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言情小说《呆萌太子妃》:第9章 拜见贵妃

 

------第9章 拜见贵妃------

“不过这药有解药吗?”

“便是雪莲,明日我便差人给你拿来。”

徐太医这才离开,临走前看了看虞儿,不知道是一种什么表情。怜惜?

“殿上确实没有什么酒。”沈祁跑了回来。“按道理来说是有酒壶的啊”他思索着。

“有人:有人下药”虞儿望着一旁的桌角,眼框似乎有些红红的。

“谁下的?”

“不知道”

“你再努力想想!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!”泪水顺着她惨白的脸颊无力滑落,看来这个地方真的令她好害怕。“我好怕好怕”

翻了个身,抱着枕头,继续蜷缩在一起,这个地方她无依无靠,只能靠自己。她想念自己的亲人了,很想很想。

“对了,今天父皇有选妃大典,你休息好了我们一起去。”沈祁深呼了一口气,有些许内疚。

“我会的。”

“好好休息,我走了。”

果然,门还是彭!的一下就关上了。

虞儿费力起身,将桌上的药尽数饮尽,“我去!什么药这么苦!”各种表情都浮现在她脸上,各种逗比。

“是谁要这么害我的。”

“太子妃,出席的衣装奴婢已经给您准备好了。”麼麽拿着饰品和衣服走了进来。

“放这,就下去吧。”

“不需要老奴来帮太子妃穿吗?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“是。”

门被老麼麽带上了,虞儿看了眼服侍,还算秀丽,翠绿色的,自己配些精致些的簪子就可以了吧。她坐在了梳妆台前,打开屉子,里面只有些许耳坠,与一支淡黄色的簪子。

“完全不搭啊!”虞儿小声抱怨着,走了出去,一头撞上了沈祁的胸膛。

“呃!”虞儿闷哼了一声。

“你赶紧去把衣服换了,选妃大典就要开始了。”沈祁翻了个白眼,“有你这样的太子妃也是很”

“很什么?一个堂堂太子妃,竟然饰品都没几个,你让我怎么配衣服啊!”

“你不早说!”

沈祁看着外面,“抬上来!”

五六个太监抬着几个暗红色的箱子走了过来,箱子似乎散发着淡红色的光,特别神秘。

“打开。”

几个箱子一齐打开,似乎金色的光芒休的一下就冲了出来。各种各样饰品,绸缎都在里面。

“哇!好齐全啊!不过,你怎么有这么多?”

“都是大婚那天,阿哥,公主,送来的。”沈祁不屑地说:“难道你都没见过?”

“见过!呃,当然见过!”虞儿眼神飘到了一边去,选了几个就跑到了房里去了。

这几个小簪子不是很华丽,只是很精美,一看就发现上面的花纹,雕刻地十分细致。再加上她的翠绿色长裙,十分配套。她细细地坐在梳妆台前打扮着,她不是那种一袭白衣,不化妆就很美的女子。

“应该好了吧!”虞儿对着铜镜笑了笑,推开门,发现一个强壮的男人,“哎哟喂,沈祁你吓死我了!”

沈祁一脸嘲笑的神情,“赶紧去吧。”

虞儿向他伸出手,“干嘛?”沈祁不解。

“挽着啊!做戏要做全套。”

沈祁看了看那只悬在空中的手,顿了顿,挽了上去。“行!”

选妃大典上

皇帝坐在龙椅上,旁边是贵妃。沈祁与虞儿坐在殿下,紫沣坐在太子的另一旁,打扮的还是那么淡雅。

虞儿没有在意选妃大典的过程,只专心桌子上的水果,只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名字。

“徐氏徐墨,父亡,天武弃民,年十六!”

“民女拜见皇上,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女子跪了下去,似乎很害怕。

“什么?徐墨!”虞儿不禁说了出来。

“你小声点!你认识?”

“噢,没事。”

皇上示意了个手势,“留牌子,赐香囊!”

“谢皇上。”女子抬起头,清纯可爱的面容让虞儿一眼认出,那就是徐墨!还是躲不过选妃的祸啊。皇帝都四十多了,可是徐墨才是双八年华,太悲哀了。

虞儿摇了摇头,低着头沉默不语。

“等选完了,我们去看看她。”沈祁望着虞儿,许久,才说了一句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“没事。”

选妃大典缓缓落幕,虞儿还有些迷茫,一想到自己被下药,徐墨嫁给一个快五十了的大叔,她就觉得这个皇宫真的好冷酷。所以为了保全自己,她必须开启腹黑毒舌了。

“走吧!”沈祁这次学乖了,伸出手臂,虞儿望着他笑了笑,一把挽住,去到了准小主的寝宫。

“太子,太子妃驾到!”

“见过太子,太子妃。”众人齐跪下,“起来吧。”

“虞儿姐姐!”徐墨见到虞儿,大喊了出来。

“不准放肆!”太监大喊了一声,拿起手上的棍子顺势下去就是一棍。徐墨闷哼了一声,吃了痛不敢再反驳。

“大胆!我是太子妃还是你是,我叫你打了吗?而且这是皇上的小主是你想打就打的吗?受伤了你担待的起吗?”虞儿看见太监那么大胆,看见虞儿可怜兮兮的眼神,顿时就开启了毒舌,上前一把拉住了徐墨。“今后,谁要是敢欺负她,便是与我为敌!”

徐墨感激地看着虞儿,“是!”众人纷纷说道。

沈祁一把拉着虞儿的手腕,“走!”

“沈祁!你干嘛!”

沈祁停了下来,“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害她?”

“我这是在保护她!”

“你不在的时候,你就那么确定太监不会再把气撒到她身上?”

虞儿冷静了下来,“那是我第一个亲人。”

“这次就算了,下次不能这样!”沈祁憋回了本想骂她的话,看着她那样的神情,却又不想骂了。

“嗯。下次不会了。”

“走吧!回去歇着吧,”

“今个本来是要去拜见母后的,可是因为选妃大典耽搁了。所以我们等会去。”沈祁拉着虞儿的手一时间竟忘了放下。

“我们到家了。”虞儿间接地提醒道。

“嗯?”

“手,放开。”

“噢!”沈祁放开她的手,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。“你打扮下就去拜见母后。”

就这样不行吗?”

“你头发都散了。”沈祁指着虞儿的头发,走进了去闻闻“喂!你几天没洗头了!”沈祁捂着鼻子,五官都皱在了一起,一脸嫌弃的样子。

虞儿想了想,自从穿越过来后就一直没有洗,“我不叫喂!我叫方虞儿!”给自己打回了气势之后,灰溜溜地跑去洗头了。

过了许久,虞儿擦着自己正在滴水的头发,却有一丝性感在里面,看着远处发呆。

沈祁望了眼窗外,微微挤了挤眉,手捏成了个拳头,挨近了虞儿。

虞儿看着越来越近的沈祁,一时不知所措,细声问了句“你干嘛?”

沈祁故作温柔,与她嘴唇间的距离越来越近,眼神瞄了一眼窗外,然后就走开了。

虞儿脸上的红晕随着沈祁的走远逐渐消散,“喂!你给我解释一下刚刚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刚刚窗外有人,是母后那边的。看来我们被怀疑了。”

“噢。我还以为你要”

“要做什么?”沈祁邪魅地笑了笑,“我怎么会吻你这样的女人呢?”

“切。”虞儿恼火起来,“还去不去看你的母后啊!”

“现在就走。”

殿外,轿子已经准备好了,那么气派。气派的背后却是心酸,那些抬轿子的小太监也是心酸,谁又能注视到他们。

“上去。”

虞儿扶着一旁的宫女,坐上了轿子。望着那么远的宫路,真不知道要走多久才能走完。沈祁一大步也坐上轿子,轿夫吃力地抬起轿子,高声喊到。

“起轿!”

轿子一路颠簸着,虞儿不敢看着沈祁,不知道为什么,感觉他的力气好大,又很害怕他。

虞儿轻轻地掀开帘子,探着头,偷偷地往外看了一眼。诺大的皇宫,金碧辉煌。

“落轿!”

轿子稳稳地落了地,眼前的这座宫殿是那么气派。

下了轿,看门的宫女恭敬地行了礼,嘴角强挤着笑容,“贵妃娘娘等候多时了,太子太子妃请赶紧进去吧。”

“来人,赏!”

宫女咧开了嘴,接下了一包银子,谁人不知太子殿下是最抠门的主子了,谁知今个竟赏了自己一包银子?

“谢谢太子殿下,谢谢太子殿下!”宫女嘴里叨叨着,念念有词,虞儿看了眼宫女,自然地挽上了沈祁的手臂。那样有力,不禁多蹭了几下,沈祁瞪了一眼虞儿,虞儿只好尴尬一笑,乖乖地挽着。

“入了宫殿,才知道,外面的装饰根本不算什么,内院里种满了花,种类并不比御花园的种类少,却是因为内院较御花园来讲小了些,所以才没有御花园看着舒服。

远处,一青衣女子正弯着腰,纤细的手抚摸着一朵花的叶子,听到有动静,抬眸一看,笑了笑,如花一般淡雅。

沈祁把虞儿往下压,示意她行礼,虞儿看走了神,过会才反应过来,端正地行了个礼:“娘娘万福!”

“这便是虞儿姑娘吧,真是跟本宫当年入宫时一个模样,傻乎乎的。”红唇裂开笑了一笑,头上暗金色的簪子随着微弱的风摇了摇,轻柔的秀发让人忍不住去摸一摸。

“虞儿不敢当。”虞儿听到贵妃娘娘这么说自己,不由得吓了一跳,不知是福是祸,眉头拧了拧。

贵妃看着虞儿窘迫的模样笑出了声,“本宫就喜欢这样单纯可爱的孩子,祁儿,你也不要怪母后紫沣是那王爷的亲妹妹,母后自然是要给些面子的,否则......”

“所以就拿我的幸福做抵押?”沈祁脸色暗了下来,贵妃侧过了头,脸色明显也不好了起来。

“祁儿!”贵妃严肃地喊了一声,铿锵有力,虞儿红着脸打着圆场:”......娘娘,他昨晚陪小女子喝了点酒,就一点!估计是还没醒!小女子就先告退了!”如此蹩脚的理由一说,虞儿的脸更红了,拉着沈祁就往外跑。

院子里,女人折断了一支开得正艳的花。

------第10章 虞儿落水------

艳丽的花坠落,换来的是女人一抹神秘的笑容,那样诡秘,令人捉摸不透。

外头虞儿紧紧地抓住沈祁的手腕拼命往外跑,神色十分严肃,转过头死死地盯住他。

沈祁一脸迷糊,回过神来,自己已经好好地站在了殿外。浓浓的两竖眉头已经立了个倒八。

“为什么?难道你也认为我说的是错的?”冰冷的语气直至零点,好似刚从冰窟出来,寒气四散。

虞儿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,壮着胆子教训着他“呃......再怎么样她可是你妈!如果你在我们家乡这样对待你妈乱吼吼就属于......”后面四个字顿了顿,刚准备说出口转念一想又吞了回去。

“属于什么?”他逼近虞儿,虞儿往后退后了些,可还是满是压迫感。

“不肖子孙!”终于还是轻吐了出来。

“呵呵,我不孝?”沈祁微微上提嘴角,眼中留露出魅惑的眼神。一旁的奴才们都识相地把头低了下来,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听到。

“那你滚啊!滚得越远越好!还呆在这里干什么!以为我不敢休了你吗?”沈祁威逼着她,因为他知道,她必定会输。这样柔软的女子定会屈服。只可惜了,面前这位秀丽的女子来自21世纪,她可是坚强的方虞儿,字典中从未有过屈服这两字。

虞儿被骂的呆滞了下,立刻回过神来,答道:“记住你说的话。”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,丢下一旁看戏的奴才和傻了的太子。

“太子妃!”

迎面走来一个人拦下了她,她火气未消,抬眸刚准备爆粗口发现是徐太医就稳了稳情绪,毕竟他救过她一命。

“怎么?徐太医也是来看我笑话的?”她自嘲的说着,眼神已从他身上游离到别处,委屈的情感油然而生,眼眶中已有些粘稠的液体。

再次相遇,徐太医认真打量着面前这个女子,道“有没有人告诉你过,你很像......我的一位故人。”难得见他哽咽了一回,看来这个人对他十分重要。

虞儿刚准备询问,徐太医又继续说了起来“太子妃这是要出宫的架势?”

本来就十分不爽,听见出宫两字打算赌气下走了算了!思索了一会,抬眸道“没错!”她挺着腰板站在徐太医面前,可还是矮了许多。

“去哪呢?”

“不知道,随便走走。”

“宫中那么大,还不能让太子妃随便走走吗?”徐太医步步紧逼,“若真是无事,可否听微臣讲述一个故事。当然太子妃也可以拒绝。”

反正也无聊,虞儿换换向前踱步,“边走边说。”

“太子妃真是随意,也不怕被别人说闲话......”徐太医笑了笑,女人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名节受损。真是与当初的陵儿像极了。只可惜她已经是太子妃,终究与自己无缘。

“那又如何?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!”虞儿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,铿锵有力,给面前那个男人极大震撼,心中埋藏的那个女人的影子浮现了出来,淡淡地,与面前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虞儿渐渐重合,模糊了他的双眼。

“我叫徐晟,幼时有个青梅竹马的伙伴,她叫......江陵。”

徐晟咬着惨白的唇,没有一点气色,每次提到这个名字,脸色总会白几分。

“听闻徐太医未娶,这又是为何呢?”在以前,混娱乐圈的自然要比别人多细致几分,每个人说的什么,暗喻是什么都要以极快的速度分辨出来。

......短暂的寂静后,他心中的沉寂又被唤起,“她死了,因为一场病,我无能......我真的好没用!”徐晟重重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,十七年,五岁认识。在江陵闭上眼的那一刻,泪水再也忍不住,冲出眼眶,泪如雨下。再见到虞儿时,他只觉得是上天给他的一次机会,他要抓住!

“逝者安息。”再多的语言也不能弥补,“你长得真的太像她了!他们让我去害你,我做不到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她疑惑了起来,停住了脚步,突然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万劫不复的圈套。

“那个毒本来是他们要我去下的。”徐晟说了出来,紧闭双眼,等着虞儿的痛骂。

“谁让你下的?”皇宫真是比她想象中还恐怖啊!下毒啊!玩命啊!吓死宝宝了。

“我不知道......那些人只是拿一些事情威胁我,蒙着面,看不清。看到你的样子之后,我就真的下不去手了。”徐晟暗自掩面,世上真的有如此像的人。

虞儿心中有些发慌,总觉得不安全,“我先回去了!”快步走回去,心中总是堵得慌。后面隐隐看到一个影子,她加快了脚步。回头看了几次,发现是沈祁,便放下心来。突然,脚下一滑,侧着身子倒入了一旁的湖水中,溅起水花,她无助地扑腾了起来。

沈祁跑了过来,本想致歉,发现虞儿掉入了湖中,立马跳了下去,徐晟眼见,也跳了下去,奈何自己水性不好,只能慢慢划。心有余而力不足!

“咳咳!救命!”水呛进她的咽喉,手扑打着水花,对氧气的渴望愈来愈大,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,也是她在扑打着水花,那样相似。

看见远处两个模糊的黑色身影逐渐靠近,她更猛烈的扑打着看似平静的水,没想到身体力量逐渐耗完,自己飞快下沉。

沈祁划着水急速而来,从后用手抱住她,虞儿最后朝着后头望了一眼,头一撇晕,昏了过去。

徐晟也咳了些水,看见沈祁救到了虞儿后,自己狼狈的爬上岸,立马为虞儿开始医治。

沈祁慌了,从来未有过的感觉,只是看见她如水的眼睛闭上后心中很慌,他不相信徐晟,转头又跑去喊太医。

徐晟按压着虞儿的胸口,一只手放在另一只手上,十指交叉不停地按压。

“咳咳咳!”虞儿嘴角滑落了些水滴,接着咳了许多水出来,沉重的眼皮迫使她紧紧闭着眼,可她还是使劲挣扎,焦距锁定在眼前那个英俊的男人的脸上。她以为是徐晟救的她,谢字都还没说出口,头一沉,又昏了过去。
未完待续......

----------
本小说内容节选自:古代言情小说 《呆萌太子妃》

连载状态:连载
小说总字数:5万字
最后更新于:2016-10-03
----------
阅读全本请点击“阅读原文”链接去读小说“呆萌太子妃”后续完整章节!
微信关注公众号: xiaoyida_com (优美小说节选),回复 xs125 获取完整内容!


    关注 小意达


微信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