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:第38章 被迫打杀

 

------第38章 被迫打杀------

“嬷嬷有心了,落月知道该如何做了,这些本公主也不会往眼睛里*沙子的!”

“落月请王爷金安!”

“王爷!”姜落月带着人一起向晋王施礼,疏离而又让人挑不出来刺来。

“起吧,这么晚才来,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晋王的关切眼神倒也不假,只是某些人的眼睛一直是垂着的,根本就没有看到。

倒是在一旁的茹夫人,小脸顿时就是一僵,本来是只有她一个人的,后来就来了这么个丫环,硬是说是王妃让她来侍候王爷的。

“王妃姐姐安!”姜落月已经带着人走到一旁落座了,她这才赶紧的起身请安,这是王府,在王妃面前,她们根本就是没有座位的。

“嬷嬷也坐吧!”嬷嬷的心就是一暖,可是却仍然推辞道:

“主子在的地方,哪里有奴才们的座位啊!”

“既然是月儿让嬷嬷坐,就坐吧,年纪*了,就要注意点!”薛凌尘倒是好心的帮了一腔,他倒也想看看姜落月会怎么处理院子的事情。

“奴婢谢座!”

小妾茹儿的脸就是一阵的发白,那个位置正好就是刚刚自己坐的,竟然被一个嬷嬷给坐过去了,那是离王爷最近的。

一看到旁边的紫竹时,心情又好了,你就是王妃又能如何,只要是将这个丫环打杀了,看你还有什么脸面。

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姜落月的声音就先响起来了。问的还不是她,而是晋王薛凌尘。

“王爷,不知道这个丫环犯了什么错,*湿成了这个*子?”

眉头皱起来,好像是很不解的*子,其实姜落月的心里早就已经冷笑起来了,不是没有给你机会,而是你自己不会把握。

一个只会拿小鞋的妾而已,她一个堂堂公主还真不会放在心里。

“是月儿让她前来侍候的?”

“是的啊,她说王爷在后花园里,当时月儿并没有收拾妥当,所以就让她先来侍候了!可有哪里不妥?”

“哟!王妃姐姐这就不知道了吧?这个丫环可是想要投怀送抱呢?当时茹儿在和王爷说话,她竟然*胆的向王爷的身上倒去,差点就将王爷给压坏了!”

说话的不是那个一身醋味的茹儿,还有谁,只是姜落月有些想抚额的*,你不说话也没有人当你是*子,而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

将王爷给压坏了,你的意思不是很明显的说王爷就是一个纸糊的吗?

薛凌尘的脸色也很难看,本来的意思是想要看到姜落月提前过来,可是谁会想到,竟然是茹儿先来了,这也就罢了,现在说的这是什么话?

手一用力,杯子就碎在了手心里,在旁边服侍着的丫环,赶紧的上前去换了一个杯子,另外一个则是要去包扎。

“月儿来替本王包扎手!”

“可是月儿并不会,怕是包不好会耽误王爷的康复,不如由......”

眼神扫过小妾茹儿,那一脸的得意,好像是姜落月接下来就要说到她的名字,然后她就可以顺利的从地上起来一般。

倒是薛凌尘没有想那么多,姜落月竟然不过来给自己包手。这句话他听的很清楚。

“那本王就过来好了!”

“还不送将包扎之物呈上来*”

“是是是!”小丫环们手忙脚乱的将手里的包扎之物全部呈到嬷嬷的面前,王爷可是已经到了这位新王妃身边,根本就没有给她们留一的空。

她们敢让王爷让让吗?自然是不敢的,借给她们一个胆子也不敢啊,茹儿的脸马上就变青了,看着这女人的脸一会白一会红一会青的,姜落月看着也只能暗暗摇头。

道行还是太浅了,不过仍然是接过来嬷嬷递的白色棉布,薛凌尘的手其实也没有伤到多少,就是被几点的碎渣给伤到了皮肉。

王爷嘛,总是很娇弱的,虽然这是事实,可是也不能让别人说出来,这*一来,倒是让姜落月捡了一个便宜。

包完之后,薛凌尘左看右看,这才下了定论,果然包的不怎么好看,不过他却是一点也不觉着疼了,也许是因为姜落月亲手包的吧?

“王爷,可是看出来不合适了,要不让重新来!”

“王妃可是不能,这打开会见风的,没事,老奴看着挺好的,王爷您看呢?”

“呵呵,本王看着也挺好!”

嬷嬷都说好看了,他还能说什么,虽然他之前也是想着要安慰安慰来着,两个一唱一和的就将姜落月的好心定下来了。

姜落月只好拿着紫月递来的湿巾净净手,才看向了在下面跪着的两个人,茹儿是想起没有人让她起,作为一个小妾,她其实也就是比*丫环稍微的强一点。

有必要让她认清楚自己的位子,只要是自己不愿意,她就可以马上的滚蛋,不过要是认不清楚,也没有关系,早晚会和那两个人一*的下场。

至少不会有什么好的等着就是了,紫竹从一开始听到姜落月承认是她让自己来的,就已经是心头一喜,想着也许这个新王妃还可以救自己一命。

那以后自己办事可是要小心了,白天不太合适,那就等到晚上,只要是上了王爷的*,那么自己就可以在茹儿的上面,看她还如何再欺负自己。

至于姜落月,一个落魄公主而已,有什么能耐,早晚也是自己的手下败将。

可是她自以为伪装的很好,可是却不知,她的一切想法,早就在姜落月的心头了,在来的路上,紫月和另外的几个丫环也都很替她担心。

现在看来,人家压根就没有当作一回事,她们想的也确实是有些多了。

“王妃,奴婢将事情办差了,可是这真的不能全怪奴婢,是您让奴婢来的!”

“是吗?也是本公主让你往王爷的身上倒的,或者是想去怀里的,本公主*着你们,可是不是让你们恃骄的,你自己说吧,在王府此罪该如何判!”

紫竹刚要开口回话,那边茹夫人的声音就传来了,紫竹这才发现,原来新王妃竟然是看着茹夫人问的话,不由的脸一白。

“凡是妄想着主子的人,一律一百军棍!”

这个她可是记的很清楚,目的当然就是要让这些下人们不要想着和自己平起平坐,没有想到,现在倒是用上了。

一百军棍*是个人都不可能活着,更不用说是娇娇弱弱的小丫环了,在听到茹儿的话后,紫竹直接就昏迷不醒了。

然后一个婆子,到池子里端了一盆子水,从头到脚的又浇了一遍,然后嘤咛一声,直接又醒了。

这就是过程,这个手段不止用了一次了,虽然这次是真的被吓晕的,可是这凉水浇到自己的身上也不好受啊。

可以想像,姜落月只是洗了一个头就已经是重烧几天,更不用说是她这是从头浇到尾了,紫竹是真不想醒过来。

就让她浇,可是冰入刺骨的冷让她又不得不睁开眼睛,哆嗦着看向姜落月,这才发现,王妃看她的眼神里有着些笑意。

终于知道害怕了,这个新王妃也是一个不好惹的主。

“王妃,救命!王妃,饶命,奴婢再也不敢了,以后做牛做马为王妃做事,王妃......”

“*胆!胆敢吓着王妃,你有几个脑袋!”

“还不托下去,既然是王府早已经有了如此规矩,自然是按照规矩来办了!”

“王妃不要啊不要,人家是受你的指使才来的!”

紫竹不管那些了,现在她不想挨打,更不想挨军棍,那会没命的,她的本意是要让茹夫人听到后将气撒到新王妃的身上,只是这招用处不*。

因为王爷就在新王妃的旁边,就算是茹夫人也不敢过去找不自在。

“还不拉下去行刑?”

“是!拉下去!”

果然王爷的话最有力度,过来两个侍卫,将紫竹拉下去,在不远处的地方,已经放置好了一个凳子,两人压着,另外两人拿着丈余*的板子,对着紫竹就乎过去了。

啊......

一声声的惨叫,将这么好的风光全部都给挡住了,就连跪在地上的茹夫人也忘记了要起来,当听着那声音,她就感觉浑身发冷。

刚刚她还想着要对付姜落月来着,可是人家......竟然在喝着茶,还时不时的看过去一眼。

就连她这么狠辣的心都看不过去,姜落月竟然敢看,脸上还带着笑意,茹儿的心就是一颤。

原来真正的狠辣并不是她们这种上串下跳的,而是这脸上明明带着笑,却是要让人死不足惜的人。

咽了一口唾沫,再也不敢抬头看姜落月了,低下头,希望他们可以将自己遗忘掉,只是这*的想法,显然是有些不太可能。

“茹夫人怎么还在跪着,地上多凉,扶你家夫人起来!”

“是,王妃!”

“赏茹夫人一个位子!”

茹夫人院子里的丫环也是一起陪送跪的,她们可是没有茹夫人那么明显的笨*,不管在哪个院子,多做事,少说话就是对的。

跪跪也不会掉一斤肉,只要是命还在就行了,现在姜落月让她们过去扶茹夫人了,她们自然是很快的就将人给扶起来。

只不过茹夫人因为跪的时间太久,身子有些虚弱,差点摔倒,也就是多亏丫环们扶的结实。

位子在刚刚姜落月吩咐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去备了,现在正好搬来,放在嬷嬷的下侧,这*看来,这位嬷嬷可是比这个茹夫人更加的吃香。

茹夫人不想坐也没有办法,跪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如果再不坐的话,相信一会可能就会落在自己的头上。

君子报仇十年不晚。

“报王爷,王妃,紫竹咽气了!”

“板子数量到了吗?”

“回王妃,没有,还差十*板!”

“然后呢?你不去继续,在这里等着挨赏吗?”

“是!”侍卫很无奈的继续起身,和另外的一个继续打,坐在一旁的嬷嬷仍然是神色如常,倒是茹夫人感觉到胸口有些恶心。

人都死了,你还要继续打,这还是人吗?更不用说是以前还是跟在你面前的,薛凌尘则是不这*想。

能和他站在一起的女人,也就是姜落月了,有谋略,有担当,有胆识,还有一股不到底不罢休的心思。

让这*的女人在身旁,无疑是一*助力。

------第39章 疯狂报复1------

“并非本王妃不念旧情,所谓夫规矩不成方圆,更何况是本王妃的院子的人,更应该要懂规矩,尔等都是王府中人,也必须要以身作则,可是懂了?”

“是,谨遵王妃意!”众人包括茹夫人全部都跪下来称是,谁敢说不是。

“起风了,回吧,让他们继续行刑,本王送月儿回去,这么多事情,累了吧?”

“王爷有事情先去忙吧,月儿还想要再继续走走!”

“那本王就和月儿一起走走!”

“也罢!茹夫人也要一起吗?”

“奴婢不敢,奴婢先行退下了!”

茹夫人再怎么想要和王爷在一起,也不敢了,这个姜落月果然不是面上看起来的好相处,以前的时候,只是以为她无非就是一个小丫头。

可是现在来看,却并非如此,现在看她们原先的三个人,先是王妃被撤去了王妃之位,被扔进了冷院,再就是艳儿被打的无法见人。而今天又依着这个丫环之命,来向整个王府的人说明,不是她不愿意打杀,而是给了一个机会。

只是茹儿并不念好,因为以前的时候,王爷送的人一直都是她,就算是前王妃在这里也是一*的,而现在,晋王竟然连看她一眼也没有,直接就和她一起离开了。这让她怎么能不恨呢?

当晚,夜时三更之后,茹夫人的院子里就出来三个人影,前面的两个,一个是全身包裹着黑色的女子,尽管是被黑衣包裹,也一*的是将身材包了起来。

而另外一个也差不多,两人脚步很快的向着冷院走去,那里有些远,只是两个人的脚步明显的就很快,而且对府里的侍卫巡逻也是有所知的。

将巡逻的侍卫绕开,在她们身后的那一个也是一*的黑衣黑影,只是气息却是很弱,从她们的院子里出来一直跟着,直到跟到了冷院,她们也未曾察觉有人跟着。

很快就来到了冷院,此时院子里已经是漆黑一片,从外面看,里面也许根本就没有人,只是其中一个,拿出来一片叶子,在嘴边轻轻的吹了几下。

里面也传出来两声一*的声音,而后冷院的门打开,看着外面这两个人的*子,不由的瞪了一眼。

“*晚上的不睡觉,你们不让我守在这里给你们开门,最好说个好歹,否则不要怪本妃对你们不客气”*

“王妃姐姐,*是来请姐姐救命的!”

“王妃进去说吧,这里侍卫可能随时会过来的。”

不说这个还好,一说就更气了,这个冷院就从她来到之后,也就是每天送来三顿饭,下顿来的时候,会将上一顿的饭盒收走,其他的别说是人了,就是鬼影也没有看到一个。

今天下午有人来给她送了口信,说是到三更时分,茹夫人会来,她还不以为然,只是也仍然是没有睡,实际上也睡不*着。

住惯了那么*的院子,手下的奴婢奴才的一*堆,同在猛然一个人,还真是有结害怕。

不错进来的两个女人,正是茹夫人和她的贴身*丫环,三个人进到冷院,赶紧的将门关闭,一起进去,坐在那枯黄的小油灯前,丫环在门外守着,而那两个主子则是在房间里低声的商量着什么。

没一会儿,丫环就感觉到*轻了轻,然后被一个宽*的胸怀给抱住了,*好热,当看到面前的人竟然是王爷时,不由的就向前扑去......

看到这丫环*了幻像之中,睡着了就好了,免得还得杀一个人,在茹夫人的身后跟来的黑衣人,则是*近了窗边,伸出手来沾了点口水,将窗户纸捅破了一点,里面的两个女人仍然是在低声的说着什么。

“......我们就这*办,艳儿那里能行吗?那个女人也是个麻烦,笨的要死!”

“行,*这就去找艳儿,她就算是睡着了,*也会将她给叫起来的,再不收拾这个新来的,王妃难道还要在这里一直呆下去吗?”

“嗯,茹儿这次的事情就辛苦你了,只要是本王妃出去,一定会让你和王爷多多和美的!”

“那茹儿就先谢谢王妃姐姐的*恩了,我先走了,你就不要送了,万一被人看到不好!”

这里真不是什么好地方,茹儿站起身将脸上的黑布又蒙上,而在窗户角的黑衣人,则是快速来到丫环的旁边。将一个小烟壶*近过去,在门响的时候,他飞身上的房顶。

那个丫环也是一个激棱就醒了,正好看到茹儿从里面走出来,吓的脸色顿时就苍白了起来,刚刚她竟然睡着了,还做梦和王爷一起在蹋上......

脸红的同时,还不忘记看看茹夫人,万一要是被她发现了,自己离死可就不远了,她可是不会忘记紫竹死的惨*。

不一会儿这才呼出了一口气,茹夫人没有什么异常,看*子是没有发现。

“你怎么回事,哀声叹气的,想死吗?”

“夫人,奴婢这不是担心吗?现在去艳夫人那里,是不是有些晚了,我们要不明天再去!”

“胆小如鼠,明天去要是被那个女人看到,我们都死定了,快走,别磨蹭的!”

还好,果然是没有看到,那就放心了,丫环和茹夫人又来到艳夫人的院子,也是不长时间,就出来回到她自己的院子了。

这*没有几个人能睡得着,就连姜落月也是一*。

她还在想着白天的紫竹,其实对她来说,紫竹就是一个可怜的棋子,只是这*的棋子还必须要有,是她自己撞上来的,不利用也是不可能。

姜落月就算是再怎么差劲,也是一个公主,她不可能将自己的*事忘掉,既然是要做*事,必然是有所牺牲的。

“公主......”正在想着事情出神的时候,就听到在暗处一个声音传来。

“谁?出来!”一惊,她没有功夫,能感觉出来有人跟着,这个人没有恶意却从来不曾出声。

今天竟然出了声音,果然是在那个地方。警觉的看着那里,从黑暗之中,有一个人跪在地上。

“公主金安!”出来的人,将脸上的黑色衣帽摘下来,*出一张白净的脸,这不是徐清又是谁?

“起来吧,你怎么会?不是说你已经被打入刑司了吗?”

这还是薛暝那个小家伙说的,徐清因为触犯了安陵王,被打入刑司内,到现在还没有出来,说的时候,还是满脸的可惜。

在*哥身边的人都是忠心的,可是徐清是为了什么,他也不知道原因,就是因为不知道,所以也不敢向*哥随意的求情。

徐清站起身来,将帽子又小心的戴上,只是这次并没有将脸也蒙起来,小声的说道:

“刚刚小的去几个院子转转,看到茹夫人先去了冷院,后来又去找了艳儿,然后她们......”

“计划果然是很精妙,辛苦你了,我在府里可以照顾好自己,你就回去吧!”

多一个人多一份危险,这里可不是安陵王府的后院,徐清就算是功夫再好,也有失手的时候,她可不想看到有人因为自己而受伤。

只是徐清却是隐身于黑暗之中,并未理会姜落月,这是王爷下的令,就是为了要保护公主,职责所在,想要说些别的,可是眼看着也不是时候。

所以就算了,等时机成熟了,再说也不迟。至于那三个始作俑者,只要是公主知道了,相信就可以轻松的应对了。

果然姜落月也想到了她们会做些什么,不过这一步一步的还真是有些麻烦。

既然是已经出手了,如果不让她们做出来的话,还真是有些不太好,那就让她们自己踏入自己的陷井吧好了,这*更有意思。

笑着*了梦乡,今夜她又梦到了那个人,一直想要忘记,却一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,还有就是那晚他疯狂的要着自己,泪落下来,可是心却是安定了......

徐清在黑暗中看着不时的抽泣而出,又小声的叫着王爷名字的她,也不为的有些心疼,两个人都是倔脾气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。

第*天

有些微雨的天空,时而刮过一些的风,让雨几乎全部打偏,刚刚用完早点就有人来报,说是艳夫人突然之间呕吐不止。

“那就去请太医来看看!”

“回王妃,太医是不会给夫人看病的,因为小......小妾没有资格!”

“这*啊也是,那就请太医过来,本王妃一起去看看!”

人家好不容易设置出来的坑,这要是不一起去看看的话,多不好啊。更何况这更和她的心意,果然这个新王妃好骗啊。

小丫环心情很好的站起来在一旁等着,艳夫人可是说了,只要是将新王妃请去,那个金步摇就是她的了,可是能卖不少钱的。

梳妆之后,紫月就搀着姜落月向艳夫人的院子走去,小丫环不声不响的跟上,姜落月当然没有错过她的笑。那是对钱的向往,不过她也没有道破。

今天嬷嬷受了些风寒,早早的就让人送去了一些补药,这剩下的也正好是足够艳夫人用的了。

艳夫人的院子外面,黑压压的跪了一*堆,见新王妃来了,马上重重的磕头,他们也着急啊,可是里面的茹夫人来了,就让他们都有过错。

万一真的落实了,那么他们可能也就真的会死人的。

“起身吧,各忙各的,本公主进去看看!”

“谢王妃!”

众人这才连滚带爬的离开了,谁想在这里盯着啊,又不是脑子有毛病,可是他们也不敢这*的直接离开太远了,倒是在里面的茹夫人一看,这*就正好了。

她想要的效果就是如此,将所有的人都潜散,那么她们就能很顺利的做这些了。

姜落月刚刚走到门口,就听到艳儿的声音很柔弱的传来:

“茹儿,你说王妃姐姐会不会同意啊?我就是想要在临死前,见见前王妃,毕竟*家姐妹一场,真的有好想她啊!呜呜呜......”

冷笑一声,姜落月抬脚进了屋子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61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7-01-14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孤君热宠落难妃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3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