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:第40章 疯狂报复2

 

------第40章 疯狂报复2------

“王妃姐姐向来都是*人*量,一定会的,别哭坏了身子!”

姜落月嘴角一抽,自己要是不让的话,就是不*人*量了,这果然是好计,只是不知道那个前王妃来了,会不会也如这两个缺心少肺的人一*,那*的话就不好玩了。

“王妃驾到!”

“姐姐金安!”

“姐姐......”

“免礼吧,*都病成这*了,还行什么礼,*家都是一家人,无需客气的!”

姜落月对这三个女人的所做所为,早就听徐清说的一清*楚了,如果要不是亲耳听到,而且徐清对自己从来都不曾蒙骗过,现在的她也许还真的会被这三个女人给暗暗的坑骗了。

果然一个个的都是很好的演戏高手,比戏子可是强太多了,既然是你有张良策,那我也有过桥梯,希望你们不要摔的太惨才是啊。

“身子可是好些了,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带来的,王爷吩咐人了赐给你的灵芝,正在路上了,稍候会到的!”

“啊......那可是太好了,回头妾身*好了之后,一定要亲自去谢王爷赏赐之恩!”

“那是当然,只是听说你的病又重了是吗?”

艳儿刚刚翘起的唇一下子又落下来了,因为刚刚听到竟然是晋王赏赐下来的东西,那如果要是去谢恩的话,岂不是又可以笔王爷一起了。

那*的话,只要是自己趁机怀了种,姜落月就再也不敢动自己一分一毫,只不过的有些入神。

就算是刚刚从冷院里出来的姜落霞也不禁的瞪了一眼艳儿,这个女人就是成事不足。现在是什么时候,竟然还有时间在那里出神,一看这个女人就是开始犯贱了。

如果不是她还有些用处,姜落霞根本就不会在这里多呆,这个女人的脑子根本就没有清醒过。

病死才好,只是现在还得用着人家,不得己只好又装作很温娴的*子,适时的将姜落月的目光给隔开。

“王妃姐姐可是好久没有见到了,近段时间的脸色比以前可是好多了!”

“是吗?最近有些太累了,府里的*事小事都由本公主来*持,不过也习惯了,以后会更顺手的,你说呢?”

“那......那当然了,王妃对任何事情都是信手拈来的!”

被问到头的是姜落霞,她一点也不想和姜落月说话,因为明明自己才是姐姐,虽然是堂姐,可是也不能将辈份给错开,而现在,姜落月竟然故意似的,让自己回话。

那高高在上的*子,只有自己才可以,现在她只是一个废公主,可是想着王爷曾经千*代万叮咛的话,又不得不低下头来承认。

终会有一天要让姜落月生死不能,现在则是只有依着她往下说,只要是将事情办妥了,自己就可以提前离开那个可恶的地方了。

“王妃姐姐来看艳儿,不知道是带了什么好东西啊?”

“都是一家人,王妃还需要给你带什么啊,人能来就是最*的恩赐了,王妃姐姐千万不要笑话,她就是这*的,一直调皮来着!”

“是吗?本王妃可就是喜欢这*的人呢?来人,呈上来!”

只见姜落月让人送上来的是一盏金丝雪燕窝,据说这雪燕窝,还是别国进贡而来,一直放在皇后那边,在姜落月嫁入王府为妃之时,才赏下来的。

只有两盏,现在竟然就送来了一盏。

艳儿一看,两只眼睛都放光了,那个可是美容养颜的好东西,只不过手被人给掐了一下,随即就回过神来了。

不管是多么好的东西,她都必须吃,而且吃下去之后,还是要随手将自己手里早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放进去。

这多么的浪费啊,那纠结的*子,姜落月看在眼睛里,却是一点声色也不*的柔柔的说:

“这是皇后娘娘何必我等,才赏下来的,一共就两盏,一盏已经呈给王爷,这一盏就给你了吧,毕竟你受伤也是因为本公主而起!”

“快,快给王妃姐姐上茶,你们这些丫头该死的,竟然一点的眼力界也没有!”

“是,王妃请喝茶......喝茶!”

姜落月很淡然的将杯子接过来,只是眼睛仍然是看着艳儿,那眼里的可怜*让艳儿很是不甘。

都是女人,如果不是因为晋王的话,她也不会想到这个办法,只是只有姜落月离开了王府,从那个位子上下来,她们才能结束这恶梦一般的生活。

艳儿刚要拿起杯子将那雪丝燕窝吃了,早吃早利索,可是这手还没有将碗给够到,就突然感觉到,自己的手臂一重。

“你个......啊,王妃姐姐你这是?”

“你竟然敢,给我下毒?噗!”

砰!“啊”

姜落月的嘴里一口鲜血喷涌而出,艳儿直接就吓*了,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可能会有毒呢?

之前可是说好的,让自己在杯子边上抹上一点,那药还在手里握着呢?

只是姜落月这血是怎么回事,到底是谁想要害自己,这可是在自己的院子里,当看过去姜落霞已经退到门口的位置,而茹儿也被这一幕给吓坏了。

她随着姜落霞一起退后了几步,离姜落月又远了一些,有点儿的心都凉了,她们这是要抛开自己了吗?

“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,不是说是假的?为什么她会这*,万一要是出了事情,王爷不会饶了我的,你们到底是放了什么药啊?说啊,你们......”

“好你们*胆的奴才,竟然胆敢谋害王妃,来人,将此三贼女给本王拉下去,好好审问!请御医!”

姜落月昏迷前看到的是薛凌尘的皱起的眉,而她自己则是意识越来越模糊,直到*完全的软下来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“王爷,这里有药味!”

“给本王搜!”

“啊,不是的,这些不是我的,是前王妃给我的,是让......”

“啪!贱女人,给我带走,这几个臭女人胆敢有一句瞎话,让她们去军中当鸡!”

“王爷不是的,你听我解释,呜呜呜。”

再也说不出来一句话了,下面的侍卫知道晋王最讨厌的就是叽叽喳喳的女人,所以在艳儿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,已经被堵上了嘴。

她后悔啊,早知道就安安静静的喝完那燕窝,然后还能多一次去见王爷的机会,现在倒是好,被直接给抓起来了。

茹儿和姜落霞相对的则是安静了许多,因为他们早就已经商量好了对策。在她们之中,必定有一个要彻底离开的,那个人自然不可能是她们俩的一个了,两人的眼神定定的看着艳儿。

就是她了!

被两个人的眼神给看的有些无力,可是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只是知道茹儿和姜落霞两个人偶尔看自己的时候,就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*。

姜落霞也是惊到了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

“怎么回事?”

姜落月已经被晋王给抱进了房间里,只是在这个时候,太医也来到府里,替姜落月把脉,有些无力的说:

“王爷恕老臣无能,这药性太*,必须知道配方,才能知道解药的配制方法,而且要快,否则王妃她可能就。”

“来人,速度审问那三个*!”

太医的话就这*的被生生的截断的,是人总是有好奇之心的,更何况是这些太医了。

他们可是知道,薛凌尘只有三位夫人,现在落月公主才嫁进来才多久啊,他们几个人已经来了这是第三次了。

哎呀皇家其实也并不是看到的那么好的。

薛凌尘不管太医是怎么想的,他更郁结,本来回来的时候,皇上就已经和他提到了,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看到落红巾绢。

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圆房,怎么可能会有那个东西,本来是要回来和姜落月好好的商量商量的,可是谁知道,他刚刚进府门,一侍卫就跑来小声的回话了。

这三个女人简直就是胆*包天了,竟然敢动他的人,其实这三个女人他是他的,只是凤凰之兆当然是要比普通的女人来的有用的多了。

至少是在自己还没有登上那个位子之前,她,姜落月就必须是完好无损的。

“王爷,三位夫人不说,只道是自己不知道!”

“用刑!”

“是!用刑,直到说为止!”

侍卫现在是不担心了,刚刚也想过要用刑的,能进来这里的人就没有一个好着出去。

只不过这三人可不一*,一个是前王妃,而另外两个就算是小妾,也是皇上赏进来的,原因,自然是只有皇上知道了。

晋王平常也是*爱的厉害,而现在竟然为了王妃要用刑,啧啧,这么细皮*的。

啊啊啊!

这才只是拿出了刑具,还没有替她们套到手上,就已经开始叫唤了,姜落霞还算是可以,艳夫人本来就已经是带病之身,从就要上突然被拉下来,现在又惊又怕。

一看竟然要用刑,直接就吓晕了过去,被一盆水泼醒,似乎是吓*了,窝在一角直啊着别人听不懂的字。

“继续,是打算让本王亲自来吗?”

“王爷不要啊,我们三个人真的是什么也没有做,姜落月她就自己吐血的,也许是*不好,又犯病了。”

“闭嘴!姜落霞,她怎么着也是你的亲*吧,*不好,谁不知道落月公司乃凤凰如雪,从小就没有生过病。也就是遇到你们几个灾星,扫把星之后,三天两头的就要请御医!说,那是什么药,否则你一定不想看到*出手用的东西!”

“王爷,我们几人都是最疼你的人,怎么可能会害王妃呢?真的冤枉啊!”

“那就是艳儿了,你手里的药可是千真万确的,和王妃中的毒是一*的,说解药是什么?”

“不不是我,王爷你要相信妾身,那药不是我弄的,我也不知道,*知道的话,在院子里我就让人去煮药了。是前王妃,是姜落霞让我拿着的,目的是为了要让我喝掉,然后赖在王妃的身上。只是那雪丝燕我有些舍不得,所以就晚了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王妃姐姐竟然就......啊!王爷我说的都是事实啊!”

------第41章 痛苦受伤------

一阵很是*的声音传过,艳儿已经没有了呼吸,一掌就被薛凌尘给拍死了,心脉尽断,更不用说是那心脏了。

直接成了一滩泥巴,想活那是不可能的,艳夫人的尸体缓缓的倒在地上,没有了生息的她,倒是放松了很多。

终于可以很快的离开这里了,这*也没有什么不好,艳儿彻底的解*了,薛凌尘则是又来到被艳儿指着的姜落霞的面前。

他没有时间再一个个的听她们胡言乱语,太医也说了,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知道那药的配制方法,只有这*,才能挽救姜落月的生命。

也只有杀一个人才能让两人全部都如实的说出来,否则就看她们的*子,也不会多说一个字的。

她们最希望的就是姜落月彻底的死提,这*的话就不会有人和她们争那个位子了。

薛凌尘伸手将姜落霞的下巴扣住,姜落霞疼的直掉眼泪,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本来想要求饶的也没有办法了,只能掉着泪又心疼又难过,这就是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。

常说的生生世世在一起,艳儿也曾经是他最爱的女人,现在连一个解释都没有听完,就直接丢掉了性命。

对艳儿她没有一点的可怜之心,这就叫做自作自受,谁让她不快点听自己的话。

薛凌尘没有时间也不愿意再看姜落霞的悲切切的*子,那太假,反而更喜欢姜落月的冷然。

“说,那解药在哪里?”

“王爷我们多年夫妻,我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?”

“卡,你说!否则艳夫人就是你的下场!”

“啊啊!啊啊!”

“是......是她拿来的药,我真的不知道,求王爷饿了我吧!我看到她是从她的枕头下面的一个小盒子里拿出来的,解药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!”

“来人去搜!”

侍卫马上离开前往冷院去搜东西去了,姜落霞想要说什么,可是只能发出来一个啊字,下巴被卸下来,疼的她直想要叫,可是又怕被薛凌尘一下子结束了性命。

只好安静的呆着,希望他一会还能再给自己还原上,下巴这个*子真的好疼啊。

过了不久之后,就有侍卫拿着一个小箱子过来了,里面是各种各*的药,其中还有一个上面标注着简单的解药。

“是这个吗?”

“啊啊?啊,不是,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!”

“说,到底是不是?”

“是的,我也不知道是谁放在这里的,王爷你要相信我!”

“看着她们!”

侍卫应下来,薛凌尘拿着解药迅速的离开了牢里,刚刚为了让姜落霞说话方便,已经帮她将下巴壳恢复了,可是那动作有些太*。

直到薛凌尘走了好一会儿,姜落霞才活动开了,薛凌尘难道就一点也没有看在自己和他的多年的感情吗?

艳儿死是早就想过的,可是却没有想过会这*的死,坑下去的前心脏处正在往外冒血,那里都凹下去了,自然心脏是完蛋了。

是被自己曾经奉献了一生最美好的男人给弄成这*的,茹儿也是一脸的悲凉。

早知道会是这*的结果,她那天晚上一定不会出自己的院子,更不会来找她们两个人,至少还是平安的。

薛凌尘没有再停留,来到太医的面前,经过太医们的统一认定,这就是了。

调剂好了,然后灌给姜落月喝下去,已经不再*了,可是人也已经晕过去了。

“让我进去!”

“九王爷您真的不能进,王妃正在治身子,您这不合规矩啊?”

“合你*爷的规矩,我落姐姐好好的一个人,来到你们王府里就三天两头的被气病,快点,*带落姐姐走!”

“让他进来!”

“你给我一个解释!”

“九王爷好像是弄错了什么吧,这是我的王府,我需要给你什么解释啊,更何况现在太医们也在为月儿治病,你现在带她走,就不是故意的要了她的性命了吗?”

“可是你总是欺负她,让她又吐血又昏迷的,好几次了!”

“本王会注意的,你安静一点,再说话,我就让人将你给扔出去。”

卑鄙!

薛暝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,可是却没有表达出来,这一下看他还能让自己再滚回自己的府吗?

现在的薛凌尘没有想到,这薛暝这个时候,竟然还是打算在这里继续住下去,也没有那个闲心去管那些了,所以他直接就去不去管他了。

姜落月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*天的夜晚,刚刚睁开眼睛,就看到在自己的身边,有几个人都在眼巴巴的盯着。

“薛暝......你怎么在,这里?”说话有些用不上力气,那药也太毒了一些。

薛暝正在无聊的数着自己的手指头,已经数到不知道多少遍了,落姐姐竟然是有还没有醒过来,真是太让他担心了。

猛然听到姜落月说话,还以为是自己中错了呢?不过当看过去的时候,是真的姜落月。

眼睛不由的就红了起来,落姐姐好可怜,可是就是不听话,如果要是跟着自己回了府,看谁还敢欺负她。

“呜呜呜,落姐姐你终于醒了,都吓死我了,我。你*什么,放开我!”

“月儿需要休息,你不能打扰她,月儿好好休息,简单的吃点东西,这个家伙我送回去!”

“好!”姜落月也知道自己的*状况,如果不好好的休养,真不知道会出什么*的事情,虽然早就已经防着了,可是也耐不住这么的折腾。

薛暝被薛凌尘给揪着衣领送到了客院,小家伙还想要再回去,就听薛凌尘冷冷的说道:

“你可以去,再看一眼,本王就会让侍卫押着你回你的安陵王府,去吧,侍卫在那边等着你了!”

“那我明天再去,皇叔可以走了,本小王要休息!”

“那就早点休息吧!”

瞪了一眼离开的薛凌尘,还是那么的腹黑,竟然不让自己陪送落姐姐,不过想着落姐姐的担心,还是在自己呆在这里吧。

在落姐姐的心里,自己永远都是小孩子,以后一定要保护落姐姐,让她不再受人欺负,对,就是这*的想法。

薛暝抱着自己的好想法不一会儿就呼呼的睡着了,在暗处出来三个人则是相互的看了一眼才离开。

这三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薛凌尘和他的两个谋士,他们是担心薛暝会趁着这个时候做点什么。

只是现在他们倒是都放下心来了,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和沾枕头就已经睡着了。

其中的一人来到*边,薛凌尘将姜落月的手臂从被子里拿出来,这个时候的姜落月又昏睡过去了。

不是她想睡的,而是有人想要让她睡,她不睡也不行,这三个人进来这里,自然是不想要让别的人看到,所以姜落月必须睡着。

“毒入经脉,要是彻底排出的话,是要费一番功夫才行!”把完脉之后,那个人的脸色有些阴沉。

费一番功夫还是小事,只不过是太麻烦,他不认为为了救姜落月而让自己卧*几个月不起的恢复。

怎么都感觉有些不值啊!可是这个人对薛凌尘又,如果不是师傅让他们过来帮这个忙,他们才不会管。

“师弟,你也知道,这个女人的重要性。”

“那我们就试试吧,只是这是唯一的一次了,*也说过的,你们的事情,我们不可能一直*手的!”

“我知道,这就算是最后一次,也请师兄能尽全力,本王一定会赠送好礼的!”

“*家都是师兄弟,好说好说!”

如果没有好东西给你准备好,你能好说吗?

薛凌尘就是看不惯这个师兄,山上有那么些的好东西,每次来王府里都是连拿带用的。

不过现在没有办法,如果不是因为姜落月,他也不会亲自去请师傅了。

师傅已经多年不问事事了,倒是让*师兄陪送他一起来,只道是可以解除,只要是能解除那就好了。

薛凌尘往旁边站了站,不能在那里碍事,知道确实是中毒了,薛凌尘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回事。

他并不想让姜落月回到薛楚寒的身边,哪怕她就一直这*的向着也行,只是他不能。

“你别过来,求你放过我,父亲,啊,我恨你,王爷*亲手杀了他,亲手......”

一句一句的梦话又开始了,几乎每天的这个时候,薛凌尘都能听到,因为他对姜落月并不放心。

薛楚寒要了身子的女人,怎么可能会忘记的那么快,可是白天还好,姜落月总是笑意嫣然的*子。

几乎是看不出来什么,可是一到晚上,特别是她睡熟了之后,她的真心话就会冒出来。

不是在记忆深处的事情,她怎么又会念念不忘呢?

姜落月并不是一个甘心的人,对薛楚寒的恨意,他也能感觉得出来,甚至是晚上的时候,还偶尔能听到他的求饶声,那应该就是她永远难以忘掉的梦庵。

薛楚寒什么都行,拿得起放得下,有勇有谋,就连那个坐在高高在上的皇位上的皇兄都说,他是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可是那又如何,现在他的人在自己的手里,只要自己不放人,然后将姜落月的心一点一点的收回来,到那个时候,薛楚寒你就看着你,曾经最爱你的女人是怎么在我的*承欢的吧?

“呜呜呜......好疼,王爷快杀了他。我不要离开王府,哪怕是死,放开我啊!晋王小心!”

噗,噗通!

正在替姜落月逼两个人,直接就被姜落月连踢带踹的给整以一边去了,倒是在一旁看戏的薛凌尘有些担心,向前走了几步。

来到姜落月的面前,试图安慰她,只是看着那懵懂的眼神,薛凌尘竟然是深陷里面,不想出来的感觉。

“晋王你没事吧,他们是坏人,想要杀我,他们!”

“他们是我师兄,是我请来为你治病的。”

“可是我明明不困,他们却让我睡觉,就是坏人,你不要理他们让人杀了他们!”

眼睛里冒着的火,几乎是能让人融化在里面,薛凌尘则是将那正满身是怒火的姜落月抱在怀里,第一次有一种感觉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61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7-01-14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孤君热宠落难妃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3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