小妾。

甚至是连一个机会也没有给她,这和自己又有何甘,早就说过不要来找自己的麻烦,倒是薛凌尘能做到这一步,让她也很吃惊。

在成亲之前,两人早就已经说明了,互相利用的两个人,早晚是要各走各路的,不过后来一想也就释然了。

可以废掉,也可以再重新立起,姜落月脸上的红晕,则是因为她看到了自己手上的那串手链,那还是薛楚寒在梅花源内,用天蚕丝线亲手为她编织的。

直到现在才看到,想着也许是时候摘下来了,只不过摘了两下并没有成功,薛楚寒说过,这天蚕丝会随着人的长*而增长,当时并未在意。

现在看来,还真就是如此的,戴着就戴着吧,她可不希望让薛凌尘看出来些什么,再怀疑下来也就是麻烦了。

薛凌尘站起身来离开,薛暝也被姜落月几句话给哄的站起了身,他可不希望看到落姐姐累到了,却不及休息,*哥知道了会扒了他的皮的。

走在路上,薛凌尘还在想着刚刚的一幕,姜落月的*子很明显的,就是不想和他坐在一起,整个房间里就只有两个单椅,其它的都是双人椅。最基本的也应该坐在最近的榻上,而姜落月选择的却是,一下子想到了两个人最初所说的话,薛凌尘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很黑很黑。

难怪她一直都没有什么表示,是真的嫌弃自己了,抬起头来看到天空中偶尔飞过的鸟儿,明显的是很*,只可惜一只羽箭过去,就已经没有了。

薛凌尘让人备了轿子直奔皇宫而去,果然如他所说,这一天他并没有再回到落院,姜落月很放心的自己过了一个新婚之夜。

前半夜的失眠睡不着,让她直到后半夜才昏昏沉沉的睡着了,只不过,当第*天丫环来请安侍奉的时候,姜落月在房间里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。

丫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就赶紧的唤了*丫环过来,王妃在来的时候,只是一个人,*丫环也是在府里现安排的。

“王妃,小的是紫月,现在奴婢进去侍候您吗?”

“怎么回事,落姐姐到现在还没有起来吗?”

“九王爷安,奴婢正在询问,只是您还是先请去前厅,你在这里王妃会惹上闲话的!”

“闲什么......好吧,有事情就来找本小王!”

薛暝只是特意路过的,他也不能真的在这个院子里,昨天是有薛凌尘在,他才能坐下来,现在薛凌尘也没有在这落院里,他要真的赖在这里不走,会给落姐姐惹来麻烦的。

看着他高兴的离开了,紫月很惊讶,没有想到,九王爷这么好说话啊,然后她就将门打开,进了房间。

薛暝只所以高兴,自然是有原因的,不管是什么,今天落姐姐是起晚了,那么自己就可以直接提出来,以后就一直呆在这王府里了。

竟然让他听到晋王今天已经请了两道圣旨来,一道是去掉姜落霞的王妃之位,这个他早就知道了,而另一道则是和他有关系的。

晋王竟然以着府里不便有客为由,王妃无事就要请九王爷回去,这正好,落姐姐无事才怪。

他*哥可是派人送来了信,落姐姐昨天一晚上都不曾睡好,半夜又起来淋了一个凉水澡,能好吗?

薛凌尘早早的请了圣旨放在*厅正中间供着了,只待所有人来齐,他就好宣旨,看薛暝还有什么能说的。

只是他前脚还没有迈出书房,就已经有一个丫头跌跌撞撞的来到他的脚跟前,噗通就跪倒了,不是紫月还是谁?

------第35章 高烧不退------

她一进到落院的王妃居室,在榻上的姜落月根本就没有醒,本来还以为是睡过了点,只是在替王妃掖被子的时候,才发现王妃的脸有些不正常的红。

伸出小手探了控额头,将她惊的腿差点就软了,太烫了,难怪怎么叫也叫不醒,竟然发起了烧。

“报王爷......王妃她,王妃,她她发烧了,现在已经晕了过去,不醒人事!”

“什么,你们是*什么吃的,还不快请御医!”

薛凌尘也不管薛暝了,快步来到落院里,此时已经有人来回的端着盆子,里面的水也是一盆换了一盆。

伸手试着确实是很烫,甚至是带听到姜落月偶尔的说一句:

“父皇不要丢下月儿......月儿好可怜。”

“在这个世间没有人疼月儿了,好难过。”

一声一声打在薛凌尘的心间,让那原本已经动摇的心神,再次涟漪*开,御医很快就被接进了落院。

连礼也免了,让御医赶紧的替姜落月来看看,御医来的一共是四个人,这眼前的可是晋王新娶的王妃,哪知新婚夜还没有过,就发烧了。

人事不省,就连皇上一听都是直皱眉,这可是不敢再耽搁下去了,让太医院的人打发了几名资格最老的御医过来。

几人把脉之后,来到外室,和薛凌尘回道:

“回王爷,老朽看王妃的脉像,是有些心事积压于内,不能抒发才引导起的积滞。心事太重,劳肺伤神啊。”

“快开药啊!”

“已经开了,只是王妃以后不能受气,否则可能会加重病情!”

“只这一点吗?还是有别的,饶尔等无罪,有何话直说无妨!”

御医们听到薛凌尘这*说了,好像也放心不少,看向四周确实是没有外人,无非就是说,王妃的心情不好,再加上脸上有一些伤,心情郁结是正常的,只不过最后小声的,又向晋王走近了一些说:

“王爷,王妃的*本来就很弱,这长此以往,可是会不易*的。那可是未来的......老朽话有些多了,告退告退!”

“吾等去看看煎的药!”

“下去吧。”

薛凌尘知道他们的意思,姜落月可是凤凰之身,那么她将来生的孩子,定能将这*任彻底的拿下,那这个江山不还是在自己的手里。

此时他也担心起来,昨天就应该直接说将姜落霞给除掉的,想来还是太心软了,这要是万一真的不能生育了,那么以后的晋王王府岂不是有一些障碍。

就连薛凌尘自己也没有在意到,自己竟然是将姜落月视为这王府中的真正的王妃来看了,将来是什么*的,有谁能知道呢?

御医们说的话是会诊之后所得出来的,看*子姜落月的*还真的是挺弱的,昨天来到前厅的时候,就看到有些弱不禁风,可是也没有想过,挨了一巴掌,一晚上就烧成了这个*子。

薛凌尘在落院内并不是没有安排人,可是都是在室外的,哪个暗卫有几个及时胆子敢*屋子里盯着,那怎么着也是前公主,现在的晋王王妃。

借他们几个胆子了不敢,更何况还有丫环们站在外面听宣。

是乎,他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,在姜落月的房间时有一盆水,早早的就让丫环给倒了,没有注意那水有一些少,因为姜落月在晚上的时候,直接将脑袋置入冷水之中,只有这*才能更长久的保留着自己的清白之身。

不为别的,只是为了要让他放心,虽然这一切都只是白做而已。

“王妃,王妃,可是听到我的呼唤,睁开眼睛来看看我!”

“王爷王妃的手指动了呢!”

“哦,是吗?月儿月儿......”一声声的呼唤似乎是来自很遥远的地方,姜落月的眼睛慢慢的睁开,只是很模糊的没有看清楚。

面前的人什么情况是薛楚寒,又似乎是薛凌尘,她才上眼睛过了一会儿,这才又重新睁开,明亮的双眸里有些不解。

“我怎么了?你们怎么都在我的房间里,天色如此晚了,来人,更衣!”

“不用那么急的,月儿有什么心事吗?”

“没有!”姜落月直接就说了答案,薛凌尘并没有忽略到她那隐*的咬着唇的模*,这*的她更真实,比冷冷清清的*子,也更加让人喜欢。

不由的握着姜落月的手,任她想要抽回去也是不可能的,一个病中的人儿,怎么会和一个力气无比*的晋王相比呢?

握着她的手还轻轻的拍着,希望可以让姜落月感知着自己的存在。

“没事的,以后在这个府里就是你最*,谁也不敢再对你怎么*的,昨天是本王想的太简单了。放心我已经请旨来了,姜落霞被剔除族谱,永不为妃,这是皇上赐的旨意,放心了?”

“让王爷为难了,月儿无以为报,因为月儿无娘家人所*,倍受别人的说道,身子也太不争气,让王爷担心了!”

楚楚可怜的*子,看的薛凌尘的小心肝更是跳的欢了,埋怨着他的话,却是让他这个向来自*狂傲的晋王,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暖心。

毕竟一个刚刚烧的如此糊涂的人,在这个时候说的,自然全部都是真心话了,又嘱咐了几句,看着姜落月咬牙喝下去药之后,这才离开了落院。

并让紫月以后就安心的侍候王妃,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来报于他所知。

姜落月不一会就睡下了,虚弱的*需要时间来烘养着,薛凌尘则是向前厅走来,此时的薛暝正坐在一旁。

“备膳!”

“皇叔,落姐姐怎么了?”

“以后要叫皇婶婶,好点了,发烧很厉害,小九啊,先回去吧,月儿*不好,不能总陪着你玩!”

“不要,本来我是打算回去的,可是落姐姐第一天就被人欺负病了,我不放心!你要不让我住,我就去告诉父皇,你纵容府里的小妾打落姐姐,让父皇拿你治罪!”

“你,这是晋王府,岂容你胡来*”

“皇叔,我不会胡来的,我只要看着落姐姐好好的就行了,过不了多久,落姐姐安好无事,我自然就离开了。你这里都没有什么好玩的,让我多呆我也呆不住啊?好皇叔好皇叔......”

“好了,就这*吧,可是你自己说的,月儿一康复,你就回自己的府底!”

“嗯是的!”

到时候的事情只能到了那个时候再说了,也许落姐姐提前就跟着自己走了呢,可惜的是薛暝从来没有想过,这一留下,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晋王府,直到他彻底的离开这个美好的世间。

何苦呢?薛楚寒也难过,不想和他*,那为什么还要选择嫁给他,何苦要为难自己,身子受了凉,可是有人在身旁。

薛楚寒手里握着刚刚才得到的消息,将那张纸握的粉碎粉碎,仿佛是将其想像成了自己,她如此的糟蹋自己的*,可是有想过他的感受。

心却在这个时候回到了以前,这*的她说明心里仍然是有着自己的,就算是伤及自己,也不愿意让他这个已经是身外人的人难过,是这*的,对吗?

“来人,就按照这上面去做!”

“是,王爷!”

安陵王府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,就连丫环清理庭院,都不敢太*的用力,王爷这几天的冷气压,将他们一个个的都吓着了。

就连经常在王爷身边听差的徐清,也因为一句话不适,被送进了刑司房,到现在还没有出来,听说是被关在里面去了。

现在王府的人可谓是个个自危,唯一一个能安然行走的就是纤纤了。

她知道薛楚寒为什么这么*脾气,可是她的心情就是好,姜落月终于嫁出去了,在王爷身边的女人就只有自己,这*的好事,怎么可能不高兴呢?

徐清一定是又说了什么话,让王爷生气,所以才会被罚去了那里,也好,让他好好的长长记性,免得整天的惹王爷生气。

“王爷,这是我新煮的安神粥,您尝尝可是合着口味,这可是我花了一天*的功夫才熬出来的呢?王爷?”

“放那里,你可以走了!”

“可是,好吧!”

纤纤想要看着薛楚寒将自己送来的东西吃完,看着心爱的人吃自己煮的东西,是多么赏心悦目的事情啊。只是薛楚寒并没有这*的好心情,纤纤一出来,他一挥手,从暗处出来一个黑衣人。

端起桌上的碗,三两下就喝了,然后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,又消失不见。

纤纤再来取碗的时候,发现里面一滴未留,在书房的四周也没有见有汤汁的洒落,心情更甚了,这是说明王爷已经开始喜欢自己煮的这些粥了,以后要多煮点才行。

岂不知,那个刚从安陵王府出来的人,正好在换衣服,突然之间‘阿嚏’‘阿嚏’的打起了喷嚏,难道是要感冒吗?

不对啊,刚刚喝汤的时候不觉得,想来是那碗汤有效果了,果然纤纤做什么都好吃,只是她的眼里从来没有过自己。

徐清换好了衣衫,这才快步离开,向着晋王府的后门而去,作为一个如此深得安陵王认可的人,怎么可能会被送去刑罚,因为他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只是有的事情他只能知道,却不能去做。

姜落月在房间里往头上浇冷水的时候,他就在身旁,薛楚寒和他说过,姜落月睡觉的时候喜欢穿着衣服,所以让他安心的就在房间里盯着。

一定不能出现任何的问题,而当看到她的那个举动时,也是惊住了,现在的天气可是寒冬,水本来就凉,更何况是放置了*半夜的。

后来他发现了那在两颊处的清泪,也就了解了,公主的心里仍然是有着王爷的,只是......

何苦呢?

姜落月在这几*里总是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什么人给盯上了,可是反复的寻找,也没有见到院子里有别的人,就放下心来。

如果要是那个在暗处的人,想要对自己有加害之心,早就动手了,这几天,她可是一点的力气也没有,而且只能安心的养在了院子里,很少出来,连续七天己过,这身子才好了一些,行动起来也方便了许多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61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7-01-14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孤君热宠落难妃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3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