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:第36章 花园中的醋意1

 

------第36章 花园中的醋意1------

“王妃这园中的花可真漂亮!”

“是啊,摘几朵泡茶喝吧!”

“是,王妃,您坐下来,让她们去吧,快午时了,太阳有些毒呢!”

“还好!”

说话仍然是有些接不上力气,姜落月应着,看向晋王府花园里的这些花,品种非常多,在是在这个季节里,就当属几盆*和梅花开的最盛。

今天是一个没有风的*子,就让丫环带着她出来走走,倒也不会显的那么的累了。

几个丫环叽叽喳喳的摘着花,王妃虽然是一个静*,可是每当看到他们*声谈笑的时候,脸上总会有一种淡淡的笑容。

这是王爷特意给她们的权利,可以在府里*声说话,只要是王妃高兴,她们就另外有赏。

在拿到一人十两的赏银时,也就真的越来越不管规矩了,王爷疼护王妃,她们跟着沾光,还不用太过的拘束。

只是这个*子的场景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的。

“哟这不是王妃姐姐吗?本宫给王妃姐姐请安了,哎呦,这搁人的石头,王妃姐姐的*可是好些了?”这不小心被搁了一下,就不用行跪拜之礼了。

“那些丫头真是不知好歹,竟然敢在这里*呼小叫,来人啊,给我拉下去每人赏打*十*板!”另外一个则是直接将目光对准了那些丫环,打*看主人,也要看主人有没有能耐了。

“王妃饶命王妃饶命!”

“慢着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王妃姐姐,她们目中无您,竟然在您的面前*呼小叫,这是丢了晋王府的脸面,如果要是传扬出去,那岂不是要让人家看晋王府的笑话?作为王府的女主人,本宫可是不能看到这*的事情出现,还不拉下去。”

“慢着!”

“王妃姐姐?”

“来人,掌嘴!刑因有三,一见到本王妃不行跪拜之礼,*一个小小的贱妾,竟然还胆敢在本公主面前自称本宫,三本公主的贴身丫环,也是你等能轻易动得了的?嗯?”

“是,艳夫人对不住了!啪啪啪......”

一阵的巴掌声响过,艳儿的脸已经没法看了,那几个在采着花的丫环也不敢动了,一个个的吓的脑袋缩着。

这两个小妾的手段她们可是听说过的,差点就没小命了,她们不会任何功夫的小丫头,要是被打*十*板还有命在?

可是她们的王妃怎么会这么的威武啊?竟然让人打艳夫人,她自从进来府里,可是从来都没有受过这*的委屈吧。

艳儿也惊了,就算是再怎么不对,也不应该这*的啊,连忙看向在一旁的茹儿,希望她可以帮自己说说情,可是让艳儿失望了,茹儿在一旁一句话也不敢说,生怕将祸事引到自己的身上来。

反而是看到这*的艳儿,她的心则是雀跃了起来,现在王妃的*不利索,姜落霞在那个冷冷的院子里,不知道死了没有。

现在只有自己和艳儿了,现在她被打成这个*子,也没有别的女人再来和自己争*了。想到此处,她更不可能开口了,脸上的笑意则是很讽刺的让艳儿看到了。

有点儿终于明白了,这是被利用了,本来也只是想着姜落月*不好,生气也没事,她们可以直接离开的。

却没有料到结果竟然是自己被打成了这个*子,现在就算是想要说话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只能发出一种呜呜呜的声音。

嘴巴被打歪了,说话连风都不漏,能说出来正常的话也就奇怪了。

“这是教训,以后少在本王妃面前转悠,否则下次就没有这么轻松了,下去吧!”

“是,王妃,茹儿能带着艳姐姐一起走吗?”

“嗯!”冷冷的一个单音节甩给茹儿,现在知道叫艳儿姐姐,也没事,艳儿现在很恨很恨,对姜落月的恨却是轻的,最恨恨的就是茹儿。

她看到自己挨打了,竟然也没有派人去送信给王爷,甚至是连一句求情的话都没有说。

茹儿没有注意到艳儿的眼神,她本就没有想过要替艳儿求情,你骂的时候挺*,都没有让自己骂一声。

现在倒是很幸运的发现,刚刚只是嘴比较慢是没有过上嘴瘾,可是现在则是有些安心了,多亏是没有,要不现在被打成猪头的就是自己了。

恨意就从她的心里开始滋生,扎根,直到以后她会疯狂的报复......

“王妃可是累了,回去休息吗?”

“没事,王府本是一方很安静的乐土,却偏偏有这些执念的女人,王爷也确实是挺累的,可惜本公主身子太弱,帮不上王爷什么忙!”

“王妃有心,王爷一定会很高兴的,回吧王妃,您身子骨弱,可是不能让这*头再给激着!”

“嗯,那就回吧,嬷嬷不要这么小心,我是*人,没事的!”

“这些都是老奴应该做的,王妃不需要客气。”

嬷嬷也许是上了年纪,在说话的时候,无不有着*溺的味道,姜落月知道原因,这位嬷嬷是薛凌尘的奶娘。早就不服侍人了,在此之前还见过几次,对她的印象还算是不错,只是她拜堂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她,还以为她不会来管事了呢,倒没想到今天陪着一起出来转了转。

直到自己生病了,她才又来到院子里照看着,心也比其它的人要细的多,姜落月是一个人家对自己好,她就会百倍对之的人。

没有多少的公主架子,人长的漂亮,而且话里话外的都是心疼着晋王,让老嬷嬷听了也很欣慰。

晋王爷这么多年以来,只是和前王妃走的近,可是她却不喜欢那个女人,太偏激,而且直到今*,也没有让其他的女人给王爷生下来一个孩子。

所谓无后为不孝,晋王年纪虽然不是太*,可是和晋王一*的朝中子孙,哪个会有三个女人,这么久了还没有一个怀上孕的。

非常不正常,作为忠于晋王府一生的奶娘,就特别的看不惯这个女人。

其实也不为别的,就姜落霞没有让府里有子嗣这一点,她是就够了被休的范围了,只是晋王每次都护着她,所以在得知了晋王在将姜落霞废了之后,她马上就从自己的小院子出来。

和薛凌尘说明,以后就侍候公主了,为的就是要让她早点的怀上子嗣,这王府里的子嗣可是*事,薛凌尘劝了一会称也就同意了。

奶娘的心很细,也能盯着点姜落月。

现在看来,果然自己的眼力界好的,姜落月虽然是贵为一国公主,可是现在的她急需要一个人来保护,能选择晋王那就是她的福气。现在说话不经意间都是晋王,那以后的*子她就可以放心了。

只是这小身子虚弱的紧,可是不能再受到什么风寒了,所以很是直接的请姜落月回院子休息,也已经没有了看景的心情,倒也很配合的回到了落院。

姜落月有个午睡的习惯,不想要让任何人来打扰,在所有的人都退下的时候,向里面侧着身子的她睁开了眼睛。

没有一丝的困意,她只所以要午睡,只是想要算计着自己的事情,现在好像是要做接下来的事情了。

姜落霞是被永久除去王妃的头衔了,她不可能再到处的乱走,可是那两个女人,就像今天这*的,仍然是会坏了自己的计划。

本来不想对她们怎么*,可是对自己没用,还要来捣乱的人,她也不会太过的放任,想着她们*人在离开时候的恨意,想来以后的*子里,也是很热闹的吧?

又想想那个似乎还在跟着自己的影子,放心的翻了一个身,平静的睡着了,想要将计划行使的最自然,那自己就要让人看不出来什么。

睡熟后的姜落月不知道老嬷嬷看到她是真的睡熟了,则是*待了紫月好好服侍着,她一个人则是来到薛凌尘的书房,有侍卫直接就请了进去。

老嬷嬷在府里的威望可是挺高的,他们也不解,以前就算是前王妃,嬷嬷也不会多看一眼,更不用说是贴身侍候了,这次竟然去侍候那个亡国的公主。

好像还很喜欢的*子,主子们的事情,他们也就是猜测猜测。

薛凌尘听到门响,还以为是侍卫来报事,可是当看到的是老嬷嬷时,连忙从书案桌后面走出来,扶着老嬷嬷要行礼的*。

早早的就和嬷嬷说了,不需要行礼的,更何况现在也没有别的人在这里,只是嬷嬷却不愿意每次都要行礼。

今天可能是心情好,被薛凌尘拉住了,也就没有再继续下去,随着他一同坐在了旁边的矮榻之上。

“嬷嬷您怎么来了,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?”

“我好的紧,哪里会有不舒服的,那个落月公主确实是不错,身子不好吧,还整天的惦记着你,不要再让那丫头难过了,否则我也不会原谅你的!”

薛凌尘无奈的只好点点头,嬷嬷能这么高兴,他的心情也能放松一些,就从母妃走了之后,嬷嬷一直都是郁郁寡欢的。

现在才有一些高兴模*,他可是不会泼冷水的,在外面的晋王和在嬷嬷面前的晋王,那绝对不是同一个。

“我倒也想啊,可是连面都碰不着,怎么能得罪,是刚刚?”

“可不是吗?那两个狐狸精竟然在王妃面前自称本宫,还要打王爷亲自派给王妃的几个丫环,王妃的好心情啊,全部都被她们给破坏了。我就是来和你说,不要让王妃生气!”

“尘儿知道了,奶娘您要不就不要过去了,我会派别的人去的,您这么*年纪了,我也不放心!”

薛凌尘最在意的就是这位嬷嬷,在很小的时候就待带着他,直到现在,也是该享老的时候,怎么能让她再侍候别人。

更何况不审姜落月,他和姜落月的一些事情,还没有*,而且两个人能走到最后吗?这一点,就连他自己也不能下定决心。

老嬷嬷可不这*想,她认为能侍候真正喜欢自己带*的晋王的人就是幸福。

“有什么不放心的,我很好,那可不行,别的人可是不懂怎么照顾人。以后月儿要是怀孕了,这府里有谁能去照顾,有我在,我倒要看看那个臭女人还要怎么*让你的孩子一个个的丢掉!”

------第37章 花园中的醋意2------

“嬷嬷,这和落霞没有关系的!”

“怎么会没有,别以为我不知道,前两个小妾都已经有四个月了,全部都不慎滑胎,你不要说全部都是巧合,这*的人早死早安乐,我先回去了!”

薛凌尘只好让侍卫关老嬷嬷回去,说者无意,听者却是有心的,薛凌尘想起了曾经自己最喜欢的两名小妾,在告诉自己怀孕时候的高兴心情。

当时奶娘也在,只是在第三天上朝回来之后,就发现两人的院子起了*火,没有一个能逃得出来,全部烧的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查到最后什么也没有查出来,从这以后,他就很少纳妾,只有她们三个,难道嬷嬷说的是事实吗?

想到这里,薛凌尘一抬手,就马上有一个黑衣男子跪倒在他的脚边,示意他近前,将事情说完之后,黑衣男子的眼睛就是一愣,谁让他整个人都只有眼睛*了出来。

不过在接触到薛凌尘的冷漠时,重重的磕头出去做准备了,他们越来越不懂晋王了。不过随后薛凌尘也从书房里走,状似无意的到了后花园。

“明天是一个好天气,在这里准备准备,本王要安享这美好的天气,这些都是上天赐予的!”

“是,王爷!”

管家不知道王爷这是怎么回事,可是既然是喜欢那就准备一点也不太复杂,很快他们又转到别的地方去了,在假石后面出来一个人,脸上的笑在那黑暗之中,怎么也没有隐藏得掉。

明天吗?还真是一个美好的天气呢,既然这*的话,自己的主子可是不能在那里一直的呆着,否则她们这些人也是有些麻烦的。

姜落月正在自己的房间里,薛凌尘早早的就派人送来了信,说是有*事要办,就不来了。

明知道他是怎么也不会来,姜落月只是淡淡的点头,并未有什么别的异动,早就已经在心里想到的,对晋王每天都会派人来说不过来了。

有一些想不通,做这些*子给谁看,给那些女人吗?

“明*晋王在后花园小坐!”

“你是谁!”

“不会害公主的人!”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这一次没有人再回答了,默认又安静下来,好像是从刚刚开始就没有人出现过,不过姜落月可以很确定,那个人是存在的,有点相似的味道,难道是他派来的?

摇摇头,这是不可能的,依照薛楚寒的细心,是不会让他自己的势力外*的,苦苦的一笑,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明天,又有好戏来看了。

姜落月仍然是起的很晚,用早点的时候已经是*上三竿了,在她刚刚入座的时候,就已经有丫环说王爷要去花园的事情。

姜落月仍然是淡然的点点头,然后只问了是否有伺候的人在,可有准备好。在听到一切就绪,艳夫人仍然在养伤中,只有茹夫人早早的就穿着*在那里等着了。

声音时有一些不愤,姜落月看了一眼那个丫环,才抬手让她起身,这个丫环长的确实是不错,难怪有这*的心思了。

嬷嬷在一旁,有些吃惊,落月公主的气质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,而这心思也仍然是那么细,一切都是为了王爷。

只是这怎么也不吃醋呢?

其实嬷嬷并不希望看到两个人吵架,可是现在这*也不是她所想的,哪一个女人在听到自己的夫君在和别的女人共乐的时候,还能如此*度的。

只有这位落月公主了,想想这也是一*优点,以后王府里可以有许多的女人了,那晋王府的子嗣就繁荣了,想想那么多的小家伙们,嬷嬷的心情也好了不少。

“你去花园里伺候吧!”

“是,奴婢马上就去!”

小丫环有些*过头了,刚刚以为这位新王妃不去后花园,那么她又失去了一次和王爷亲近接触的时间了,之前的时候王爷还对她笑来着。

现在又在后花园,只要是再增加一点点,相信王爷就能让她侍寝了,现在新王妃竟然是有让她去花园侍候着,心就止不住的雀跃起来。

所以在她退出去的时候,也没有看到姜落月的嘴角翘起的弧度,嬷嬷更是对姜落月欣赏有加。

只是一味的纵容可不是一个女主人的*子,而姜落月此时的一切作派,正和晋王府,有张有驰。

这既然是你自己愿意去的,那自然也怪不到别人的头上,茹夫人那是什么角色,没有人比嬷嬷知道的,可以说这晋王府里的女人们,她全部都能看的透透的。

虽然她只是一个奴才,可是一生的身心全部都压在了这王府之内,就算是晋王对她也是尊敬有加,信任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唯独对姜落月看不透,现在能看到如此*的王妃,她也是松了一口气了,王爷有福了。

姜落月直到小口小口的吃完饭,又净了面,就坐在长椅上看书,她向来就喜欢安静,相信花园那边很是热闹。

只不过此时的她还不适合过去,因为*戏还没有开始,时间静静的流逝着,看了几页的书了,嬷嬷过来替她按摩着肩膀。

“王妃,看书也不能太久,对眼睛不好的,我们去花园转转吧,歇歇心神,再回来继续看!”

“嬷嬷你这*会*坏我的!”姜落月无奈的说道,语气里的依赖让嬷嬷更是爱心暴满。

“*坏怎么*,反正有王爷呢,来人,侍候王妃更衣!”

“是!”小丫环上来一圈,帮助姜落月换衣服,嬷嬷是这府里的老人,先是对王爷,现在是对新王妃,她们更不敢有什么差池了。

直到姜落月换好了衣装,就连头饰也全部重新做了一遍,用嬷嬷的话来说,既然出去,哪怕是在自己的花园行走,晋王府的王妃就必须全部装扮好。

这是最基本的,姜落月只是淡笑,必须不必须她倒不看重什么,只不过也想要去看看热闹是真的,俏丫环可是去了有一会儿了。

嬷嬷扶着姜落月的手,小手凉凉的,老人家的心里就有些生气,这才刚刚*婚,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情,这一切全部那个女人使的坏。

在嬷嬷的心里,如果不是姜落霞在洞房里*闹的话,姜落月是不会卧*几*起不了身的,更不可能直到现在也还没有和王爷圆房。

这些都要记在那个女人的身上,姜落月目不斜视的一直向前去,嬷嬷在一旁引着路,手扶着她,不止是手凉,也确实是有些太瘦了。

后面跟着六个*丫环,姜落月并没有记下来她们的名字,有嬷嬷在这些人就不敢有别的心思,有的话,她也不介意送她们一程。

就好像是和刚刚的那个一*,她们在后面跟着,一个个的都不敢*喘气,紫月走在前面右侧的地方,心里却是静不下来。

之前那个是紫竹,也算是和她一起进府的丫环,一同升上*丫环,只有她们自己知道有多么的不容易,她一直都在攒着银子。

为的就是能在到了年龄,放出府之前,能将自己的*契赎回来,否则被放出府也只能是再被卖一次。就算是年纪*了,也不如是个*身的好。

可是紫竹就不这*想了,她不想放弃这*的好地方,晋王的身边只有一位王妃和两个小妾,前王妃对下人管束的也严,不会让她们有任何的机会进王爷的身。

这位新王妃看*子是好说话,可是紫月却并这*认为,没有一个女人是希望别的女人早点进门的。

更何况嬷嬷也不会喜欢那种想着要爬上王爷*的丫环,可是刚刚她竟然什么也没有说,更没有阻止,也许紫竹认为这是一个机会。

紫月却正好恰恰相反,这*的结果只能是一个,那就是她们嫌脏了自己手?

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,不由的捂住了嘴,怕是自己不小心的叫出来。姜落月感觉到身后有异动,就微微的转过来身。

正好看到紫月惊恐的眼神,不由的微笑了起来,这个丫头倒是个明白人,在这晋王府里总算是有一个能看得上眼的人了。

“紫月是不舒服吗?”

“回王妃,不是的,是奴婢失态了,还请王妃责罚!”

“无事,做好自己的事情,本公主不会为难任何人,反之,这个世界上也没有无缘无故的被欺负而不还手的,起来吧。天儿这么好,跪在地上多不好!”

“还不起来!”

“是,谢王妃不罚之恩,谢嬷嬷!”

紫月这才从地上起来,姜落月的眼神绝对是很温柔的,而就是这种温柔如水的眼神,却是让紫月的后背硬是吓出来些许的冷汗。

此时如果摸一下的话,就知道,后背全部都被汗水浸湿了,那确实是吓了。

嬷嬷仍然是扶着并且,虽然不需要用上什么力气,可是让别人扶,嬷嬷却是不放心。

看到这*的嬷嬷,她可以确信了,是的,紫月相信自己所想的是对的了,王妃确实是不愿意亲手处理紫竹,有茹夫人在那里的话,紫竹也许以后再也用不着出府了。

她们和前王妃的手段,在她们这些*丫环中间可不是秘密,虽然是各随其主,谁会知道第*天会随着谁。

何况她们*丫环住的都是同一所跨院,在无事的时候,几个要好的就会说道说道自己的主子,喜欢吃什么,讨厌什么,最的在做什么。

这些并不是背主,而是要资源共享,以便以后有什么事情,也好多一个人知道,自己也多了一个保命符。

一行人继续向前走,再也没有任何的状况,紫月自认为自己不会被惊到,因为她的心里早就已经有了准备。

可是当她们被一个前来报事的侍卫请去后花园时,所看到的一切,却是让她惊恐不己。

“王妃,王爷请王妃去花园赏花!”姜落月皱皱眉头,她能说不想去吗?

“前面带路吧!”嬷嬷扶正了姜落月的手,轻轻的示意并摇摇头。

“是!”侍卫走前面,很小心的走着路,嬷嬷扶着姜落月转过身子,向后花园而去,那里早就已经有了一些的别的人在。

比如说笑嫣如花的茹夫人,比如那位正在拿着杯子喝着茶的晋王,还有那个此时正跪在地上,一身是水的紫竹。

姜落月脚步连顿也没有顿就向里面走,嬷嬷则是小声的提醒:

“王妃,一会千万不要心软,正好也让那些小*蹄子知道知道什么是自己该想的,什么是不该想的!”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61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7-01-14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孤君热宠落难妃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3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