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:第42章 佯装温柔

 

------第42章 佯装温柔------

抱着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,竟然是这*的温柔。

“他们真的不是,你刚睡醒,之前是太累了,乖,我也没有事,看我还好好的,他们要是杀我的话我怎么还能在这里呢?别想多了*”

“可是我梦见有人提着剑来到,父皇?我没事了,你们走吧,我不想见到你们!”

姜落月的眼睛又变成红红的,刚刚的暴躁一下子就消失不见,在地上两个虚弱的人,也已经站起来了。

多亏这位落月公主不会功夫,否则自己这两个现在虚弱的如病殃子一*的人,还真不撑这*的打击呢?

“王妃再吃几天的药就行了,最近不能吃荤腥之类的,告辞!”

“那个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伤你们的,有没有哪里伤的很厉害的?”

“无碍,多亏你不会功夫,师弟我们先走了!”

“好,本王送送你们,王妃先休息,一会儿本王再来看你!”

姜落月点点头,可能是刚刚太过的激烈了,将人家两个*男人给踹了,还是救自己命的,羞羞的*子,看在薛凌尘的眼里,则是另一种*。

原来落月公主也并不是只有一种表情的,这个时候,竟然是有向自己展示了她的几种心情。

那意思是不是就已经接受了自己呢?

心情很好的将两位师兄送走,看着那被拿的东西,也没有多么的难过了。

毕竟也是应该给他们的,只是再回来的时候,发现姜落月又睡着了,他还有事情要做,*待外面的丫环好好的听着,里面有动静就马上报他知道。

然后就去了书房,最近薛楚寒的动静明显的加*,而且皇上经常让他去做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,想查也查不出来什么。

薛凌尘在这上面他很是着急,今天本来回来就要处理的,一直因为姜落月忙活到现在。

直到外面安静下来,在*的姜落月却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做为一国的公主,最起*的心静还是可以的。

“那三个女人怎么*了?”

“艳小妾死了,那两个被关在牢里,那解药是薛凌尘亲自去找的。”

“艳小妾死了?怎么会?是谁?薛凌尘?”

“除了他还有谁,公主感觉怎么*了,再休养几天应该就会没事了,只是不要见风,那个药最讨厌的就是见风了!”

“徐清你说薛凌尘会相信我所说的梦庵之话吗?”

“现在看他的表情,应该是信了五分了。”

“那就再继续说几天,直到他全信。”

“公主早点休息,属下就在窗这边。”

姜落月点点头,她一直都知道徐清的功夫好,可是却不知道,竟然连薛凌尘也可以蒙过去。

那两个替她逼毒的人功力可见一般,既然是能将毒素给逼出体外,那也是高手。

徐清一直就在旁边,他们没有一点的感觉,那就是说明,徐清是比他们还要强的人。

那些事情也是顺着姜落霞她们几个想的主意走下去的,刚开始的时候,徐清并不同意让姜落月亲自试药。

可是后来也被说动了,那几个女人只要是被关起来,那么整个后院就只有姜落月一个女人了。到时候如果晋王真的想要说点什么,她还真就不怎么好说。

现在倒是不用担心,只是姜落月的*他还是如实的报了出去。

“以后不要乱来才好,那几个女人死有余辜,你再如此让她乱来,徐清你也离开好了!”

“属下知道!”

徐清也没有办法啊,王爷让他来协助公主,而公主又是一个根本不听劝的人,以前听到是安陵王的人,哪一个她都是好言好语的。

现在你要是再说一句话是安陵王府的,那直接就是一个冷脸子甩过来,让你有多远滚多远了。

昨天的事情确实是很惊险,虽然他手里也有解药,可是仍然是有些失误,就比如说薛凌尘突然出现。

那帮太医很快就被接来,事后他去查了,并不是早早的安排好的,而是太医们正好从御医院出来。

在路上碰到了,这才能及时的赶过来,如果他们不来的话,徐清也会将解毒丹让姜落月服下的。

女人的嫉妒心太重了其实也不知道好的,艳儿她们的想法是好的,喝下姜落月送过去的汤,然后中毒,赖在她的身上。

只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过,她早就知道了这个计划,所以才在适合的时候,喝了艳儿院子的茶。

茶里自然是没有毒的,只不过姜落月的手里有,就放在自己的手绢当中,喝茶的时候,轻轻的嗅一下就已经是中毒了。

而且这*的手法是查也查不出来的,哪里像是艳儿那个笨蛋,还放在手里,这不一查就查到了。

姜落月最担心的就是薛暝,想着要让他离开,只是可惜,薛暝怎么也不愿意走。

只说是在这里必须要保护着她,一直到她再也不受到欺负为止。姜落月也无奈的只能让徐清抽时间就去看看他,虽然这在晋王府里不太方便。

可是姜落月也不能去客院里看九王爷啊,虽然是小孩子,可是别人说起来也是很难听的。

更何况现在的晋王府里的所有人的眼睛可是都看着她,这个新王妃一来,不是有病,就是后院紧张。

姜落月并没有打算给她们再留任何的一点空间,要说留也早就留过了,只是她们不知道珍惜而已,那么也就不能再怪自己手下无情了。

姜落月早已经打算好,更何况还有徐清这个帮忙的,她也可谓是如鱼得水了,受一些伤又怎么*,*里有毒又如何,只要是能抱得了仇,其它的一概都不重要。

毕竟那三个女人在这里时间久了,也算是收买了一些人的心神,姜落月知道想要在这里站稳脚跟,还要有几个心腹,哪怕就是装的也成。

“不要再往前走了,父皇你快走,快走!”

“又开始了,王妃其实真够可怜的!”

“别说话小心将王妃吵到,我去告知王爷!”

“王妃又不说话了,不要去了,要不来回跑也挺累的!”

果然屋子里的姜落月又安静下来,一晚上只闹了两次,然后一直睡到天亮,姜落月本来就睡了一天*,早主小饱了。

晚上说出来的话,也是为了要让薛凌尘能放下心,将自己的地位彻底的给巩固巩固,外面的丫环是谁,说的话是什么,她全部都知道。

在第*天

天还未亮,姜落月还没有想过来的时候,就已经听到有人在说话了,虽然是轻轻的,可是姜落月也听的很清楚。

应该是那位老嬷嬷,最近嬷嬷的*不舒服,所以很少过来亲自侍候,原因当然就是徐清在她的衣食里下了点东西。

有那么个明白人跟在姜落月的身边,怎么看着都不是太合适,所以徐清很*方的请老嬷嬷吃了些每天多睡点的药。

对*没有多*的坏处,就是一吃东西就得睡觉,要说在这府里,嬷嬷的资格是最老的,连晋王都对她很是爱戴。

更不用说是别人,每天吃饭,点心,再加上一她爱吃的*果什么,她自己当然是不知道了,所以每吃到一些就会犯困。

以前也有过这*的感觉,只是以为是上了年纪,所以就让紫月注意着点,这几天她都没有陪在姜落月的身边。可是在昨天听说姜落月竟然是中毒了。

而且还是好心的去看艳夫人的时候中的,她就*不住了,连饭都没有吃的就连忙过来看看,果然这个时候的姜落月还没有起来,以前的时候这个时候,她可早就已经起来了呢?

“王妃的身子可是好些了?”

“回嬷嬷好点了,不过一晚上都在做恶梦!”

“为什么不去叫王爷?你们几个小妮子越来越不会做事了。”

“嬷嬷王爷照顾王妃也好久了,而且王妃说了,没事的,王爷也很忙,一心*用会担误正事的!”

“行了,别贫了,以后王妃有事情,王爷不在,就过来找嬷嬷,可是不能让王妃有事情,得了,我先回去,王妃醒来了就去叫我!”

“是,恭送嬷嬷!”

老嬷嬷一离开,紫月就和另外一个丫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她们也想要去请王爷啊,可是王爷在书房,她们根本就过不去。

让侍卫送了信,回信只说是让她们好生的看管着,并没有多说其他的,嬷嬷也是关心王爷和王妃,所以这坏人就让她们来做了。

“来人!”

“王妃您醒了,现在起来吗?”

“嗯,扶我起来!”

如*病一场,全身无力的姜落月*的重量基本上都在紫月的身上,这也是徐清和她说的,就算是康复了,也不能很健康的*子。

要知道那毒就算是被吸出来了,应该还有一些毒素在里面的,这直接就完全康复了,一看就是假的。

薛凌尘可不是*的,一怀疑就会去查,而且那些小伎俩在他的面前,可谓是很明显的,所以还是小心点的好。

特别是他派来的人,紫月绝对就是薛凌尘很相信的人,否则也不会特意的派她来当*丫环了,而且其他的丫环,看*子都很怕她的*子。

就连嬷嬷也对这个丫环有些高看一眼,如果不是她的家世,那么就是她在府里绝对是有一些别的原因,是姜落月并不知情的。

*丫环如果没有一点的过人之处,怎么可能会被这个被所有人都尊敬的嬷嬷另眼相看呢?

紫月有些心疼的扶着姜落月,以前是因为感觉到她是公主,而现在来看,还不如她们这些丫环来的舒服。

哪个人一来到这里,被欺负成这个*子,还一心想着别人的人,如果不是知道落月公主不是*子,她们几个真会以为这伯国公主以前就是*子。

只是没有被人传出来,这*的好心也太少了。

------第43章 三人从犯------

早早的姜落月醒来让丫环伺候着吃了点东西,每次吃的东西都很多也很精,可是姜落月每次用的都极少。

就连薛暝听说姜落月到客厅用餐点,赶着过来,人已经离开王府了,这从用餐到离开,得多快的速度才没有让薛暝赶上啊?

让人跟在后面,薛暝则是想要继续的跟上,毕竟好久没有和落姐姐好好的在一起说话了,好难过。

可是侍卫回复的话,却是让薛暝很好的脾气也给养臭了。

“王妃跟丢了?”

“什么?你们还有什么用处,不是让在暗处跟着的吗?”

“王爷,是在暗处的,王妃进到一个布铺选面料,好久没有出来,我们再进去找的时候,就没有到人了啊!”

“滚!”

落姐姐这可不会武功,就被轻易的甩开了,这要是别人的话,连性命也都没有了吧?

在一家茶肆前面,丫环正一脸愁容的跟着姜落月,这只是一家普通的小茶肆,可是王妃却偏偏要来这里,让王爷看到,她们可是会被扒皮的啊。

“王妃您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

“喝茶!”

“啊,王妃,喝茶,府里您想要喝什么茶没有啊,来这里喝茶,这里......”

噗通!

“什么人*”

“请晋王妃前去说说话,不会为难您的,请!”然后姜落月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当中,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一片的秋风吹过,似乎没有一点的温度,明明就是刚刚才入秋,竟然是将这片*地都给冻僵了一般,让赶路的人都不禁的打了个寒颤。

不远处的地上有两个人正对立着,都是黑巾蒙面,不同的却是,其中的一个穿着白色的衣衫,如雪一*的他是那*的清冷。

此刻在他们对面站着的,则是一袭黑衣的徐清,那瘦弱的*子,似乎是风一吹来就会倒了一般,在他的上衣左肋处,有一个洞,正在往外冒着那黑色的血。

“黑一!她只是一个可怜人而已,为什么这*你也不会放过她呢?何况人现在已经死了!”

“呵呵死了?我就是要让她魂飞魄散,我龙门的人出手,怎么可能会出现不让人相信的事情,我们组织上的人中人可不是好受的。徐清,我认为你还是不要再随意的管事情了,我们怎么也算是多少年以来的老熟人了。你也知道,如果我们都出全力的话,一定会两败俱伤的。为了这*的一个......已经死去的可怜人,你觉得值吗?”

冷冷的声音里没有一点的温度,就如同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一*的普通。

“只要有我在这里,你就休要动得她的尸体。一个死了的人,对你也没有什么威胁了不是吗?”

因为此时的徐清,身上已经有了伤,就算是能将黑一拦在这里,可是也不能完全的保住这个小家伙。

眼神不由的看向那个此时倒在地上,完全没有血色的姜落月。

千不该万不该,你不该独自的出来这里,竟然是撞到黑一的手上,哪里还有你的好呢?

他要是再出手晚一点,姜落月可能就真的死翘翘了,谁会知道那个茶肆是龙门组织的,姜落月只是感觉到在暗处有人跟着她,所以才打算进去喝口茶就出来。

她再怎么也没有猜,自己正好落入别人的陷井里了。

“没有威胁,怎么可能?你也知道的,虽然她一出生下来就是一个公主,可是也是那个人的嫡亲之女。再说我们现在接的是别人的任务,你可以走了吧,否则也不要怪我不念旧情......”

“不管怎么*,有我在不会让你动她的!”

“果然*”

“果然!因为她曾经救过我的命!所以......”

“那也叫救你的命,不就是给了你一件连*腿都没不过的衣服吗?就她那个穷*的,怎么可能?那个......”

“我救了你一命吗?现在将他的左臂打残!我们就两清了!”

黑一和徐清都没有想到,在他们两个对峙的时候,那个刚刚快没有呼吸的人竟然是睁开眼睛,虽然说出来的话,有些虚弱。

可是那眼中的凌厉却是一点也不弱于他们*人。

这里的温度不是自己所在的那个时候,似乎有些偏低,好不容易爬扯起来,才看清楚,动了动手脚,而那对面的两个人,仍然在那里唧唧歪歪的没有完没了的。

她*不住的想要离开这里,而却在此时悲催的发现,竟然是一点也动不了,站在她面前的徐清也没有想到姜落月会这么快醒过来。

她向来都是独行侠,不喜欢和任何人有纠集,就算是这*,也被人给害死了,这里也是一*。

没有她所需要依*的人,一切都*自己。

“你......没事了吧?”

能没事吗?全身都在疼,只是这个男人的血,仍然在流,他就不知道无包扎一下的吗?

“坐下!”

黑一在这个时候,也有些不明白,自己刚刚用了那*的毒药,怎么也没有将她给毒死呢?

她她她,竟然能站起来,这简直就是一个让他怎么也想不到,更想不通的事情。

而徐清则是更加的愣住了,听到她说的坐下时,那个明明在他的面前还不到他一半身高的小人儿,竟然是有着那*的魔力。

他则是毫无理由的就地坐下,姜落月过来,伸手就听厮拉一声,徐清的那一袭的徐清就被她的小手给撕开了。

要知道这一套徐清可是特意打造的,她竟然是能......直接撕开!

此时徐清才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一只爪子,似乎在爬呀爬的,当看明白现在的情况时,脸不由的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。

那只爪子的主人正是姜落月,她那不经意间抓过来的爪子,是那*的黑,所碰到之处,徐清的身上都是一块一块的黑印。

而让他这个向来以洁癖而著称的人,竟然没有一不小心将她给打飞,要知道就连王府中的也不行。

她,竟然不怕自己身上的气息。

“好了!”

在徐清纠结的时候,那对面的黑一也是一脸的不解之色。

“你是,姜落月*”

“你有那么的想杀我吗?杀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

“呃!我只是在替完成杀你的任务,没有什么别的好处!”

“你这个人的脑袋是锈逗了吧?自己都中了巨毒,还在这里*言不惭的来杀我,真是可笑啊可笑!”

精致的小脸上虽然是刚刚被徐清的血给模糊了几下,却是怎么看都有点那么点的妖艳。

“你说什么?你怎么知道我中了毒?你这个......你能治吗?”

“我为什么要帮你治?对了,你将他给打伤,他的右臂没有知觉,将他的左臂给废了,他就会毒发身亡!”

“厮!”

两个人怎么也没有想到,这个刚刚醒过来的可怜人,竟然是这*的狠。还是那个以前一说话就会晕倒的小姑娘吗?

如果不是他们一直在这里盯着的话,还真是有些不能相信。

不管他们相信不相信,现在就是事实啊,特别是说到黑一的病情的时候,就连在一旁本来想要防备着黑一随时会攻过来的徐清,也有些不太能相信的看着姜落月。

这个小家伙现在有些不太一*了,虽然以前也有自己护着她,可是她却从来都不理自己,直说根本就没有救过自己。

现在倒是......不错,至少是知道利用人了,这*也不错,至少是有一点的心思了。

只是刚刚被她碰触到,在这个时候,竟然是热热的,让他的心底的某一处似乎也有一些的松动,而且还是以着一种蔓延的趋势在慢慢的向外发展着的。

“你要是能救我的话,我可以做你的......守护者!”

“守护者,是什么意思?就你这*的,自己都是快死的人了?”

“别管我差不多要死的人,也就是你有危险的时候,我在前面替你挡着,有人得罪你,我将他直接给杀掉!”

“怎么能杀掉呢?怎么着也是一条人命啊,*让他们生不如死!”

“噗!好!随你喜欢怎么*都行,可是前提是你要救活我,否则我仍然是要杀你的!”

“如果你的组织上的人内的人要杀我呢?”

“各为其主!”

黑一似乎是想也没有想的就直接说了出来,姜落月也有些尺度,原来在这里也有这个名词啊。不过看着黑一的脸上,似乎还有一些别*的东西,那个东西,应该是叫做恨意的吧?

“那就是*家族的悲哀,如果他真的成了你的守护者,自然会和你说的!”

“哦!你这*看着我*什么?不是不流血了吗?”

姜落月的爪子又一次的在他面前伸了伸手,不得不说,这个人的脸虽然是看不着,可是就这皮肤也是真的好。

是谁说有手感,而且容易些小上瘾的,所以不经意的就想继续下去。

“你......你这是上瘾了吗?”

“是啊,不行吗?我可是帮你止了血,都没有收你钱,真是小气!碰你两下,你又不能掉块肉!”

“这个,男人的*怎么可以随便碰呢?你......你......你要负责!”

“嗯!什么?负责,本公主已经有晋王了,你可以去和他商量一下!”

姜落月的嘴角真的抽成一个圆圆溜溜的小球了,以前只是听说有女人被男人占了便宜,喊吼着让男人负责的,这里怎么是倒换过来了。

还要让女人负责*

不过突然想到曾经和薛楚寒这*的时候,姜落月的心又是止不住的疼了起来。

“徐清,你什么意思,她那是在救你!”

“和你有什么关系?姜落月,你那个碰了我,而且不止一次,所以你要负责到底*”

听这话的意思,好像是自己特别的能惹麻烦的*子吗?有吗?

“再说吧,这玉佩好像不错的*子,嗯,应该能卖一些钱的!”

“不准卖!到你嫁给我的时候,想要什么都可以用这个......来找我拿!”

“哪怕我想要这整片的江山呢?所有的*陆上的一切,其余的帝国也包括在内,你行吗?”

“当然行!男人不要问行与不行,我先去养伤!实在有性命之忧的时候我会出现!”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孤君热宠落难妃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61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7-01-14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孤君热宠落难妃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13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